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江氏集团暴徒的丑恶嘴脸――我的家庭三年来在恐怖镇压下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3月29日】为了让世人更清楚地看清江泽民这伙暴徒的丑恶嘴脸,特别说明一点:他们早就清楚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真诚、善良的人,而且是非常平和的。这反映在几个片段中,从北京到丰台体育馆一个多小时的途中,车上有六十多位法轮功修炼者,而押送的却是两个没配任何武装的武警人员;丰台体育馆关押过约几十万名修炼者,而当时在场的公安和武警只有几十人;从北京回来的途中,火车上有上百名的法轮功修炼者,而押送的只有驻北京办事处的一名干部;如果法轮功修炼者真是象江氏集团宣扬的那样,那公安还敢这样吗?

* * * * * * *

我们全家人都修炼大法,并且全家人都受益匪浅。全家个个身体健康,几乎没用过公费医疗。特别是我母亲,在修炼大法之前患有严重的哮喘病,自从修炼大法以后,疾病奇迹般地好了。我们全家都坚信法轮大法,先后都走进了修炼,全家人都和睦相处,过着幸福而又宁静的生活。

但风云突变,1999年7月,在政治流氓头子江XX的一手遮天的操控下,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大法无理的残酷镇压。把我的家庭搞得支离破碎,全家人个个被关过看守所,我的妻子至今还在劳教承受迫害,受着煎熬。现在,我想把这三年多来我的家庭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呼唤良知。

1、7.20恐怖笼罩着北京城

1999年7.20以后,妻子首先自己去了北京,后来我也和几位同修结伴到了北京,刚下火车就有几个同修被警察拦住并带走了。一种无名的恐怖笼罩着北京城,到处都是警察和警车,车上都是全副武装的公安和武警。到了天安门,气氛更是阴森恐怖,广场上到处都是便衣,明的、暗的到处都是,随时拦住游人盘查,有许多老老实实的大法弟子还没证实法就被带走了。我和许多同修刚坐下来,几秒钟便开来了几车武警,他们把我们围成一圈。马上又开来一辆大公汽,逼迫我们上车,对不愿上车的修炼者,轻则扯头发、用警棍打;重则四个人抬着往车上扔,对年纪大的人也不例外。在我的这辆车上,一位十几岁的小姑娘因喊了“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就被武警死死地卡住脖子,脸全都紫了才放开。他们把我们拖到丰台体育馆,这里已经关押了几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在这里,我们整整呆了一天,没有东西吃,没有水喝,晚上就把我们押回。

在火车站,武警荷枪实弹,站两排,我们一下火车,不由分说就被关进看守所。在这里,为了让世人更清楚地看清江XX这伙暴徒的丑恶嘴脸,特别说明一点:其实他们早就知道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真诚、善良的人,而且是非常平和的。这反映在几个片段中,从北京到丰台体育馆一个多小时的途中,车上有六十多位法轮功修炼者,而押送的却是两个没配任何武装的武警人员;丰台体育馆关押过约几十万名修炼者,而当时在场的公安和武警只有几十人;从北京回来的途中,火车上有上百名的法轮功修炼者,而押送的只有驻北京办事处的一名干部;如果法轮功修炼者真是象江氏集团宣扬的那样,那他们还敢这样吗?所以江氏集团心里很清楚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但他们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却大肆造谣、污蔑,栽赃,挑起群众斗群众……

2、2000年家中四人被绑架关押

自从1999年7月份开始至以后,和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一样,我们家就一直处于风雨飘零的境地。我们随时都可能被警察叫走,扣押奖金对我妻子来说更是家常便饭。我妻子刚生下小孩一个月,到了七月份便是所谓的敏感期,他们把我妻子软禁在县幼儿园十几天,大人和小孩天天受蚊虫叮咬不说,还承受来自单位的沉重精神压力。2000年11月底,公安恶警突然抄了全县大法弟子的家,我家首当其中,在我家翻箱倒柜地抄得乱七八糟,抄出一些大法书籍和传单。这伙邪恶之徒认为抓了一条大鱼,竟然把我父亲(有三十年党龄的老干部)进行刑事拘留。把我家的电脑和打印机也洗劫一空。父亲被抓后,使我全家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母亲和大姐同去北京上访,没过几天,母亲和大姐被押回关进了看守所。这伙歹徒仍不罢休,把我妻子软禁在一个条件恶劣的旅馆里,家里只剩下我和几个月大的孩子。到了快过春节时,我父亲的同事实在不忍心,就四处为我们求情,610办公室邪恶之徒才在腊月二十九日把我父亲放回来过年,年后正月过完后母亲才被放回,妻子也才恢复自由。

3、母亲因善良之举再度被抓妻子为澄清事实被非法劳教

经历两次在春节期间家人被迫分离的痛苦之后,我们一家人终于迎来了2002年春节,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可以过一个团圆年了。可是江氏流氓集团良心尽丧,在中国传统的节庆之日,大发淫威。大年初一凌晨一点多钟,县610邪恶之徒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母亲强行带到了公安局,使我们全家家庭团圆的新年气氛荡然无存。这伙邪恶之徒绑架我母亲原因很简单:我母亲和其它几位功友把一位因长期关押、导致双腿不能行走的大法弟子带回了家(她家人和法庭都不愿意管她)。当时我母亲付了车费。就这么一个善良之举,邪恶之徒竟然丧尽天良,大年三十晚上冲到各相关大法弟子家进行抓捕。后恶警实在是自知理亏,在家人的追问下,才把母亲放回。

2002年三月份,我妻子上班时听说当地报纸1999年曾登了一篇关于自己的文章,文章造谣说妻子修炼法轮功后,家庭关系紧张,矛盾重重,说妻子父母求她不要炼法轮功,她父母对她下跪等……。妻子听后愕然,便写了一封署名信给该报社,叙述她炼功后,身心健康,全家受益匪浅,没想到此事激怒了那些邪恶之徒,当这封信转到公安局主管法轮功的副局长手上时,他暴跳如雷。3月26日晚,他直接派来恶警抓走我妻子,随后又抄家,还带摄像机进行拍照,又把我母亲抓到公安局,这时我的小孩才一岁多。第二天,邪恶之徒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就放了母亲,把我妻子关进了看守所。三个月之后,没有任何通知和手续就秘密、非法判我妻子劳教三年。如今她在劳教所承受迫害,受着煎熬。

我们一家的遭遇只是受迫害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家庭中的冰山一角,更多的法轮功修炼者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自由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更多的家庭和单位受到牵连。在此,我代表我全家对以江XX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提出控诉,控诉他们无视中国宪法和法律赋予人们的基本权利,随意践踏人权,制造国家恐怖主义和法西斯手段来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无耻地捏造和制造谎言来诬蔑、迫害法轮大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9/47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