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头金不换 随师正法坦荡行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家有四口人,老伴和我与女儿都在1995年间先后修炼法轮大法。还有个儿子于1999年初才得法。虽然他得法晚,但他那神奇般的变化,却使得家族、好友们亲眼目睹了法轮大法是怎样使人从心灵深处得以纯净,从而感受到真正能使人得以救度的大法的威德。

回想起儿子的往事,还得从他上小学说起。那时让我最头痛、尴尬的事是学校召开家长会,因为每次都能听到老师对儿子的“评价”与“诉说”;每次都会使我在众人面前感到羞愧和不安。他上学迟到、旷课是经常的事,几乎没写过作业;偶尔高兴了写上一两次,老师便在班上表扬说:“连XX都写作业了!”到了中学,有一次因为跟人家打架,连书包都丢了,从此成天空手去、空手回。上课不但他自己不听还干扰别人;在课堂上吸烟、赌钱、猜拳,累了就睡觉;老师见他睡了会给他盖上衣服,并表扬他说:“没有干扰别人,不错!”考试成绩是全校同年级倒数第一。最后学校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他毕业了。

踏入社会后,结识了一些游手好闲的朋友,整天混在一起,养成了许多恶习。因而经常被派出所叫去,先后被罚款多次。他爸爸也去派出所担保过他。在工厂里由于平时不守纪律,工作干不好,大家对他有很不好的评价。与他交往的女朋友,后因她父母了解了我儿子不好的行为,被家庭阻止了他们的婚约。他回家后整天埋怨别人未能给他找个好工作,真让人忧心。

后来女婿开了一家服装专卖店,就让他去帮忙了。女婿为了让他锻炼一下业务能力,投资让他独立开设了一家饭店当经理,因经营不善亏本而告终。由于儿子私心膨胀,妒嫉心强,不明白人世间福德与人本身的种种关系,感到他姐夫赚钱那么多,却给我这么少,心里很不平衡,终于有一天晚上爆发了。他们坐在一起喝酒时,女婿与儿子吵起架来,此后,儿子再也不去上班了。

事隔不久,我想平时也多次对儿子弘法,真想让他走上修炼的路,可是都被他拒绝了。这次我要利用他吵架不上班的机会,再次向他洪法。于是我把一本《转法轮》交给了儿子,告诉他:“你在家没事,好好看看这本书,就知道怎么样做人了。”开始他不愿意接受,经我再三劝说,他总算勉强接受了。

我在悄悄观察着儿子的变化,当看到他在屋里静静地看书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几天后儿子主动找我说:“这本书我看完一遍了,上面说得很有道理。我想学炼功动作。”他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自己开始既炼功又学法。三、四天过后,这天一早就跑到我房间里高兴地说:“前两天在炼第五套功法(静功)时,盘腿打坐十几分钟后,本来挺累的,但两只手感到被两股力量托起来了,有种非常美妙舒服的感觉。昨天晚上睡到半夜时,不知不觉的睁开眼坐起来,突然在电热壶红灯上方出现了十几公分粗的红色莲花盘,然后在莲花盘上又出现了七公分高的佛在上面打坐,看得很清楚。心想:这世上还真有佛啊,只是不让人轻易看到。”

同时我们又一起交流了学法体会。他深有感触地说:“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是师父给我打开了永生之路。我豁然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明白了人的最早生命来源于宇宙空间,是善良的,是人增加了私心才慢慢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人活着不是为了当人,目的是返本归真,返回到真善忍的本性上去。也知道了打人骂人、侵占别人的利益是错的,人与人之间有着往世的因缘和报应。只有把欠人家的都还给人家,才能回到我自己的真家。我已下定了决心,痛改前非,重做人,时时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紧随师尊,一修到底。”

此后,他每天认真学法炼功,十分精进。以前所有的恶习一下全改掉了。前几年开饭店的陈年欠账他主动登门归还,人家反而觉得他不可思议:现在难道还有这样的好人?他每去一家就告诉人家:我修炼法轮大法了,老师教我们修心性,时时处处都要做一个好人,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我才这样做的。

儿子的突然转变使原来知道他的人迷惑不解。原来工厂里的一些同事,他的同学、老师、朋友听说他炼法轮功,现在改变的如何好,人家都感到惊奇。后经儿子到处找他们弘法、讲真相才得到证实。

儿子炼功还不到半年,听说一些当权者就开始传达内部文件,干扰、限制炼功。原先大院内有两个炼功点,上百人参加炼功。而后来不知哪里的人把炼功场地给破坏了。同时,早上有保安人员登记炼功人员情况。然后,他们通知炼功人所在单位或居委会,再由单位或居委会找炼功人谈话,阻止炼功。因而使炼功人数越来越少。

儿子见此情景,心中十分担忧,感到多年来的炼功点不能让他们给破坏了。于是他便主动肩负起辅导员责任来。每天凌晨三点,提着录音机,提前到达炼功点。遇到干扰的人,他就跟人家讲道理,告诉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们出来炼功是合法的,应受法律的保护。就这样闯过了一次次风浪,排除了重重干扰,保护了炼功点。

