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16)

【明慧网2003年3月22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迫害必须立即停止!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来向人民讲清真相。当一个善念尚存的生命,无论他原来如何受到谎言蒙骗并显得多么顽固,明白了真相时,他的心灵都会受到震撼,相信明白了真相的人们会对他们自己的未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堂堂正正要回我的电脑设备

2001年春节前夕,恶警非法闯入我家,抄走了我所有的电脑设备及大法资料,并且非法把我关进了看守所。据警察内部讲,像我这种刻录光盘的“案子”,全市第一个被抓,至少要判7年以上。在看守所期间,我也有过得不好的关,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20天就闯出了看守所。

回家之后,我爱人一直求人想要回我的电脑设备,而我更是着急,结果,我爱人求了许多人也没有要回来。我当时就想,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去证实大法,一定要堂堂正正要回我的电脑设备。于是我决定直接去找派出所所长。

在去之前,我先静下心来发正念。然后堂堂正正去派出所,结果谁都不在。我想大概是邪恶怕了,不敢让他们见我。几天后,我又一次静下心来发正念,并求师父安排他们都在,我堂堂正正去派出所之后,果真所长在,我在讲了真相之后,又把我们所受的迫害讲给他听,最后我要求归还我所有的设备。所长听了之后,爽快地答应归还我的电脑设备。过了几天,我去找非法扣留我设备的警察,他竟然受邪恶控制,想过一至二月再归还我。我再一次静下心来发正念,堂堂正正去派出所。在大法的威严下,此警察开着警车把我的设备送回了家。这一切又一次证实了大法的威严。过后,连常人都说“简直不可思议”。

八旬老人和三岁小孩的正法故事

(一)

一位79岁的老大娘,自修炼法轮大法后,因小时候腿摔坏而僵直70多年的腿能回弯了,走路不跛了,身上的多种疾病痊愈了,身轻气爽,看上去就象60多岁的人。99年大法遭陷害,大娘一身正气,毫不畏惧。女儿进京上访,她老人家也要去,可女儿不带她去,她就在家做真相,走起路来快着呢!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别看大娘年纪大,可在师父安排的正法进程中,走的却不慢,她想:“没有和女儿一同进京,难道我就不去了吗?是我和师父签的誓约,不兑现怎么能行呢?”进京上访不分老少,于是大娘登上火车,来到天安门,坦然地喊出法轮大法好,没有警察敢上来问她,老人家坦坦荡荡地返回。

(二)

一位不满三岁的小弟子,话说的还不完整。妈妈在老学员的帮助下,认真学法,悟到大法弟子应该进京证实法。但孩子这么小,到底去不去呢?还是问问孩子吧。孩子说:“去”,连说三遍都说“去”!妈妈明白了:既然要去,就抱着一同走吧。娘俩从上车到下车,一路坦然,高高兴兴来到天安门广场。小弟子在天安门广场中间一坐,小腿双盘,妈妈喊“法轮大法”他急着喊“好”!妈妈喊“还师父”他接着喊“清白”!“清白”!游人看到这位大法小弟子,真是太可爱了。娘俩安全返回后,小弟子还会背《洪吟》的诗句了。

机智的小弟子正念走出派出所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由于邪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7月10日,我去找一位阿姨,被一伙邪恶之徒不由分说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后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以强大的正念,从派出所走脱。

那天听大人说一位阿姨白天发真相资料没有回来,我也很担心,晚上10点多钟,我去她家,我敲了两下门,没人开,我下了楼,刚走到楼门口,就被五、六个人围住,他们不容分说,将我的胳膊扭到背后,连拉带扯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我一切不配合,问我什么都不吱声。

一个恶警说:“把他锁起来。”它们把我带到一个仓库,用手铐子锁在暖气管上,屋子里蚊子很多,咬得我满身是包,我想出去,于是就发正念,寻找可以打开手铐子的东西,我发现窗户上有一根大钉子,露出一厘米长的钉帽,我就用手指抠住钉帽,用劲一拔,一根四、五寸长的大钉子被拔出来,(其实用钳子拔都不一定拔出来)。我心里很着急,刚开一道弹簧,钉子就掉到脚底下暖气管子的窟窿里了。大约是后半夜,我迷迷糊糊中,看到两个人影向我走来,我感觉是救我来了,情急之下就睁开了眼睛。

