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以来走过的路(上)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我是98年8月得法的,当时是因身体不好走进大法的,98年7月因背疼确诊为淋巴瘤(胰体后位)当时就转到北京301医院,医生不让耽误时间,因为淋巴瘤,串的很快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当时吃饭已经很困难了,只能吃稀的了。但是去北京301医院最少要6万-8万,因经济条件不太好,孩子在上学需要钱,就放弃了做手术的想法了,当时是很痛苦的。在这时经亲戚介绍走进了大法修炼中来了。我每天早晨到公园里炼功,晚上在法轮功学员家学法,3个月就上班了,原来月子里得的腰疼病、胃病都好了。在单位上班就按照大法的标准衡量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使我周围的人对大法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好多人都得法了。

通过学法在法理上有了很大的提高。4.25从北京回来后针对师父的相关经文学法后,在法理上又有一个明确的认识。认识提高后,在7.20发生事时就觉得修炼的人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去卫护法。我是7.21去的北京,22日被抓的。我向警察讲述我受益的情况和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告诉他们是政府错了。后来警察把我们押上车到一个地方录像,翻包,又把我们拉到一个体育场,每辆车上的学员都齐声背着“论语”或“洪吟”那种场面真是……下车后各省都分开了,前边站一圈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围住,虽然那种场面很恐怖,但学员们根本就没有害怕的感觉。有的大法弟子背论语,有的弟子背洪吟,有的背经文,有的把师父的经文写成小条领着大家念,人多的无法形容,使我很受感动,当时我也把经文接过来领着大家念,那种高境界的行为使我至今难忘。对我这个得法不到一年的学员来讲太受启发了。看到他们一颗颗维护宇宙真理金子般的心令我太感动了。到现在还在脑中历历在目,就象昨天发生的一样。

后来警察又把我押上车,送到当地,在当地我和几个同修找机会脱身了,又返回到北京,和同修们一起在公园里切磋,交流。找机会再到信访处。后来拿到了师父发表的“我的一点声明”,通过学法大家统一了认识,我们拿着师父的经文回到当地。回到家爱人告诉我厂子里说明天不报到就开除我。我到哥哥家,他们都很生气把我大骂一顿。因为7月22日是我侄子结婚的日子。我就这么一个侄子,他又是和我在一个家里长大的,我们感情很好。虽然挨了一顿骂,但我心里很坦然,因为我知道我做的没有错,只是他们理解不了。记得在2000年2月份同修拿来一张签字表,是国际人权组织会议召开,我们要求和中国政府和平对话。通过这次签字在法理上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看法的内涵也不一样了。师父说“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道法》)我是当初因为身体不好走到大法中来的,大法给了我强健的身体。虽然我也一直在维护着大法和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神奇和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但觉得力度还不够,这时我就开始动笔写自己得法后的变化,大法的神奇。给省、市信访办写信,给中办国办信访处写信,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用我真实的姓名地址写信,希望他们能来了解(当时想的太简单了)。

给中央领导的信我是亲自去北京送的,但是一直没有回音也没有人找我,我想我得亲自去信访处一趟,一定要把我心里的话反映上去。我于2000年5月坐车去了北京。到了中办国办信访处,他们早已把牌子拆了,就怕法轮功学员上访。因为我来之前向学员打听了地址,他们说根本就进不去,就被抓回来了。但是我想一定要进去,一定要把信反映上去,一定要让政府明白,我们这是真实的情况,我当时的心很纯,没有什么杂念,没有怕心。信访处门口便衣太多了,我跟着人们排着队往里走,到院子里一看是国务院信访处,我当时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我排队领了一张表,信访处里边的便衣也特别多。在交表的时候我想如果能和他们领导见见最好了。我看见有面谈接见的,工作人员很认真的看了两遍,又看了看我的身份证(交表也要身份证)又看了看我,我心里非常高兴,因为信访我已经忙了一个多月也没有真正的反映上来,对于他们以后对我怎么样没有太多的想法。

