四川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三次绝食破除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3月22日】我是一名大法女弟子,今年40岁。99年因上京护法,被非法劳教1年。后来劳教所又以所谓的“不转化”为由非法超期关押7个月,直到2001年8月底才被释放。

10月份我与三位功友打着横幅去公园门口、省府广场等地弘法被绑架。在狱中,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彻底破除“不准盘腿而坐,不准炼功,每天必须和其他刑拘人员一起端坐学刑法”等不合理规定。招致不法恶人疯狂迫害,给我戴上脚镣、手铐,拖出监室外面,几个男警察把我踢翻在地,用脚踩着我的头,对我拳打脚踢,泼冷水等等,我被打得鼻青脸肿,全身发紫,仍坚持大声背法、正法。监室里的三位功友也参与进来,我们天天脱铐,天天挨打,手铐由链铐换成了板铐,越锁越紧,最后是陷在肉里,脚链都由单链换成了带几个铁锤的重链,恶警最后给我们实行脚手铐在一起,经过30多天的毒打和酷刑,我们终于破除了邪恶的迫害,取得了在监狱中学法、炼功的合法权利。

一天,我正在背师父经文《路》时,师父的法点醒了我,“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那么历史的今天真的出现了邪恶迫害大法,针对迫害,大法弟子一定会出来证实法的。”以前只悟到破除迫害,从家里走出来证实法,现在,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我不该破除迫害走出去证实法吗?天天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呆在监狱里不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悟到了法理,我便开始绝食抗议,恶人们就给我灌食。绝食20多天后,它们又把我送进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我坚持绝食抗议,软管灌不进(我给它咬住),就用大胃管,把我的鼻孔穿破了,鲜血直流,胃被损坏,开始吐血,我仍不配合灌食,于是他们给我戴铐强行输液,我开始全身发肿,脸都肿变形了,无论如何也消不下去,终于使邪恶无可奈何。我请师父加持弟子,破除迫害,13天后,我平安回家了。

2002年9月,我去散发真相光盘又被恶人劫持走,一进看守所,我便开始绝食,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破除迫害,这里的邪恶之徒装好稀饭,准备灌我,一会儿医务大队的医生来给我检查身体,测我心脏跳动136次,说我是严重的心脏病发作,因此,谁也不敢给我灌食。几天后把我送进医院,分别用脚链和手铐(手铐也铐在小腿上)一齐锁在床架上,一只手吊铐在床架上,强行输液,我坚持背法、发正念,法理展现出来了:“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圆满问题,也不是通常圆满所能达到的。”“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作为正法弟子,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绝不能求安逸,再苦也要冲破它,走出去。我把自己当成真修弟子,不管欲望上来了,还是身体难受了,只要是人的状态一出来,我便清除它,归正状态。就这样连续绝食一月后,又被送进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在劳教所我仍然坚持绝食,在劳教所医院里,管教和队长都要排班看守我,因当时是国庆,我几乎班班听它们的责骂,他们说:“上次放了你,这次又绝食,这2年也得慢慢坐。”我不动心,每天静静地背法、发正念,法理又展现出来了:“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经文《警言》)。千百年来监狱是关坏人的,我是大法弟子,监狱能关得住我吗?只要跳出常人的理,常人的一切就制约不了我,这张劳教通知单就作废了。我开始实修,灭掉脑子里人的一思一念,我的心脏开始乱跳,一会跳动100多次,一会跳动只有40多次,他们吓得把我抬进抢救室,规定每班随时摸摸我的鼻孔有无呼吸,进劳教所刚满一个月的当天晚上,劳教所宣布送我回家,我拿到了解教通知书。

结果我被送到市委,犯罪组织“610”的歹徒说我是两年劳教,才一个月就送回,不能接受(虽然有省里的审批手续)。劳教所的人和“610”歹徒吵了一会儿,便把我抬到“610”办公室的沙发上,他们就跑了。“610”歹徒继续迫害我,又把我送进中医院,我悟到还没有彻底破除邪恶的迫害,我加强背法、发正念,最多一天可发20个整点,50多个警察,加上政府各部门抽调的人总共60到70人,按每班4人24小时轮班到医院看守我,每两人一份秘密文件,不准走漏风声,不准我的家人、亲友见我(因我的情况上过明慧网,国外的功友打过电话给他们)。我知道这不是常人对人的迫害,不管邪恶摆多大的阵势我也不动心,人的这一切假象对我不起作用,但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破除不了呢?

师父在经文《道法》中说:“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是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向内找,我发现我的心性有问题,有一念是想到中共“十六大”开完,可能要放了,这是人心;在行为上,这次输液我不反对,实际上就是配合了,找到有漏,我马上纠正。

于是,我被他们五花大绑,强行输液(开会说我是释放的,不准用刑具)。心性提高了,我的状态非常好,嘴里甜甜的,虽然每天绑十来个小时,身体轻飘飘的,没有难受的感觉,此时虽已两个多月不吃不喝,肌肉全部萎缩,我开始解大便,一般2至3天一次,有时一天两次,而且医院强行抽血化验,检查结果白细胞只有1000,还在天天不断减少,有时一天抽两次血,后来医生说我患了“癌症”。

师父说过:“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全部破除了邪恶的迫害,堂堂正正地回家了,这天正好是被绑架后绝食的第89天。

回家第十天,由于住在家里的流离失所的功友出去做大法工作时被邪恶跟踪,我被抄家,并被非法绑架,警察把我的嘴用胶带绕头缠几周封住,头上戴上一个黑塑料袋抬走,劫持进一家宾馆,恶警把我的羽绒衣和毛衣脱掉,只剩一件贴身的薄毛衣,然后将我铐在凳子上,往我身上浇冷水,不准我闭眼睛,闭眼睛就用滴水的毛巾往我头上挤水,再用毛巾擦,来回抽打我的脸部,我的额头被他们用笔尖戳破,腿被他们打紫,要我说出家里被抄的很多真相光盘和资料的来源、去向,整整折磨我5天后,对我非法刑事拘留,当户口所在地犯罪组织“610”歹徒和公安来时,听警察说我滴水不进(又是绝食),于是不敢再接我回当地拘留,而是把我放了。

师父说:“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北美巡回讲法》。)

最后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不当之处,请功友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