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在河北高阳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正念抵制野蛮迫害


【明慧网2003年3月3日】我是2001年6月2日被绑架进高阳劳教所的,刚去时还是平房。在劳教所最后的一栋平房里有一间是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刑房,地上钉上两个铁环,两手伸开正好对着两个铁环,再用手铐子把大法弟子的手铐在铁环上,坐不下,站不起,有的大法弟子一铐就是几天几夜,时不时就电一通,打一通。

2001年11月搬到新盖的楼房,东楼住普教和向恶警违心妥协的原法轮功学员;坚定正信的大法弟子被分到各个班里让背叛大法者来强制洗脑,上边来检查时或有其他恶警为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来交流犯罪经验时,就把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扣押起来,西楼是扣押新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的。

从十六大开始,这些恶警更加猖狂了,每天晚上都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带到野外去动刑。那些恶警和普教换班去拷打大法弟子,三九天不让大法弟子多穿衣服。一听恶警叫普教多穿衣服我就知道又要给哪位大法弟子动刑了。这样的情况到十六大结束才告一段落。

十六大一开始,高阳劳教所的恶警都出动了,软硬兼施企图强迫让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它们的招数都使绝了。一天3个恶警带2个背叛大法者来给我洗脑,我就用师父“路”这篇经文来唤醒他们。恶警们气坏了,要给我灌食。我拒绝,却被一群恶警拉到西楼,铐在单人床上,床的两头拧上钢丝,把我按在床中间,手平伸,用手铐铐在钢丝上,然后恶警连打带踢。我高呼“法轮大法好”,它们就用胶带纸封住我的嘴,给我戴上有造谣宣传录音的助听器。可我的嘴它们是封不住的,照样喊 “还我师父清白”、“大法好”,喊了一上午,吓得两个恶警蹲在我面前说:“和你商量商量,你别喊了,我也不让你听了,行不?”我告诉他们:你能封住大法弟子的嘴,可你封不住大法弟子的心。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有个恶警说:“没人封你的心,你爱想啥就想啥吧。”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胆战心惊了。

2002年4月初8这天是我们师父的生日。高阳劳教所恶警们进行了一次最邪恶的表演。恶警利用师父生日这天来开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兑现大会”,同时把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强行带到会场,(因平时我们什么会都不参加,后来听它们自己说都是事先就安排好了的)。会议期间管教念了一个犹大诽谤大法师父的信,当时我们都听不下去了,有一个大法弟子就喊了一句:“不许胡说八道!”当时就上来几个恶警和作恶多端的吸毒犯捂住大法弟子的嘴,连打带骂把那位大法弟子拖出了会场。当时我想它们这么邪恶,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看着它们这么猖狂恶毒,我要正法,也喊出了:“还我师父清白!”紧接着又一位大法弟子也跟着喊了起来,一群恶警和一个卖淫犯(叫于苗)上来就把我们的嘴捂上,连踢带打拖出了会场,送到它们秘密关押大法弟子的刑房,铐上手铐。一群恶警手拿电棍,电、打、踢、踩,所有的邪恶手法都用上了,我们三名大法弟子被打的遍体鳞伤。其中有个姓房的恶警拿着我的胶鞋,那个叫于苗的卖淫犯揪着我的头发在我的脸上、头上打了六七十下子,当时我的头就肿了很大。他们用皮鞋搓、踩我的脚趾头,还有两个女恶警和卖淫犯用皮鞋踩我的全身。一直把我们打的昏死过去它们才灰溜溜的走了,我的肋骨被踢伤,好多天动不了。大法弟子就是不怕邪恶迫害,怎么打、怎么迫害我们嘴里仍在喊出我们的心声,打死了心里也在清除邪恶,无论它们怎么打也动摇不了我们大法弟子的正法之心。

听姓房的恶警和卖淫犯的一段话就不难看出在江泽民指使下的警察都在干些什么,扰乱社会治安的是谁?!
那个恶警边打我们边污辱我们说:“你们都不如卖淫小姐。”
它问:“于苗,你以前在哪干的?” 于苗答:“北京。”
房说:“回去还去北京干,北京好干。”
这就是江XX领导下的所谓执法警察告诉卖淫女的话,不难看出扰乱社会治安、破坏人类的是谁!

这样表面上披着警服、顶着国徽、骨子里男盗女娼的匪徒想把我们这些修心向善的好人“转化”到哪里去;做好人不让,难道让我们“转化”成败坏人类的恶人吗?希望还有良知的世人给我们道义上的支持,彻底停止江XX掀起的这场人类历史上最可耻的行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