当时我被抓送回当地被拘留15天,罚款。因不配合他们,绝食抗议7天被放回家。单位办班9天想逼我写保证放弃修炼。他们未能得逞就给了我个处分,开除厂籍留厂查看一年,每月给200元生活费。单位通知给我处分是2000年8月份(因为前两个月一个月是拘留,一个月是单位办班,每月都开100多元钱)当时我就坚决不同意厂子给我的处分,我就问公司书记,信访处是不是老百姓说话的地方,他说是。我说:“我的病是不是有(做CT)?”他说:“是。”我说:“现在是不是好了?”他说“是。”我说:“我在单位里做的好不好?”他说:“好。”我说“我说句真话对不对?”他不说话了。我说“那么我哪错了?”他说“上面说不让炼了。”我说“不炼不可能,厂子给的处分我不能接受,因为我没有错,另外上班挣钱是我劳动所得,抚养子女是我的义务,孩子上学正需要钱,你们不给我开工资,我只好不上班,我到别处去挣钱也得供孩子上学。”就这样半个多月没上班,这时爱人着急了(他不修炼),怕把工作没了,也找单位,后来单位说不给处分了,我就上班了。其实他们是骗我呢,还是要给我处分。后来我又找厂长他说往上反映,这事就拖下去了。当时对法理还不是那么太透彻,光知道不配合他,但是具体怎么做还不是那么太明确,但是在这段时间里给以后证实法、讲清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修大法的走到哪里都是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厂子里很忙,随时都有加班的事,别人加班挣钱,我加班不挣钱。不给钱我也加班帮他们,完了活大家一起走。同事对大法也有一定的认识,真相资料他们也都看,工人们都说要都象炼法轮功的这样多好,这个国家就好了。当官的都要是炼法轮功那样也就没有那些贪污腐败的事了。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这样的,都是越做越好,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完全为别人着想的人。师父经文“忍无可忍”发表了,我才悟到不能顺从邪恶的迫害,这才又开始找公司书记说处分的事(其实当时的善是被旧势力利用了,当时不太清楚)单位不同意撤处分。

一天我正在上班,派出所到单位把我从班上带走了,理由是有人说我有资料。(我那时发资料都是面对面的发,首先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他们,再给他资料或讲真相就很愉快的接受了。)带我走时同事们为这事都哭了,又没有别的办法,只是叫我别和他们斗了,你就说你不炼了。我很理解同事们的心。当时被抄家,拘留;抄家也没有搜出资料来,在地下室有一百多张及时贴被他们抄走了,还拿走了两盘炼功带。他们把我带到了派出所开始进行审讯,他问我及时贴是哪来的?我说是我的。他问你为什么要写?我就给他讲了我得法后是怎么受益的。一会又来了几个警察拿着及时贴让我写几个字,原来他们是验笔体呢,后来他们说这及时贴不是我写的,就开始审问一直到晚上9点多。他们用了各种办法也没有什么结果,就把我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学法,向犯人讲真相。第五天我开始绝食、绝水,不配合邪恶,早日出去做我该做的。由于以前大法弟子也把拘留所的环境正得很好,法轮功不干活、不站队,犯人对大法也有一定的认识。我对他们也很好,他们出去干活,我除了学法炼功外就帮他们干一些别的活,他们对我也很好。她们说回去以后也要炼法轮功,有的每天晚上都背“洪吟”,她们还和我讲了以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开创炼功环境时所遭受的迫害。大法弟子炼功恶警不让炼,就用电棍电、殴打、关铁笼子都没有使大法弟子屈服,大法弟子打坐恶警就往下搬他们的腿。她们说大法弟子太神奇了,说警察就是搬不下来,没有办法就让男犯人两个人抬一个都抬到院子里去冻,地上还有冰。我们这冬天很冷(北方)冻了45分钟,那时真是体现大法的整体的力量,十几个人都做得那么好,他们没有办法,又抬回去拘留,拘留所的环境就是这样正过来的。犯人说:“我在1年半的时间里接触的都是大法弟子,她们对我可好了,我在那里用的东西都是大法弟子留下来的,她们还给我们留下电话让我出去后找她们去。”犯人们对大法也有认识,她们也不报告。我绝食、绝水,等我活动不了的时候,她们就给我喊报告,就这样绝食、绝水9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闯出了拘留所。这次被非法罚款2000元。

2001年的一天下午,两个办事处的人到我家说是让我写个保证不去北京。我说一个字都不会给你写的,我们没有错,是政府错了。之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又说了好半天也不起作用,其中一个人就写了个保证书,让我爱人签字。他已经拿起了笔,当时我想这可怎么办呀?这时我的话已经出口了。我叫着爱人的名字说:“你要是代我签字,我爬起来就去北京(当时我正躺着呢)。”爱人马上就把笔放下了,说:“她去北京我也没办法,我也不能总看着她,我还得上班呢。这个家叫你们罚的一个钱都没有了,她上班又不给钱,孩子上学少交一分钱也不行,我们一家还得吃饭呢。”这时那两个人什么话也不说了,我说你拿来我看写的是什么?他说没写啥,就拿过来了。他还以为我给他签字呀,我抓过来就给它撕了,把他们吓了一跳。他也急了说你这是干什么呢?我说以后你们少来我这干这个来,签字门也没有。两人灰溜溜地走了。他们走了以后,我想我当时也不知道那句话是怎么说出来的?当时看了师父经文《道法》中说“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这句话一下就明白了,只要你的念正没有做不好的事。