99年7月20日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在邪恶集团的唆使下,发生了多起媒体造谣攻击法轮功的事件。许多炼功点遭到冲击、干扰,法轮功学员被打骂。面对法轮大法遭到如此的迫害,儿子没有畏缩,挺身而出。他站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流下了眼泪。他默默地发誓,任邪恶铺天盖地,也要为大法讨个公道。

7月19日上午,我家三口到市政府上访,还未到大门就被警察把我们驱赶回来。回家正是中午,天气晴热。这时儿子走近师父的法像,突然感到屋子的光线暗了下来(其实光线未暗),只有师父的法像放射着强烈的光,在一闪一闪的光线下,看到师父许多在不同空间的变化形象。当天下午我们踏上了进京的路。在沿途的车站、路口都有警察盘查,许多同修遭到拦劫。我们用智慧冲破了一道道难关,抱着对大法一颗赤诚的心,终于到达北京。当走到天安门附近时,有一个人走近我儿子的身边低声问道:“你是大法弟子吗?”他坚定地回答:“是。”接着这人塞给他几张纸,说是经文,实际是假的。儿子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没有真正从法理上认识,因此对这份假经文未能及时识破,而被骗回家来。

回家后,居委会来人说找我儿子有点事,几分钟就回来。结果到那一看,街道、派出所、居委会很多人早已等着他了。让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否则不让回家。

这时儿子开始对他们弘法。讲了师父如何教我们做个好人,修炼人要提高心性等法理。并说:我学法前是个道德不好、由于做坏事派出所里挂号的人,家长对我很头痛,可现在通过学法轮功使我做个好人,而且正在努力改变着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又不对了呢?他的一席话,使在场的人无言可答。就这样仍被他们非法拘留了四天。后来我儿子见他们还不让回家,就对他们说:“这个功我是炼定了,要想改变我,除非把我的头割下来。”他们看对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暂时放回家。此后,对我家实行了每天24小时监控。

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儿子多次遭受恶人的残酷迫害。在一年内曾被派出所非法关押近10次,治安拘留2次,刑事拘留1次,敲诈勒索人民币12000元。

我记得迫害最严重的是在2000年1月间,因在外集体炼功,两次被抓,罚款释放后,仍未结束。第二天上午只有我儿子一人在家,忽然来了两个公安,将他从家中骗出,带到一个乡镇洗脑班。这里有该镇的政法委书记和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带领一帮人组成了邪恶打手队,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妄图用强制的手段让他们放弃修炼。师父说:“这是徒劳的。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精进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经过28天的残酷迫害,他身心遭到严重摧残,但他金刚不动地挺了过来,没有向恶人屈服,没有违背自己的誓约。

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了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的谎言,他曾7次去北京上访。有一次是我儿子带领几个功友步行去的。那时正处在炎热的中伏,他们为了摆脱不法人员的追捕,翻沟越岭,穿庄过县,风餐露宿。在相距千里有余的路程中,只用了11天时间到达了京城。

在这期间他们两次被抓,两次脱险。沿途中他们不时地向人们弘法,有不少有缘人因此而得法;也有不少被欺世谎言蒙骗的人们明白了真相。他们用修炼者的洪大慈悲启迪着人们的良知,受到众人称赞。

当走到一个村子讨水喝时,与村民们讲起为法轮功鸣冤步行上访的事,有一个长者伸出大拇指对我儿子说:“小伙子,了不起!象你这样的青年能吃这么大的苦,敢上北京说句实话,现在这样的人不多了。”他们走进路边一家餐馆,在这里他们边吃饭边与身边的人弘法、讲真相,餐馆的老板闻讯后,马上赶来对他们说:“你们是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的?这顿饭钱我不收了,就算我请你们。”

经过一路奔波,他们走进了天安门广场,与许多来自各地的功友汇合了。大法弟子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响亮的声音震天动地。武警赶来了,抓住大法弟子就往警车上推,功友们坚决不配合他们而遭到恶警的毒打。儿子又换另一个地方和功友一起继续高喊,就这样与恶警周旋。后来他被恶警盯上了,两个武警从他身后一拥而上,把他拉到警车旁。这时,我儿子坚定地发出正念:我还有许多正法的事要做,绝不能让邪恶带走。一瞬间,他抓紧了车门,顶住武警的压力,武警们松手了,他坦坦然然的走了出来。

就这样,我儿子一次次的来到北京,走遍了国家有关部门的信访办;一次次走进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散发真相传单。儿子在正法中多次被恶警抓捕,遭受过非法关押、毒打。但儿子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一次次地走了过来。

2000年10月间,我儿子为避开当地610犯罪团伙、公安局、居委会的不断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他深知正法时期的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些什么,他牢记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坦然地走在正法之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