清晨,恶警又提审我,我还是不说。之后,一个恶警说:“四十八小时折磨他,看说不说?”它们就打了我十多个大耳光,我还不说,它们就用脚踹,直到把我踹倒在地,又用脚踩,我仍不说,邪恶的警察用手抓住我的头发来回拎,后来又拿来警棍照着我的腰部和臀部使劲打,约有七、八下,我臀部现在还发青呢!由于问不出啥,就又给我锁在原来的位置。早上,人比较杂,送煤的干活工人看我在这锁着,叫我快跑,我才悟到,于是我发正念,一定离开这是非之地,只是这么一想,不费一点劲就把手铐子脱掉了。我叫来那个大个子挡着我,给我做掩护(当时恶警就离我不远),顺利地离开了派出所,我向那位好心的大叔道了谢,便飞快地往家跑去。

我们资料点的复印机

我们资料点的复印机,在一段时间总出故障,一个月之内就修了好几次。我有些纳闷,为什么呢?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做救度众生之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悟到:不是机子出故障,而是我们对大法坚信不坚信的问题。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说:“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我们是不是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了呢?我当即发出一念,不管机子怎样不行,都不能再拿去修。我是大法修炼者,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决不会有任何故障。我要用自己的功能做事。

当机子又出现故障时,我和同修们齐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看见了一个小工人,很吃力地推着机子出去。我第二次发正念时,看见我和同修很高兴地把机子推回来了。当我开机工作时,机子恢复了正常。第二天,当我发正念时,看见同修们和洪法书签上扎羊角辫的小功友在一个空间里围着机子发正念。一个灰白色的邪恶从高空向机子袭来。洪法书签上的小功友发出了一道很强的白色光把邪恶打回去了。机子到现在都很正常。每当我意念要工作时就看到那个小工人也来了。他很高兴,我对他说:你不仅要维修机子还要维护好机子。现在我炼功也看见他在炼功。今天我工作时,一走神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印出来的资料就有不清楚的了。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并马上和同修一起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印出来的资料又清楚了。只要我们随时保持正念正行,邪恶就无法钻空子。

一位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一位女大法弟子以金刚不破的正念在劳教所里冲破层层难关后走出监狱。她在平时的修炼中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严于律己并尊师言“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不被人类社会一切事以及常人“求安逸之心”所动。走出监狱后首先就是如饥似渴地背读师父的《导航》,将两年多看不到师父经文的缺憾以最短的时间补回来,用一个多月的时间背记了《精进要旨二》。以前的大法书她基本上都能铭刻在脑子里。正因此,她才能坦然地走正自己的正法之路,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有一次她从省城到外地洪法,谁知市里交通要道都被罢工的工人阻塞,虽然当地调来了大量的交警、公安、甚至开来武警部队,仍无济于事,眼看得拖上几天不能成行,她立即发出强大纯正的正念。正念一出,很快开来了一辆愿意带她行路的车,终于成行。如此,凡遇到任何阻扰,就发正念排除干扰,总能顺利完成每次正法之事。

纯真的童心:我没签,还叫我的同学别签

林林8岁,上小学二年级,是堂姐的孩子。刚刚流离失所的时候,我和爱人在堂姐家暂住,林林特别喜欢和我们在一起,爱听我们讲修炼故事。我们给他讲大法中关于“德”和“业力”的转化,以及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孩子等,他也乐于接受。有一次我问他学校有没有让学生们签名反对大法,他说有。我问他签了吗,他说:“我没签,还叫我的同学别签。”我很诧异──堂姐家没有人修大法呀!问他怎么知道不应该签名,他说:“我不知道法轮功,要是好的我不就签错了嘛。”多么纯真、可贵的童心!那些稀里糊涂地签名的大人们,真应该想一想林林的话呀!

2岁大法小弟子壮壮的修炼小故事

壮壮的爸爸被非法开庭审判期间,妈妈那几天状态不是太好。一天早晨,壮壮对妈妈说:“妈妈起来,和奶奶一起炼功。你这样,师父怎么带你回家?”她妈妈听了,立即起来炼功,并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还有一次,妈妈为了爸爸的事,情绪低落,壮壮对妈妈说:“哎,苦啊!”她妈妈就问他:“谁苦啊?是妈妈苦吗?”壮壮回答说:“不是。”妈妈又问:“是奶奶苦吗?”“不是,是师父苦啊!”壮壮回答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