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牌游街文革重演 百姓愤慨仗义执言


【明慧网2003年3月22日】因为当时头一天下了大雪,天气非常冷,法轮功学员们被逼着挂牌游街,都冻得浑身发抖。派出所的人还逼学员脱衣服,当时学员穿得已经很单,很多街上的老百姓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对恶警说:“你怎么穿着大衣,你也把大衣脱下来,太过分了!你干脆叫人家学法轮功的都脱光了衣服算了,简直对人家太狠了!”

* * * * * * *

99年以来,江集团对法轮功实行了残酷的迫害,我是一个直接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我把我亲眼目睹的和我亲身经历的江集团怎样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的过程写出来。

从97年开始我们全家修炼了“真善忍”法轮大法,几年来我们全家努力的按照李老师的教导在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对社会有益的人,我们全家从此变的和睦了,身体都健康无病,6年来我们全家9口人没有吃过一粒药,原来身体有病,甚至医院都治不了的病,都变成了健康人,我们深感大法的神奇。

可是就在99年的7.20江XX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那天我的亲人被县里派来的人拖进警车拉走了,随后就抄家把大法书全部抄走了,呆了不长时间我对象被判劳教3年。我心里当时很震惊,我们只是在按“真善忍”在做好人,我们没有错,我带着种种疑问带着孩子去北京上访,可是没有想到,从信访局被带到了县驻京办事处,然后派镇上的人来北京把我和孩子押回当地派出所,回来后就是罚站、审问,连孩子都让坐在水泥地上审问。

2000年2月份镇上恶人又开始抓法轮功学员,这次我们家只剩孩子没被抓去。这次抓了有20多个大法弟子,抓去后叫写“保证书”,写“不炼功”了就放人,不写就往死里打。镇上的政法委书记说:“使劲打,上面说打死叫家里人来收尸就行了。”

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做道德高尚的人,我们没有错,为什么要写“保证书”,保证不做好人了吗?我想我决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不写保证。恶人就对我们拳打脚踢,最后,叫脱了衣服,脱了鞋,在冰天雪地里冻,有的学员脚都被冻肿了。恶人还用绳子捆绑着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只穿着单衣服,挂在脖子上的牌子写着自己的名字,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在大集上游街示众,一站就站一天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因为当时头一天下了大雪,天气非常冷,法轮功学员们都冻得浑身发抖。派出所的人还逼学员脱衣服,当时学员穿得已经很单,很多街上的老百姓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对恶警说:“你怎么穿着大衣,你也把大衣脱下来,太过分了!你干脆叫人家学法轮功的都脱光了衣服算了,简直对人家太狠了!”

恶警就这样残酷的折磨了8天多,说实话当时大家连冻加饿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派出所的恶警看到了有机可乘,叫了很多人,4、5个人对付一个学员那简直就是往死里打。我由于承受不了迫害写了“保证书”,又被每人勒索了1100多元,放出来了。放出来后,心里觉得惭愧,明明心里炼功,为什么嘴上说不炼了。大法要求的“真善忍”的真字自己没有做到,心里后悔为什么承受不了毒打就说了假话。

我实在觉得法轮大法就是好,我们没有错,我想还得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情况,为什么坚修“真善忍”却受到这样的迫害。

这样我又去了北京上访,这次被本地区驻京办事处抓去。在那里大法弟子都戴着手铐,每个人都被搜身,恶人搜到钱就拿起来,也不问多少,也不记名,也没有任何手续。有的学员把钱放到内衣里,恶警就拉着去厕所里搜,直到把钱都搜净、搜出来,我也是其中的一个。这是我亲眼见的,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年轻女学员,恶人因没有搜到钱,就问钱放在哪里了,说没有了就把每人踢了一脚。

这次我又被带了回来,我和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坐在一个警车上,警车把我们带到了驻地派出所。我们被关在一起,在这里我又看到了这个大法弟子挨打的过程,政法委书记对着这个学员用穿皮鞋的大脚,不管哪里就狠狠的踢了起来,嘴里还喊着:“叫你再上北京上访。”那意思就是再上访就往死里打。

这次我被关进了看守所1个月后,又转到了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又罚了4000元钱才放出来,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写下来了。

这就是江XX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实实在在的证据。我相信有一天历史会作出公正判决的。

[注] 署名严正声明将另行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