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原新安劳教所)三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

【明慧网2003年3月3日】部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事实

1、大法弟子张亦洁(女,49岁,原外经贸部某处处长),于2001年7月被非法关押至新安三大队,期间曾多次遭到恶警焦学先、槐春红指使的严玉清、张翠芬、张速、姚明明、黄萍等恶徒的毒打和谩骂攻击,致使胸部、头部受伤,腿脚部伤肿,行走不便。恶警焦学先将张亦洁非法隔离关押在接见楼的一间屋子里,长达一个多月。门窗用被子遮住,不见天日,让人没有时间概念。恶警不间断地让这几个恶徒讥讽、辱骂、殴打张亦洁,强制不让睡觉,不让按时吃东西,只让她吃干馒头和小窝头。在她极其疲惫的时候还强迫她外出跑步,拿来一些运动器械,强制她消耗体力,以写自述材料为借口找出大法弟子在人中的缺点进而大肆攻击、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恶警焦学先、槐春红经常以亲友接见和儿女的来信等手段给她施加压力,寻找突破口,被张亦洁一一识破。邪恶使尽了招数迫害她,在2001年12月31日,恶警焦学先让全队所有人站在甬道里不让睡觉,诡称为“陪着张亦洁”,再一次挑起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张亦洁的不满,以逼迫她屈服。张亦洁一直坚定信仰,不配合恶人的企图,于2002年9月该释放前,被邪恶非法加期10个月。

2、大法弟子张力前(女,32岁,未婚),2002年4月初,被非法绑架至北京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恶警焦学先不让其睡觉和上厕所,还经常采用做1000个蹲起等方式体罚她,指使恶徒打骂她。恶警霍秀云还怂恿黄萍,对张力前进行性侵犯、性侮辱。

3、大法弟子朗东月(女,40岁左右,第二次被非关押至劳教所),被非法关进阴面的隔离室,强迫她长期站着,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恶徒刘廷鹅、黄萍受恶警指使辱骂殴打她。

4、大法弟子李云英(女,45岁左右,第二次非法关押至劳教所),被非法关进隔离室,不让睡觉,还强迫其日夜劳动,只吃泡水的馒头,恶警指使恶徒黄萍、姚明明辱骂殴打她,不久后,她被非法关押至集训队。

5、大法弟子李红(女,30多岁,湖北人),在被迫害期间,恶警指使恶徒张速、严玉清、张翠芬殴打她,将她的头蒙在棉被里,恶徒们猛击她的胸部,并用苍蝇拍抽打她的阴部,造成肿痛。

6、李霞(女,教师,50岁左右),在被迫害期间,遭受罚站、辱骂、殴打等折磨。

7、李桂霞(女,50岁左右),在被迫害期间,除了被罚站、罚蹲,还经常遭到恶徒张翠芬、严玉清、张速的轮番辱骂、毒打。

8、陆凤兰(女,50多岁,东北人),在被迫害期间,遭到恶徒张速、严玉清的打骂,腿被踢肿,行走不便。

9、张秀英(女,40岁左右),恶警经常不让她正常睡觉,对她罚站,挑起群众对她的不满和攻击,经常遭受恶徒张翠芬、张速、严玉清的殴打。

10、金惠娟(女,30岁左右),在非法押送劳教所之前,曾先后绝食累计长达80多天,身体虚弱,恶警还强迫其在门后罚站,不让睡觉,只吃很少的东西,并遭到恶徒张翠芬的严重殴打。

11、邵岩(女,35岁,原北京农业大学经济系主任),她因遭受邪恶迫害已重疾在身,恶警仍让其罚站,不正常睡觉等方式折磨她。

12、徐梅(女,29岁,湖北人),在调遣处时,恶警强迫该法轮功学员低头抱首蹲在阳光下曝晒,汗液顺肘臂流到膝部,膝部形成直径4厘米左右的溃烂,出劳教所时仍未痊愈。在劳教所受迫害期间,徐梅曾遭受恶警的电刑。

13、刘芳芳(女,50岁左右),在被迫害期间,她曾被恶徒张翠芬、张速、严玉清严重殴打。

14、李文琳(女,60多岁),被恶警长期洗脑,不让睡觉。

三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方式除了以上简述的体罚、殴打、辱骂,洗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正常吃饭等方式外,还有下列几种:

1、高强度劳动,在昏暗灯光下迫使法轮功学员劳动至深夜十二点,甚至通宵。为了避人耳目,劳教所要求晚上按时睡觉,早上早早起来干活。有时是织毛活,为出口赶任务,让法轮功学员在筒道里加班至凌晨一两点,甚至通宵;有时包一次性筷子,纸上标明经高温消毒,其实整个操作过程十分不卫生,这是劳教所为牟取暴利,对人民群众的饮食卫生和健康的极大犯罪,现在各小饭馆甚至大饭店还在使用这种极不卫生的筷子,想起来令人作呕。

2、为了达到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恶警经常在法轮功学员紧张的强制劳动后,不准她们睡觉,让学员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完不让睡觉,有的被迫写到深夜12点多,甚至1、2点。

3、为了在各种竞赛中拿名次,有时下雨了还强迫学员出去“练队列”,“练韵律操”,三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出去“练队”,“站军姿”。

(未完待续)



三大队恶警(女性)名单:
焦学先(大队长)、槐春红(副大队长)、鲁凤英、霍秀云、聂某某、吴清雅、杨洁、杜敬彬、宋丽丽、王宇、李秀英(已调往集训队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受恶警指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普教人员名单:
吸毒类:罗金凤、刘凤芹、段惠芝、严玉清、张速、黄萍、姚明明、王诗煜
诈骗类:黄霞、张翠芬、刘廷鹅
贩黄类:张秋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3/45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