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圆容


【明慧网2003年3月26日】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揭示出这样一个真相:“众生不想覆灭,这是自然的。但是……旧势力极尽神力智慧之所能,安排了它们认为的最完美的造化,兴奋使它们完全忘记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宇宙走到坏的阶段时,宇宙内的一切众生及一切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地都处于坏中,生命、思想、因素、标准都不纯了,而这种标准与生命一切的不好了是在巨大的历史过程中慢慢地走到这一步的。”

学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也就是,思想方法的不全面和不取中,不是个性和个人特点的问题,而是宇宙变异的反映。层层生命偏执、不全面甚至极端的思想方法,是整个宇宙变异之结果的一部分,在人中,甚至我们修炼人中也留有很多表现,有待于归正。要回归,就要放下在常人中养成的那些自我观念、变异思想,努力使自己回到理智、纯净、圆容的思想状态中去。

当然,圆容不等于常人中的为了坚持己见而采取的圆滑和人的种种“聪明”手段,纯净也不等于因缺乏经验而表现出来的简单、不周全。如果举例来说,圆容的内涵,应该包括能自然而然地透过现象看本质,能从一件事情当中跳出来看问题,从事情的一个局部现象能够跳出来看清全局,从事情的一个方面想到不同方向的另一方面,面对任何事情都能不带情绪、不带观念、没有执著地用理性地看问题,凡事都能有个客观、全面、清醒的主见,等等。

用如何看待最近明慧网上迫害案例增多一事举例。很多学员过去看到好消息很多,就感觉“形势很好”,现在看迫害案例增多,又感觉迫害加重了、形势严峻了。这种看法有道理,但已掺入了人看风向的思想和人情,需要更清醒地看问题。而如果更全面地看问题,很容易看到事情还有另外的方面。比如说,迫害案例报道增加,一方面反映出邪恶在进行最后的疯狂,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需要抓紧时间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而不是抑制正念、让怕心左右);同时,也是因为迫害案例本来就比我们知道的要多得多,但过去很多事实被封锁了,没能及时报道出来,而现在邪恶被从另外空间清除了很多,更多的大陆弟子能够突破信息封锁看到大法网站、能送出消息来了;也有过去一些大法弟子没有意识到揭露邪恶对讲清真相的重要,现在积极行动起来的因素,等等。那么不同的思路会看到不同的信息,也会对我们每天的讲真相行动提供不同的反馈。

说到这里,想谈一谈最近海外营救李祥春一事。在至今为止的营救活动中,我们在讲真相活动中做出了大量善意、真诚的努力,但是也有着明显的不足和缺陷,需要及时改进。主要表现有正念不足、用人心回避需要讲清的真相的重点,也可以说是思想方法不够圆容。比方说,当江邪恶集团以插播为由来迫害大法弟子,明显是旧势力冲着我们学员中对待此事的非正念来找麻烦,但我们中很多人没能堂堂正正地顺势讲清插播的正义性和必要性,而是想用人的方法走捷径,在怕心的作用下回避了插播问题,甚至否定着插播本身的意义。这和当初有些学员只愿意洪法教功(介绍大法如何有益身心、如何祥和美好),不愿意讲迫害真相、怕常人不理解,修炼状态不是很类似吗?其实当我们用正念对待时,事实上很多议员、社会人士都很能理解公民抵抗运动(civil disobedience)和广播电视插播行动之间的关系。

从思路上说,插播也好,营救也好,归根到底都是中间过程,而讲真相救度世人是这一切的根本。那么当世人(比如议员)问我们是否知道某一个大法弟子的具体所为时,我们完全可以据实回答不清楚(那么多海外大法弟子,我们并不清楚每一个人的私事和个人行动,这是正常的,也是事实),然后从正面讲清我们的想法,放下自己的人心,坦然地为对方讲清插播的正义性和必要性;说明我们认为这是江XX三年来对大法迫害的一个部份,这个大法弟子是因为大法弟子的身份和坚持讲真相才遭到迫害的。这场迫害本身就是违反中国宪法和联合国人权公约的。后来的审判更是没有道理可言,就象一个暴徒强奸了一个少女之后反而告那个少女咬他一口,而那个审理的法庭还是那个暴徒开的。这种所谓的审判本身就是极其无耻的。所以我们努力营救,并且呼吁更多人帮助营救。这样更能在恪守真善忍根本原则的基础上,用我们在常人中的媒体经验和技巧,针对不同的对象,讲清我们应该讲清的真相。但是,如果思路陷入一个误区,不能用正念圆容地看问题,就反而容易陷在旧势力的“考验”中出不来。师父说“旧势力也是神,目前对你们来讲,它简直是千变万化的;如果学员不以法为师,心思用到看这些上,它是如意地给你造成任何假相。”(《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既然师父已经讲出这个法理,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不能用人的自以为是心态来对待。

这次师父在元宵节讲法中还讲到,“在正法中,有许多的事情不尽人意,是旧势力低层和高层结合起来在干,它们用它们庞大的密度阻挡。当然,在这次正法中学员们如果做的正就不存在这些问题。”在下午解法中又讲道:“所以遇到的这些麻烦,多从自己这方面找,做得正一点,别叫旧势力钻空子。”可见在影响大局的事件中,我们走正自己的路对从实质上解决问题有多么重要。

另外,客观认识信息的作用以及信息的客观陈述在具体行动中也很重要。比如说,两个月来,即便到现在,我们海外大法弟子中也无一人能直接面对李祥春确认,围绕他的最近两次中国之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特别是细节。在这次中共的做秀审判过程中,法庭内外发生了什么,我们无从核查,但是我们都知道中共是逼供和洗脑的老手,以及中共法庭对所有法轮功学员都是“有罪”判决结果,这是事实。如何用已有的资料讲清这个真相,让考虑帮助我们的人也明了,光有善意的初衷是不够的,还需要足够真诚、理性与正念的认识,而这些都需要在我们每个学员严格实践真善忍原则的基础上进行。

除此之外,当李祥春的未婚妻和一些朋友积极采取营救行动的时候,那种真情的确是能够打动很多常人的。但是如果大家都依赖这一种形式,就可能会造成另样的后果,比如无意中会把关押和审判李祥春这个迫害法轮功的大事件缩小到一个家庭营救的小事件。其实我们每个人参与营救,并不都是因为他是我们的亲人和近朋,而是有的为了维护真理和正义,有的为了他是大法同修,有的为了反对邪恶势力对法轮功的这场全面迫害,有的希望通过营救活动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从而受益,等等。而且,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要协调,相互帮助、补充和支持,并不等于要用同一个想法去做事,那么为什么要在形式和方法上局限自己呢?所以,这个最近的例子,让我意识到思想方法的圆容是很重要的,关系到我们能否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以及尽量走正自己的路。

一点个人想法,还不够成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