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恶证实法(5,结束篇)


【明慧网2003年3月29日】(接前文)六、破除各种圆滑的面对邪恶的形式(一)

在明慧周刊第47期上看到:某同修面对邪恶只说自己和邪恶已知的(这里不是指责,她在其它方面是值得敬重的)。还有的同修则是:说假话,或者为别人承担,以及面对邪恶的审讯采用所谓的周旋的办法。甚至有的觉得乱说一通特别解气。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最正的行为,都是有漏的。讲出来就是为了从人中清除这些邪恶的根,使它在各个空间都荡然无存。

师尊说:“今天正法中的一切都必须得要求绝对的严格、绝对的正,这就是和过去所做的一切的不同。”(《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我个人悟到: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给后人做表率的,给后人做参照的,从自身的基点及至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必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那么在邪恶面前说假话的同修符合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要求了吗?而且你在他面前说假话录口供不也一样承认了这非法的审讯和审判吗?这时你具有灭尽一切邪恶的力量了吗?只有用最纯正的法去清除邪恶及其根本才是最正的,也是最能解决问题的。

当我们按照师尊的要求做时,我们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金刚的整体时,一切邪恶定会自灭。至于在邪恶面前说假话的同修,以至面对邪恶采用所谓周旋的办法的同修,我个人觉得原因有二种:一种是怕承受痛苦,但又不愿意出卖同修,另一种是用人的聪明来维护法,甚至有的觉得乱说一通特别解气。但我觉得这些也不是我们正法弟子的行为。

师尊在《浅说善》这篇经文讲过:“大法是圆容的,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同样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为物质是由微观物质组成,而微观物质又是由更微观物质组成,直至穷尽。那么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道家修真何止不是修真、善、忍,而佛家修善又何止不是修真、善、忍,其实只是表面形式不同而已。”

在我个人修炼中,我就感受到过自己的小宇宙中心那圆容的真善忍的佛性,只是针对不同的事物采用表面形式不同而已,而在正法修炼中曾遇到过这样一件事:在监狱上面所谓的领导到监狱检查,监狱管教和牢头就对我讲:我们也不要你转化,但你必须照我们的说:就是不挨打,吃得好等等。当时从法理中我就悟到:应说真话,这时我看到,另外空间那无量的功的粒子展现出来,他们都是一个字 — “真”。而这个真可以镇一切邪恶,力量非常之大,用语言无法形容。一旦我决定说真话,通过这种形式揭露邪恶。并且如果所谓的领导来问我是否认罪服法,我就说:认罪就认自己生生世世业力造的罪,服法就服法轮大法。那无量的功就充满我的全身。整个人就是一个字——“真”。而这个真善忍中纯正的“真”字,对待邪恶真是翻天覆地的清除。任何邪恶看着我都胆寒。

但所谓的领导也没有来,我后来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妥协了,仅仅只是不转化,这时我看到自己不在那一境界的法中了……。非常痛心。当在邪恶面前说假话时,被操纵的人如果知道大法弟子在说假话,也会对大法弟子产生一种误解。任何人只要不是邪恶透顶都是需要大法来救度啊!这样做可能会使其失去被救度的机缘,因此为了不给正法带来损失,不妨直接告之:我不会回答此类问题的。从而既窒息了邪恶也维护了大法弟子的形象。如果有缘,还可在讲清真相中救度他。

因为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给后人做表率的,维护法也要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

师尊在《忍无可忍》中讲到:“……真善忍是法……”

从这一句中我悟到了我应理解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含义:是伟大的佛法真善忍在正一切乾坤,而邪恶在这其中只能选择自灭的位置。

七、破除各种圆滑的面对邪恶的形式 (二)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说邪恶已知的,假话,周旋,由于是人的聪明所形成的理,也就容易陷进邪恶的圈套中

1、 同修的基点是站在已知的就讲或承认,那么它们的人力、物力都会跟上,制造一种让同修会觉得所有的一切他们都知道的假象,让你说出你原本不想说的。
2、 如果说假话,毕竟还要编一些故事,同样也可能被其发现某些线索。
3、 至于周旋,他一样地可以察颜观色,旁敲侧击,双方都在人中了。
4、 再一个是承认,他可能摆上许多件,同修和邪恶都已共知的公开的事,但里面可能就掺一两件他们也拿不准的或臆断的,你承认了就坏了,也同样会让邪恶知道,等于给迫害帮了忙。

