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修炼大法两次被洗脑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29日】2001年10月1日我到天安门讲真相、证实大法,顺利返回后,于12月底被本地公安分局从单位办公室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带、随身听被抄走,还把我孩子的40元钱买的彩色打印纸拿走。

我被关进派出所,所长极其凶恶,将我锁在铁椅子上。下午分局来人非法审问,晚上两人看着我,关在大会议室,冷得发抖、无法入睡。第二天被分局押到教养院洗脑班,并向我家人索要三千元钱,说是一期班(半个月)的伙食费。在洗脑班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每次至少有六人以上围攻我,逼我放弃修炼写“三书”。用谎言蒙骗,挖苦、刺激、责骂等轮番无休止的对我精神折磨,还有两人前后“包夹”寸步不离。一期班已过,教养院又让我丈夫交了3000元钱,这样他们拿着我家的钱又迫害我半个月。之后分局恶警又向我丈夫要3000元钱保证金才放我回家。对我非法迫害一个月还向我家勒索人民币6000元。

2002年9月,我因向同事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学校书记勾结政法委和派出所把我从办公室绑架,又劫持到教养院洗脑班。绑架中将我右手指扭伤,疼了几个月不愈,像是扭了筋。这里变得比上次更凶恶了,连伪善也没有了,一进班全体恶人疯狂围攻我,恶言恶语不堪入耳。几个人一起从我的左右两边交替戳我的头,使我摇晃不定。他们发出狞笑用极难听的话辱骂大法,我捂着耳朵,有人掰开我的手,用纸筒对着我的耳朵大声喊叫。还对我从头到脚的进行人身攻击、奚落。到晚上我被折磨得心脏很难受,胸闷气短,心跳异常,不能躺,只能坐着,无法入睡。

10月1日前,学校书记企图把我在洗脑班一直关到“十一”后,“十六大”开完,学校害怕付洗脑费,于是骗我丈夫要3000元钱没得逞,诱骗我妹妹又遭抵制。这时我家人多方奔走,才于10月15日将我放回。上班第二天,分局又派警察到学校骚扰我,象审犯人似的、威逼、恐吓 ,要我出卖同修没能得逞。

我是按照“真、善、忍”修炼身心的好人,遵守法纪努力工作却遭到江罗集团的无端迫害。在关押期间我的96岁高龄的祖父还有父母因我着急上火而病倒;我的孩子受到惊吓病得打滴流;丈夫被勒索9000元钱。全家遭受身体、精神、经济等多方面的打击和迫害。我郑重向“调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控告江泽民、罗干及其指使下的公安局践踏人权,迫害好人,罪不容赦!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