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明白我们的历史责任——联合国请愿归来的感想


【明慧网2003年3月27日】转眼间我们在联合国前已经举行过四次大型请愿活动了。这次回来在聊天时我问了一些同修有什么感想,大多数人想了一会儿,说:“就是开了个法会,后几天是炼功,然后晚上和很多外国学员交流……”学员们觉得自己从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有一些以前没有解开的结解开了。但我想,我们到日内瓦并不全都是为了这个,如果只是法会、炼功和交流,我们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城市搞活动,何必去日内瓦呢?

记得在去日内瓦之前,德国弟子之间和欧洲弟子之间分别开过两次有关联合国的活动的电话会议,每次都没有很多人参加。我感觉很多学员把每年一次的日内瓦之行当成了一个大型的交流日。

我理解,联合国在人间的意义是很重大的。在人间,联合国代表着所有参与联合国的国家,这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一个联合国的反对镇压法轮功的决议将代表世上这么多人,这个和一个国家的议会通过一个反对镇压的决议是不一样的。旧势力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每年三月我们在联合国前的活动虽然都是成功的,但过程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联合国里的正邪较量也很激烈。

做联合国的工作好象应该归到“政府工作”中,其实不管是政府工作,或是媒体工作,还是别的工作,它们的总称是正法工作,那么就和所有的学员有关。我记得在德国,镇压刚开始时大多数学员比较关心本地的集体性的大法活动,当时就几个学员做政府工作,后来大家意识到德国作为一个国家,她的对大法的态度是很重要的,于是大家渐渐地开始主动找国会议员和各级政治家讲清大法真相。

我想行为的改变是因为我们的眼界和心胸放宽了,我们不再认为他是柏林弟子,我是慕尼黑弟子,你是法兰克福弟子,而是我们是德国弟子。我们对德国的正法形势共同负有责任。那么如果我们不再认为我是德国弟子,他是瑞士弟子,你是荷兰弟子,而是我们是欧洲弟子,那么我们就在欧洲形成了整体,那么欧盟的事情就自然成为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我们不是欧洲弟子,也不是美洲弟子,台湾弟子,而是在人世中参与正法的大法弟子,那么我们就会明白我们对这个世界所应负的责任,即使不是每个人都能进联合国向政治家面对面地讲清真相,但当我们每个人都清楚我们的在联合国前面炼功时所承担的责任时,这个纯正的正念之场一定是让邪恶胆寒的。

其实只想到这个人世间是不够的,纵观我们久远历史以来走过的路,回顾我们的正法修炼的道路,我们在浩瀚的宇宙中是对我们的层次以下的一切负有责任的。师父一直告诉我们,正法弟子的责任是重大的。我想,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得真正明白我们的历史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