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


【明慧网2003年3月28日】师父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实修》)惭愧,因自己修得不好,几次提笔想写没写成,我意识到这是思想业干扰,后天形成的观念阻碍我。通过看明慧网上的文章,同修鼓励我,终于还是提笔写下这段不平凡的历史,与同修共勉。

我曾经是佛教居士,在佛教中呆了五年,真是象师尊所讲的“瞎摸夜走捞月亮”(《有为》)。在93年的夏天26岁那年,在睡梦中得到点化,就是从空中用立体声打入我脑中,说了四句诗,醒来就说不出来诗文,但意思我明白,就是说我到这一步不容易,叫我抓紧时间修炼,珍惜机缘,不要错过机会。话音刚落,梦被惊醒,当时思想非常清醒,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回想这几句话,叫我修炼,我如何去修,如何去炼。只听老人说:庙里和尚尼姑是修炼。那年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对肉最敏感,闻着就腥,吃着就想吐,就这样我一直吃斋饭,到庙里皈依拜佛,心里很虔诚,认为这就是修炼。经过那五年,总觉得不对劲,时常问自己,这就是修炼吗?到处找名师求正法,没找到怎么办?我发自内心想,等两个小孩长大成家后,我就出家修炼。听说打坐禅功修得快,就问别人你们打坐心想什么口念什么,就象盲人摸象,就这样我消极等待。

“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缘归圣果》)98年春,我终于有幸得大法。看《转法轮》第一遍,我如饥似渴看完,心想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的法理溶炼了我,我就回娘家和我以前在佛教中的同修说:这本书写得真好,揭开了我们心中的迷,使我明白了,末法时期用佛教的法度不了人。我们这套功法还有五套功法,动功静功打坐修炼都有,修有法炼有功,并且不用出家,就可以修炼。于是我们俩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进正法修炼的大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各种信息干扰我,在睡梦中邪恶和我拼斗,因为我刚得法,师父经文有不会背,在梦里我就炼功,念“弥勒伸腰,如来灌顶”,邪恶就没了。我大吃一惊——师父这法大得不可思议!有时师父在梦里点化我,以前学的都是小学课本,现在是大学课本。就这样我就精心地背师父的经文。

98年冬我外出打工做缝纫。出外的环境差,三个月没学好法,没炼好功,加上自己的惰性魔性,邪恶就无孔不人,趁机拉我。有一次在梦里见一本《精进要旨》,书面是蓝色,里面经文全都不一样,在梦里我背呀背呀,一边背一边翻,从论语开始,博大,真修……一直往前背,直到背完,怎么不和师父的精进要旨一样呢?当时就惊醒,又是邪恶来拉我。还有一次在梦里教我盘腿,盘腿的姿势全都不一样,醒来后又意识到是邪恶干扰我,那时我唯一的正念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是坚定。我就拼命地看《转法轮》,而且一翻书,头就象裂开似的,整个人就象快崩溃似的,我该怎么办?师父说:“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排除干扰》)后来在师尊的呵护下我终于找到了当地炼功点学法组,又跟上正法修炼的步伐,心情平静下来了。在那里我到服装店就向周围的人洪扬大法,和我同行的两个小妹也相信,周围的人都说我是个好人。其中有个小妹脾气很坏很固执,我把大法书给她看,也被大法的法理溶化,由坏变好,来了个180度的转变。周围的人都看在眼里,说这功法这么好,把这样的人改变好了。

在我刚找到炼功点后两个月,就发生了“4.25”和平上访事件,当地新学员就有些动摇了。于是我们几个外地打工的老学员就组织学法小组,每人组织几个到功友家学法。其实法中都有,师父讲得清清楚楚:“其实,人类社会从古到今就存在着一个理,叫相生相克,所以有好的就有坏的……”(《为谁而修》)我们这是修佛啊,多么伟大,多么殊胜的事,必定有同等大小的阻力,这是正常的,相反的,没有人反对才不正常。发生“4.25”事件,对真修弟子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动摇,反而觉得是好事。当时我心想:这算什么,对于我们真修弟子来说,要打心底里做好思想准备,面临比这更大的魔难。

