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法西斯洗脑中心对我的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3年3月25日】江犯出于妒忌私欲,1999年7月20日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先在媒体编造谎言,恶毒攻击,蒙蔽世人,然后全国开始疯狂抓、打、关法轮功学员,真是乌云遮天,投诉无门。

99年7.20后,单位领导开会说不许我炼法轮功,并派了三个人“帮教”监视我,还强迫我交出大法书。

在上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于2001年9月与同修在天安门门洞打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的心声,之后被恶警押上警车,还打了我一阵耳光,后又把我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期间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在铁笼子里关了一天,晚上把我送入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2001年11月中旬的一天,我做真相时,被110警车抓到了石家庄东大街派出所,当晚把我关进刑事犯禁闭室。

2001年11月26日,单位党办想骗我到洗脑班。为了减少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只好离家出走。谁知流落到藁城市时,被恶警发现送到藁城市610办公室,还打我耳光,把我推倒在沙发上,后又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2002年国庆节前,我被单位伙同保卫处的人绑架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河北省会法西斯洗脑中心),对我进行了洗脑迫害。这里千真万确是邪恶的黑窝,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恶毒,一进去就是“一言堂”,不让你说话,不许你申明观点,由被迫洗脑的叛徒灌输可笑的谎言,然后讽刺、挖苦、凌辱,采取不让睡觉的疲劳战术(他们叫“熬鹰”,是审杀人犯用的方法),几天甚至十几天不让睡觉,在你困得无法支撑时,他们就弹眼球、拧耳朵,两个人架着转,不让你睡,不让上厕所,不许洗澡,还强灌白酒,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地下逼你踩……目的就是逼你放弃修炼真、善、忍。我在那里被迫害了103天,期间绝食6天抗议迫害。但是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抗议绝食根本就不予理睬,要不就野蛮灌食残害,美其名曰“人道抢救”,许多大法弟子被“抢救”得肉体承受至极限。

从洗脑班出来后,为了减少邪恶对我再次迫害和无理的骚扰,我只得含泪流离失所,过上了有家不能回的流浪日子。

我希望早日把江犯及610犯罪组织推上正义的审判台,还李老师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法轮大法弟子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