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恶证实法(1)


【明慧网2003年3月23日】这篇文章前面讲叙的是99年后证实法的经历。放在后面的是对于法理上的认识和经验教训、还有从另外空间看到的景象。这些讲出来是为了破除邪恶,证实法。

一、到天安门证实法的一段经历

我自99年4.25开始走出去向当地政府反映情况6、7次。2000上半年和同修一起走上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因不配合照像,被穿便衣的警察将鼻骨打断,由于同修的一个证件没扔掉,被恶警带回我们当地。

邪恶认定我是所谓组织者,派出所恶警将我关在看守所里据说是最黑的一个号子里。我拒绝喊报告拒绝吃饭拒不认错拒绝背监规,恶警给我戴上四十斤重的大镣。强行将我在地上拖拽。浑身上下被拉得一道道的血口子,膝盖被磨出一个大洞,脚骨被铁镣卡住拖得变了形。邪恶之徒们用脚在我胸口猛踩。用关节击打我的要害、腰、两肋、太阳穴。将头对着墙猛撞。我疼得撕心裂肺般地惨叫。直到整个后脑勺肿出一指厚,用手一摸一股腥气,手指一按一个坑。

后来他们命令一个牢犯给我下跪,再不吃就打这个犯人,再不吃就都上镣。我明知道不能吃但还是吃了饭。

在这期间,在炼与不炼的问题上我也动摇过,后来我还是横下一颗心,一直没有对警察说不炼、认错、认罪、悔过、保证之类的鬼话。

但是出来以后,由于在释放书、宣告书上签了字。我感到自己的功急速下降,身体也急剧缩小。一些被打的位置被大量的业力所压住。这时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就对着关押的位置,写了声明书,又对一些公安机关写了上诉书等等。

二、做大法资料的一段经历

从看守所出来后,又作讲清真相和大法资料的工作。在2002年由于叛徒的出卖和我们同修自身的因素,大法资料点被破坏。该叛徒被捕时,我们已经知道,但出于信任和侥幸心理,认为他不会出问题所以没有转移资料点。其实在此前,我已预感到这一难。曾提出转移的问题但同修们不同意,而且当时也确实找不到好的地方,就抱着一起承受的想法留下来。后来被捕。

由于邪恶认定我是负责人,怕我逃走,就派人看守轮番讯问。

我牢记着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去掉最后的执著》)恶警也一直不敢“转化”我。

在另外空间邪恶将我们这里几个看守所邪恶的场推过来,我不停地发正念,一拨消灭完了又来一拨。

恶警将它们了解到的情况一件件摆在我面前,比如:你曾将资料交给谁谁谁。甚至时间地点都对。有的事情知道得比我自己还清楚。发现我们不少的同修被暴露,感到非常痛心,甚至绝望。我产生一种承不承认就那么回事和无聊的感觉。于是承认了一些事情。出来后感到这方面明显做错了。

后来我被判了三年,我没有畏惧,想——这回到监狱正法去。没想到,它们给办了保外就医把我放了。

出来以后看到在《明慧周刊》47期内容中袁林同修的事纪:……袁林同修不出卖同修,只说邪恶已知的……。想到这种情况,在这么坚定的同修中也有此现象出现,由此想到自身也有此种不正的行为,觉得应该破除它。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