然而99年7.20的邪恶镇压开始了,一夜之间好人变成了囚徒,是非黑白全面颠倒了,庞大的国家机器抡起大棒子砸向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奉行“真善忍”的众多修炼人。在事发前几天,我们就写信到信访办,谁知铺天盖地的邪恶只要见到大法学员的来信就拒绝。于是我和山东的那个功友准备去北京证实大法,那时正是假期,把两个小孩都接到福州,丈夫大发脾气,两个小孩哭。那个功友说:“算了吧,以后再说,去也不一定能到北京,到处有车堵截。”就这样没去成。我感到惭愧内疚,作为师父的弟子,没尽到我自己的责任。于是就向周围的人讲真相,那时不知是讲真相救世人,只知道电视播放的都是诽谤大法,恶毒的造谣中伤。有的人揶揄道:“你说你就是要炼法轮功,你不怕我们去报警?”我说:“我是说真话,电视播的都是假的,都是栽赃陷害。不信,我什么时候把书带给你们看,书上都是教人做好人,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就这样天天和几个车工在一起,又没炼功学法,时常问自己,这是修炼吗,师父管没管我?到了春节我回家过年,2000年正月十八,丈夫说:“在家没事干,还是外出打工。”我实在不愿意,结果还是外出了。我一个人到了福州,心里又是难受,说不出什么滋味。在这危急之时,师尊又安排我修炼的路,结果来了一周的时间就回家了,回来后在梦里师父又点化我“还不快修”,就这样我安心修炼。我两个星期去一次十多里之外的娘家那边拿经文和资料。刚开始真相资料很少,每次晚上出去做真相贴不多远就回来了,该怎么办?师父说:“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于是我就开始自己写真相资料,传单,标语。看到明慧网介绍同修为了证实大法,做真相、拉横幅,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的危险,有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她)们都是多么的伟大,了不起,尽到了大法粒子的责任。我想起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赋予了你们伟大的历史的使命,这就和单纯的个人修炼不是一回事,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地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地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深深地感到内疚。

后来看了师父新经文《快讲》“大法徒,讲真相,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我深深悟到在我家周围很远没有大法弟子,深感责任重大,这一块善良的人应该得救。因为我是裁缝,遇到不论是到我家做衣服的人,还是路上碰到的人,以及自己的徒弟等等,我都一个不落的向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因为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有一次,到商店买东西,店主找错了钱。我回家一看,怎么还有这么多钱?第二天早晨我就骑自行车给店主送钱。他们都说,世上象你这样的人太少。于是我就向他们洪法:“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人人都好。李老师教我们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不能得不义之财。在这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之时世,是大法改变了我。电视播的法轮功节目都是造谣,请你们相信法轮功。”店主和几个顾客都相信了,还讲给别人听。外村收电费的人听我讲真相,就说:“你这人是好,找错了钱,你还骑车送还回去。”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知道了大法好。

还有一次送光盘,心想学校老师应该让他了解真相,不然的话会毒害学生们。我就把传单和光盘装在一个大的文件袋里,决定每个学校送一份,怎么送法呢?就想花几元钱叫小学二三年级的学生送。我骑车赶到学生上学的路上,对小学生说:“小妹,请把这封信带你们老师好吗?帮帮忙,我给你几块钱买东西吃。”小同学高兴地点头,拿着真相直奔学校。最后有一个光盘要送到离本村最近的中心小学,我小孩在这个学校念五年级,他送给班主任。班主任拿光盘到办公室放给全校老师看了。老师三次问到光盘那里来的,小孩说是上学的路上别人给的。又问,长得什么样,是男是女,是本地口音还是外地口音等等,结果没问出来。小孩下午放学回来说:“妈,我顺利完成任务。”(小孩不炼功,只是每天学法。)

2002年中秋节,按常人理,徒弟送师傅礼是理所当然的,20个徒弟,每人20元,共400元,我一分没要。反过来向他们讲清真相,揭穿邪恶谎言,讲了一节课,嘱咐他们告诉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知道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

通过讲真相,我深深体悟到,讲真相首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师父说:“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我们讲真相时,要做到不焦不躁,慈悲祥和,不被他人态度所带动,时刻“以法为师”,工作中不会做不好的。经过我讲真相的人,没有一个反对的。有的说:请放心,我不会说法轮功的坏话。有的说:谢谢你,我一定和家里人说到,叫他们不要误会法轮功等等。

最后我希望同修们都要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走好我们自己的路。“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