后来又来了5个人,3个警察两个办事处的人。这回是所长亲自来了,说办事处来了个新书记想和你聊一聊法轮功的事,叫你去一趟。我说“不去,想聊就让他来吧!”他们说“不去也行,你就写个保证吧。”我说不写。他们说:“你也别写不炼了,你炼就在家炼吧,我们也不管你,你就别去北京就行,写个保证。”我说:“我想去哪就去哪,这是我的自由。”然后他们就接着威胁,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最后那个所长说:“你到底去不去吧?我今天是没带电棍来,你是不是非得让我拿一趟去,你才去呢?”我看都没看他,理都没理他(他们在我家快2个小时了)。他又打电话问,说同意强行带走。我一下就坐在地上说:“你们凭什么强行带我走?我犯了你们哪一条了?”他们什么也不说就抬胳膊抬腿的,四个人把我抬走了。开始我还跟他们反抗呢,后来也没劲了,把他们也累的够呛。我们家是6楼,把他们转晕了,到了楼下把我放在地上想让我起来走,我躺着不动,他们把我抬到办事处放在地上。这时已有好几个同修被抓来了。办事处对面正是菜市场,街上买菜的、卖菜的人一下子就把办事处的门围住了,人们对警察这种粗暴、野蛮的行为不满,说什么的都有。警察看我在地上躺着不动,怕影响不好就把我抬到屋里沙发上,外面的同修们就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问他们为什么把我们抓来?我在沙发上躺着发正念,虽然当时还没有正念口诀,但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已发表,对发正念也有所认识。到晚上9点多他们把我爱人找来放我回去。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们小区被抓去的这几个同修都不配合恶人,恶人想把我们软禁、办班未能得逞,最后都放了。

2001年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分厂上班,总厂来人说有事叫我回去一趟,我一上车看到我们小区派出所的警察和一个办事处的在车上坐着呢,还有分厂的领导。警察说了一句“咱们办个学习班去”。我也不怕他们了,所以也没过多想就去了。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才到一个是休闲中心的地方,看上去是个很优雅的地方,可往楼上一走都是用钢筋棍焊的大铁门,再往房间里走窗户上都是钢筋棍焊的大铁窗户,很阴森的。这个班是由六个单位组成的,由法院、检察院、政法委、刑警大队、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办的。15天一期,每人3300元。第一天没有什么事,第二天洗脑就开始了,每人分配一个所谓的“帮教”,一个监视人员,走廊里还有一个集体“帮教队”。谁不妥协他们就来了,看上去挺凶,其实他们大多数都是受造谣宣传所蒙蔽的人,他们太需要了解真相了。管我的所谓“帮教”是个大学生,在机关工作,刚见面我很和善的和他聊了一会,彼此都在琢磨着怎么和对方交战。10点多了,我和他说你能不能把你们的领导找来,我想和他们谈一谈。

一会来了两个所谓的领导,他们叫校长(两个都是法院的),叫的人做了个介绍。我说:“我听说有的洗脑班是在法轮功学员不明白的情况下强迫签字的,你们如果在我不明白的状态下叫我签了字或写了什么,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他说:“不会的,我们会让你在明白状态下写的。”我说:“好,我是个癌症病人,自从修炼大法好了,是因为我修炼病好了,是因为我明白了法理病好了,是因为我发自内心的做个好人病好了。我的情况你们可以去向单位了解,你们叫我放弃修炼可能吗?从另一方面讲,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能那样做吗?再从另外一方面讲,我知道了大法的伟大、庄严、神圣,我不会去亵渎法的。”后来我又把我得法受益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后来那个头儿说你什么文化?我说初中,他说不会吧?初中这么会说?我说其实我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水平,四年级就开始搞文化大革命了,都是混上去的。他说你这么会说我非得把你“转化”了,我说那是你说的,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他说你是怎么想的?我说我的心和钻石一样坚定。当时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我说话嗓门大)。

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都是绝食、绝水不配合恶人。第三天他们说要开会是开学典礼,我不去他们就拉、架、拽的把我放在凳子上。我想来了也不能让他们开好,意念一到状态马上就出来了,当时就要呕吐,坐不住,差一点就跌在地上,满会场的人就看我一个人痛苦不堪,没办法只好把我送回去了。因为他们不知该怎么对付我,集体“帮教队”总是在我的屋子里对我进行恐吓、威胁。什么第一期不行办第二期,第二期不行就劳教。如果不“转化”,你儿子上一流大学也上不了,什么没有工作啦等等。我想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我呢,就是找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发正念。有一个人很恶,总是和别人不一样,他和我说话很嚣张,他用手指往前点着说话,总说师父的名字。我就跟他说你说话别提我师父的名字。他说为什么?我说我师父的名字不一样,你不配叫,你要是再叫就别和我说话。我不理他了,谁说什么我也不理他们了,把眼一闭发正念,一下子把他们都晾那了。僵了好半天,他们一看不好收场了,他们最怕你不说话了,因为你不说话他们就找不着你的弱点,漏洞了。就说好、好、好,你说让我怎么叫吧?我说那是我师父,你可以说“你师父”,他说行、行、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我面前(不包括外来的人)提师父的名字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