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王丽萱母子


【明慧网2003年3月24日】在2000年10月26日这一天,我们大法弟子近百人去天安门证实法,有的打横幅,有的撒真相材料,口中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不一会儿被一群便衣恶警强行拉上了车,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已经有几百人了,都关在楼后边的过道中,近下午四、五点钟开来了几辆大公共汽车,把这里的大法弟子全部转往怀柔拘留所。在车上我发现前几排有位年轻的大法弟子,怀中抱着一个小孩,这孩子不大,但特别乖,一路上(约2、3个小时)不哭也不闹,甚至车上有许多人都没有发现车上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很安静,好像他知道妈妈在带着他做最伟大的事,给予了一种无声的支持。

到了拘留所,天色暗下来,刮着风,透着一股深秋的寒意。恶警把大法弟子编上号按两排坐在院子里。坐在我对面的正是车上那位抱着孩子的妇女,旁边有两位老人约六十多岁,其中一位大概是小孩的姥姥。这孩子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圆圆的脸,白白的,穿了一身浅黄色的薄睛呢棉套装,头带一顶黄色帽子,身上里着一个小花被。我随口便问这孩子多大了?老人说7个月,我说这么小就来了,孩子的妈妈说:“他也是大法弟子。”我当时感觉全身一热。是啊,和母亲一起来正法,我们大法弟子不分年龄都是一家人。就从说话的口音中听出来她们是山东来的,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弟子,我的心中有一种特殊使命感觉,看到了母亲的伟大,看到了这老少三代大法弟子一家人的伟大。我真想抱一抱这孩子。

这时孩子饿了,哭了起来,年约三十岁的母亲接过孩子,掀起衣服,给孩子喂奶。孩子出来一天了,该吃奶了,就看这孩子用足了劲拼命的吸吮着母亲的奶水,没吃几口便又大哭起来,我看着孩子母亲干瘪的乳房。他的母亲很想让孩子多吃些,吃饱些,可孩子仍是大哭不止,母亲换个位置又喂,几次都是因吃不到奶而哭闹不止,因奶水太少,孩子吃不饱,为了吃奶小脸哭的红红的。老人把孩子抱过去,从包里拿出干粮放在嘴里嚼烂后去喂这孩子,但孩子太小,还不会吃,老人又用瓶盖倒了点凉水喂孩子,饿急了的孩子吃了两口便又哭了起来。

周围的大法弟子可着急了,当时环境很恶劣,大家都没什么吃的;有的找来个水果,有的找来块饼干,只因他太小,无法食用,大家劝这位母亲你自己就多吃点吧,有了奶好喂孩子,硬是把这点仅有的水果往她手里送。可这位年青的母亲无论如何也不肯收下,还是千方百计地推了回去。

夜幕降临了,周围透着一股阴森恐怖,恶警们不断地吼叫着,强迫大法弟子按顺序报姓名地址、搜身等,不配合的大法弟子被拳打脚踢、坐飞机、罚站、脱去衣服挨冻。由于孩子的哭声使恼羞成怒的恶警叫喊着问哭什么,我说:这孩子是饿了,你们去给找点奶来喂喂他,一天没吃东西了。而恶警们根本不理睬,还骂骂咧咧的,嘴里说些难听的话。院子里的大法弟子纷纷给关在各个号里去了,剩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时一恶警叫孩子的母亲去报姓名、搜身等。这位大法弟子表现坚强不屈,不配合、不说话,遭到了恶警的拳打脚踢,上衣都被扯开了。这时孩子仍大声地哭着,响彻整个院子,却声声撕裂着每个有良知的人的心。而这一群人性全无的恶警,不说马上把这一家人放走,还在那里大打出手,置一家老少于不顾。孩子的哭声何止是饿呢?分明是对这场迫害的控诉!

也因这孩子的哭声牵动着我的心,这一夜都没睡,心里只是想着这母亲。后来我被弄到其它号里去了,就没再见到这母子了。我一直想知道她们母子的情况,并想着此时可能她们已经不在北京了,可能会被送回当地去…。可是没过多久我便得知她们母子俩被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迫害致死的噩耗,并看到了刊登出的照片。我震惊了,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从这篇文章中我得知这位母亲叫王丽萱,是山东栖霞人,一家人都因修炼大法而先后遭关押,王丽萱曾八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在她怀孕期间,孩子未出生就几次来北京证实大法。

他们母子俩有什么罪,难道只因他们想做好人,想说句真心话,就该遭到如此暴虐吗?就应该被夺去生命吗?想到这,我的泪水不停地流下来。善良的人们啊,不要再沉默不语了,不要再视而不见了,不要再让这场悲剧继续下去了!因为你们的沉默,不知道还要有多少人在这场悲剧中失去做人应享有的一切。江氏流氓集团对善良的修炼人如此穷凶极恶,那一切见不得人的迫害手段却恰恰表现出了它们对善良的人是那么心虚,那么恐惧!

同在一个蓝天下,我们呼吁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共同关注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悲剧。同在一个蓝天下,我们呼吁天下所有有良知的人们立刻行动起来,共同制止这场发生在中国大陆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