因为是在那样的极其邪恶的而又严酷的环境中,用的却是人的聪明形成的理,真的能一思一念都那么地把握住吗?并且另外空间的邪恶千方百计地帮他们钻空子,我们却用人的理?!这样做实质上我们是在和邪恶比谁尖,可大法同修,都是一个个要求做好人的人,在常人的耍尖方面,其实常人都比我们强,而那些被邪恶操纵的人,更是一个个削尖了脑袋也要往里钻的人。当我们陷进这种理中,对他们来讲,真是可谓轻车熟路。从根本上说,常人的技巧永远不能用来代替法理,而且我个人认为这种人的理不是大法修炼所证悟的智慧。

师尊在《转法轮(卷二)》25页讲到:“佛的大智慧是在他那个境界中的大智慧。”

由此我明白了,用大法弟子证悟的法去让邪恶现形或破除它才是智慧,站在正法的基点看待一切,这才是大智慧。而且这些人的聪明所形成的理掺进了正法中,容易干扰大法同修的正法正觉,引起法理上的迷惑、误解。即使是在某些方面有所帮助,也不能作为一种经验来交流,更不能作为智慧的理解,如果再从窒息邪恶的角度来讲:无论大法弟子在邪恶面前承认什么都是一种妥协,至于说邪恶已知的,用更高的的标准来衡量:对那些在邪恶面前一言不发的同修来讲不也是一种变相的出卖吗?对正法来讲,不也是一种阻力吗?同样也是对法的背叛。

八、破除旧宇宙的理——为别人承受

就是事情已基本被邪恶知道了,就把这些事尽量拿过来承担。这其实不是正法,而且还让它找到了迫害我们的借口。以前我就做过,当时承受的痛苦简直难以形容,(那时处在2000年上半年,还不知道发正念)不仅仅是人中承受的酷刑,更主要的是在另外空间的折磨:象佛家人物参考中,释迦佛在菩提树下打坐,所有的邪恶来攻击释迦佛,以及千刀万剐,一片片割身上的肉,还有象耶稣那样的钉钉子,以及将另外空间的身体放在开水中烫等等……。当时思想中产生动摇,也就是炼不炼,并且也暴露出自己不纯的一面,为我为私。从功的一面也看到自己宇宙天体最中心最本质的一点是空白的,就是没有将自己最本质的本质紧紧扎在舍尽自身的一切也要维护法的正法理上,因此邪恶才敢这样迫害。后来我动了这样的一念才破除它们的:就算今天舍尽一切也要维护法,这时我看自己的心变成一颗金光灿灿的金子,自己的每一颗粒子也觉得舍尽一切都要护法,震动十方世界。所有的邪恶粒子都跑了,没来得及跑的就被销毁了,从自己的最中心的位置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法轮在销毁着一切邪恶。

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虽说是为别人去承担,但并没有起到真正正法的效果。而且也承认了那所谓的审讯,也就接受了这所谓的考验了,而这考验却是极其邪恶的,这所有的一切又都是针对大法来的!自己却没有做到一个正法弟子的应尽的责任!由此我明白只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才是最高最正的维护法,而所有的生命都在法中,维护了法就是帮助了同修,偏激地维护某一位同修那是情不是正法.

九、在正法中清除旧宇宙的不纯

师尊在《佛性无漏》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

由此我悟到了:作为正法弟子必须遵照师尊讲的大法法理尽量一点不漏地理解和做到,才能真正明白新的宇宙的全新的法理。当我真正地证悟到:我所应证悟全新的宇宙的无私无我的法理这一点时,我看到自己就是一个新的宇宙的神的形象,在向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的一切旧势力正法,层层推进,层层破除,加持我的是大法以及大法开创的未来的新宇宙的一切,用的是师父赋予我的未来的一切。

我看到:大小宇宙都是对应的,正念强,穿透力也强,就可以正法中直接清除邪恶的根本,救度众生时,甚至平淡的一句话都可以打到他身体的微观中,启迪他的善念。在正法中我还看到连虚无缥缈本身也是一种物质的存在,也是那一境界的生命,也是需要救度的。因此为了维护大法的庄严与伟大,为了维护大法的神圣不可侵犯,为了救度一切生命,用生命中的每一颗粒子去窒息邪恶,直到法正人间的那天!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