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法弟子自述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3日】我是吉林的一名大法弟子,退休工人。下面我想就自身3年多来受迫害的经历,揭露江氏集团迫害无辜大法弟子的罪行:

99年警察对我非法抄家一次,抢劫了我的大法书;2000年2月,因不放弃修炼,我被非法拘留一次;2000年6月我再次被非法拘留,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并被无理加期40天;2002年1月,我又被非法拘留一次,后被非法判劳教,因检查身体不合格,被非法判所外执行一年,同时,被敲诈2000元,其中1000元没有收据。当地派出所将我劫持进送劳教时,劳教所不收,于是他们又把我绑架进洗脑班。

我是1995年看到《转法轮》的,正式修炼是在1996年。修炼前患有心脏病和强大的执著心,使我的身体非常虚弱,我修炼以后,这些病都好了。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在中国遭迫害,我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呢,我们到省委说理去,还没等说就被绑架了。电视里不断的造谣,迫害升级了,我想我得到北京上访说明情况,我是大法受益者。

2000年2月份我到北京去上访,刚走到天安门什么也没说呢一个警察让我站住,前面又来两个警察,把我堵到警车上,车开到一个地方,强迫我们下车进到一个铁笼子,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是,他说,那就没抓错。长春公安人员把我劫持回来,非法定罪——扰乱社会治安,我不服,在拘留所,绝食抗议七天。15天后我被放了。

我回到家,片警天天来我家骚扰,我问片警我就到公园炼功,我怎么扰乱社会了。我还去炼功,他们真去抓了,又抄家,后非法送我到拘留所,拘留15天。

我一看也没地方说理,就在家天天看书学法炼功,因单位要解体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就在家呆着。突然有一天,2000年10月4日,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来了三个警察,进门就翻,还说有人,给你告了,说你撒传单。他们没有任何证据,见书就拿(大法书),我去抢,他们就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又非法关进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分到六大队三小队,他们当天把我叫到办公室,警察问,你什么罪进来的,我没吱声,心里想,我什么罪也没有。这时她们就用手打我的左右脸,可能打的她手疼了,她就用桌上的书打我的头,现在有时我的头还疼,我还是没吱声,她就用电棍电我的嘴和脖子,特别照准了电我的咽喉,还骂,“你哑吧了?”看我还是不吱声,就走到三小队宿舍骂我。吃晚饭时,我咽东西嗓子都痛,晚上还不让我睡觉,一直到十点。

第二天,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没等她们说话,我先说了,我说,你们太凶残了,你们打我,你们是执法犯法,是犯罪。她们一看,没再打我,以后她和我闲谈时,知道我为了抢书《转法轮》,她说,她有书,你要不要,我说,我要,她说你得拿钱,我说多少钱,她说你给多少钱,我说我有一个单元房屋,和我一生的积储加起来大概有拾万吧,我把我一生的钱财都拿来买这本书,她笑了,摇了摇头,我说这本书是无价之宝,那书里的法理又用多少钱能买得来呢。

在六大队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被送到五大队,天天干活。我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就是这样还不行,她们给我造谣,让别人问我,能不能自杀,我说我不会自杀的,自杀是有罪的,我怎么会自杀呢。她们就使圈套、找借口。大概是2001年8月份的一天,大队长找我谈话,说让家人拿一万元钱,就不打我。还威胁要把我劫持进精神病院,我说我没有精神病。又和家人说,我领着法轮功学员“造反”,把我关进库房。管教让我放弃信仰。先来软的,看我不吃那一套就来硬的了。用电棍电我两次,说你先想着,不放弃我再电你,还不让睡觉。

一天夜里大队长来了,用电棍电我的肚子,边电边问“你们老师救你来了吗?我看你痛不痛。”肚子电得起了大泡。她电累了,对我威胁说:“我呆一会再来,不写决裂我还电你,电伏更大。”后又电我的手,头,肚子。手都电黑了。第二天早上一个20多岁又高又大的刑事犯,一手揪着我脖领子一手打我胸部,打了两次。又叫别人告诉我不放弃修炼就打死我。我一下子四肢不会动了,躺在水泥地上,恶心呕吐,就这样,她们还在电我,比夜间电的轻一点,因为我快死了。我刚身体好一点,她们就让我站着,不让睡觉,也不通知医生给我拿药。等我身体好一点了才让医生来看,医生说血压高,吃降压药,又吃的快没有血压了,好好的一个人被折磨得都要死了。2001年11月14日我在劳教所被折磨了一年零四十天。

我回到家中写起诉书,到法院去告状,没人管,说上边有令,法轮功的案子我们不管。

由于我身体虚弱,每天睡的很早,突然一天晚上来一个电话,是派出所打的,气势汹汹的。他们叫门我没有开,他们把孩子找来,说:你妈出事了,你快看看吧,孩子把门打开,一看我睡觉呢,来一屋子警察,有翻的,有的叫我起床到派出所去一趟,一会儿回来,当时我说我有病,他们不听,我最终被绑架到派出所,夜里又把我劫持进拘留所,从拘留所又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由于我绝食抗议,劳教所不收,他们又将我非法关在公安医院,医生说:三天前灌食灌死一个(大法弟子),院长不让收绝食的大法弟子,只是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说有病,当天下午又送到劳教所,还是不收。我是从劳教所回来才二个月就又受到迫害了,那是阴历腊月二十九日阳历(阳历2002年2月10日),是东北最冷的天气。一个60来岁的老人,九天没吃没喝,还在外面用车拉我一天,到晚5点,将我非法劫持到“洗脑班”。从早8点多,到晚5点把我的身体都冻透了,还有两天就过年了,警察他们回家了,回家过节了,把我非法关到“洗脑”班。我当时和一功友盖一个被子,她说你的身体象冰一样凉,“610”不法人员找我谈话,我把被她们电的伤疤让他们看。到了春节,我的肚上还有一块一块的黑斑,由于我绝食抗议,身体虚弱,又染上疥疮,2002年3月底从洗脑班回家,到家才知道,我是劳教所外执行,和家人要了两千元,一千开收据,说再抓到就不给了,一千是不开收据的,说是抓我用的费用,还让孩子签上什么字据。警察经常骚扰我的孩子,我儿子说,我经常做恶梦,怕你被他们抓走。

到2002年七月份的一天,有人敲门,他说是派出所的,我想还是开吧,我们不和他们一样,我一看是分局的,他们一进屋又是翻,又是拿,当时我身体的疥疮满身流脓和血水,就次他们又要绑架我,我急了,极力不从,才没被带走。我那时身体虚弱,警察还经常来骚扰,正常的生活都被打乱了,比方说查电表、查煤气的,甚至有亲朋好友的来了敲门,我都不吱声,怕是警察。

再有我有个好友大姐,因很长时间没见到我了,2002年11月份我到她家串门,她看我的眼神很不正常,我和她说话,她总和我保持一段距离,后来才明白,有人向她造谣,诬蔑法轮功。我和她说明了,老师讲的的一段法理,她才明白,她和我说,我们看了电视后,都害怕炼法轮功的人。

还有一件事,我从劳教所回来,到派出所找警察讲理,一位50多岁的老警察问我,听说炼法轮功的都是精神病,我说:你看我像有精神病吗?他没回答,赶紧走了,可能怕说真话,被人知道。

针对江泽民集团对我的无理迫害,我强烈要求国际法庭能为我伸张正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