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金刚不动 永远是第一位的


【明慧网2003年3月29日】前几天网上登出同修被抓的消息让我非常痛心,我本应该早一点提醒他,或许会对他有所帮助。去年10月,他讲起刚刚被抓的一位同修时说:“他做得很不错,但是咱们这儿邪恶太强了,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我当即表示了不同看法,师父说过“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个人认为:“如果一个大法弟子真能时刻在法上、做得非常好却被抓了,不是等于说大法能被邪恶动得了吗?这怎么能成立呢?你把大法摆到哪了?”

他说:“你是反过来看的,好象也有道理。”后来他居然又说:“我相信自己即使被抓也能正念闯出来。”我很惊讶,为什么不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却留个根在那里?我本应该与他深入探讨,挖一挖有没有不符合大法的隐藏很深的思想根源,可当时却让这些问题都溜走了。回想起来是被人情所障碍,他这几年做了相当多的正法工作,我不好意思说,也怕自己有悟偏的地方,表面上是一团和气,不批评也不指责,其实没真正为同修负责。

我想起98年集体学法时辅导员让大家带上七、八本书,每次讨论一个专题。我坚决反对这种学法方式但没有效果,后来师父明确指出不准这样学法,我挺高兴。可每当我一谈起此事,就有同修毫不客气地批评我:“你别觉得你的对。”我很不服气:“师父都说了我的对!为什么你不让我说?”随着学法的深入,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慢慢地我明白了,我对了是因为我听了师父的话,师父在《精进要旨》“学法”(1995年9月9日)中已经说过学法的方式是通读,所以其实并没有“我的对”这一说法,“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转法轮》“显示心理”)

大法金刚不动,永远是第一位的。我牢牢地记住这一点。旧势力认为它们的安排是最对的,听不进正法中师父的告诫,才对大法犯下这么大的罪业,注定了被淘汰掉。当个人总是强调我如何如何的时候,那不就是旧势力的表现吗?师父在我的生命中建立了一套最新、最正的标准,一切只能用大法来衡量。如果我做好了什么事,根本的原因不在于我对了,只表明在这件事上我站在了法上,走在了师父给安排的路上;如果哪件事被邪恶钻了空子,那一定是我当时不小心,偏离了大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北美巡回讲法》)“旧势力就捉住他僵持的这一点,不断地加强它你的对、你的对、你就做得对!”(《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让我们陷在很强的自我中不能自拔,不知不觉地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甚至于被迫害了还自以为做得不错、是邪恶太厉害了。这种认识的基点已经偏离了大法,该清醒了。我非常感谢当年在个人修炼阶段同修对我不留情面,我也应该对同修负起责任了。

前段时间与两位同修交流,甲说,乙被抓了,但周围的人都觉得他修得挺不错,对法理认识得也好,对乙被抓很困惑。我建议找出漏洞,要不然最坏的可能是这些人普遍都有这个问题。甲回想起来,乙临出事前跟甲说过万一联系不上(暗示会出事)大法工作找谁接替,并且跟别人也这样讲过。我认为问题就在这儿:邪恶安排了迫害,同修乙没去否定它,却在它们安排之下进行后续安排,其实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师父讲过“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如果大家一起互相切磋,真正从法理上明白,就连旧势力的本身我们都不承认,一定能否定得了邪恶的安排。

在场的同修丙认为,你不要去想可能会出事,想就是去求了,它就会来。我认为这还不够,你不求它也会来。“它们为了它们安排的事情不出问题,在上一个地球时它们已经演习过一遍了。大家想想,它们能不执著吗?它们能放手它们要做吗?”,“难就难在旧势力对你是轻易不放手的,它要钻你的空子,你有一点疏忽它就会钻。所以正念很足的情况下,它就钻不了,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鼓掌)因为我们绝对不能承认它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师父说,“大家做得好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目的是不叫旧势力钻空子。”(《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在此提醒同修正确认识师父(大法)、大法弟子、旧势力这三者的关系,时刻把大法摆在第一位,不被表象所迷惑,不被人情所动,事情过后及时找出漏洞,从法上成熟起来。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