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沈新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皮肤大面积电焦、剥夺睡眠一星期


【明慧网2003年3月22日】我是辽宁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得法,25岁。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去辽宁省委反映真实情况。警察用暴力驱散学员群众。我被一恶警揪住头发,又推又打弄上警车。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因进京护法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市沈新教养院。期间因我们不放弃修炼,一队长打一王姓同修耳光,又用电棍电击贾锡钛、苗春雨、刘海霖三位同修,并关进小号三天。其中贾同修被电得嘴、脸到脖子后大面积烧焦,惨不忍睹。恶警拒绝承担责任,事后当面否认抵赖。在大家共同绝食抗议、炼功期间,又有吴玉阁、刘景林等同修被姓樊的大队长用电棍电击,并强行灌食。

三月,我被非法劳动教养二年。在此期间几名政法干部骚扰我家,以罚款为名勒索一万元人民币。

三月初我被转押至沈阳市张士教养院新收大队(即被分送至各大队前集中的地方)。当时大队中有一百多人分在三个屋里,白天干活,晚上就在这睡。干的活有做包装盒、手工艺术品等。都是用于出口的商品,是工钱廉价得没人干的活。每天劳动时间由队长决定,经常干到后半夜,早上5点起床干活,每天只能睡二到三小时,常常是刚睡着就起床了。我和许多学员一样手磨起泡或磨掉皮。晚上几十个人睡一个大通铺。人太多地方太小,每个人睡觉时只能保持一种侧立的姿势,前面人的后背紧贴着后面人的前胸,一个挤一个,翻身根本不可能,连喘气都很费劲。没有枕头,头枕着地或胳膊。没有被褥,只有一张十几米长的大帆布,只能盖住半身。通风扇整夜开到最大,有时半夜冻醒发现手脚冰凉。卫生条件极差,几十人用一个敞开的厕所,满屋都有异味。无法洗漱,更不用说洗澡了。不少人身上生疮、流脓。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虱子。每顿饭给的很少,窝头、菜汤,很多人吃不饱,吃饭也要限时,只能狼吞虎咽。我在新收队呆了十二天,被折磨得黑瘦黑瘦的,憔悴了很多,脸上有了皱纹。有的同修在新收队呆了一个月、二个月,受迫害状况可想而知了。

后来,我被转到张士教养院五大队(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这里恶警让叛徒给洗脑。每天凌晨三点睡,早上五点起床,有时24小时不让睡觉,连续一星期被剥夺睡眠后,大脑常常不清醒。这里的叛徒和普教,在队长的指使下采用各种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如24小时不让睡觉、罚蹲、罚站、强制灌输谣言、欺骗、恐吓、骂人、打人、顶墙,强迫学员做各种痛苦姿势、电棍电击等等。

2002年初,我与几名大法弟子声明以前对邪恶的妥协都作废。恶警穷凶极恶,强迫我们蹲着,由普教监视,稍有移动就拳打脚踢。恶警从各个大队抽调了数个屡教不改的犯罪老手充当打手。我与另一名张姓同修被几名普教关在一间屋里,罚蹲,几名普教轮番用胳膊肘、皮鞋猛击张同修的背部,并将同修挤进桌子下。另一名张姓同修被罚蹲五天后,几名普教在队长的指使下,强迫同修以更难受的姿势蹲着,稍有不稳就拳打脚踢。

张士教养院的邪恶迫害还在继续,希望所有有良知的正义人士能够看清这场对大法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邪恶,做出正义与良知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