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邪恶迫害 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3年3月3日】我是一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2003年1月26日,我外出办事时,由于正念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落入邪恶手中。到了派出所,当那些警察问我时,我才想起师父讲过的法,“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警察问我姓名、地址、多大岁数、孩子多大,我就是不配合,接着他们开始骗我、吓唬我,轮流问我,不让我睡觉,也不让上厕所,把手铐在床上,有时让我站着,有时让坐着。后来石所长、肖刚等人打我嘴巴子,嫌用手打疼,肖刚又换成尺子打我嘴巴子,我一吐全是血。我就开始揭露邪恶,说有多少大法弟子被他们打伤、打死、打残。其中有一警察说:“我可没打你吧。”又有一个警察准备打我,手还没碰到我,就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他说:“你真有功啊!”

就这样,他们折腾我一宿,一直到第二天十点钟左右,县局政保科把所有登记的法轮功学员照片拿来与我对照。我在心中求师父帮我,让他们认不出来,他们真没有认出我来。后来他们认为我是市里的,把我送到市公安局一处。市公安局一处正位于南台十字路口,行人很多,我就喊:“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都是好人,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带到楼上后,把我又铐在床上,脚戴上镣子,轮流问我,我就是不配合。到了晚上,市公安局一处恶警打我,用针扎我,一只脚踩在我的腿上,用手抬另一条腿,接着用茶缸往我头顶上、脸上泼冷水,又把我按倒在床上,头倒控在床下,往头上倒冷水,当时我有点喘不上来气,挣扎着起来,后恶警又用盆从头顶往下倒冷水,倒了好儿盆,衣服全湿透了,就这样穿着,再后来让我站着,用烟熏我,不让我睡觉,轮流问我,软硬兼施。我心想: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弟子,开始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有时也向他们讲真相、证实大法。

就这样又折腾到第三天下午,恶警让我站着,又用洗脸盆从头顶上往下倒冷水,后让我蹲着,从脸上、头顶上、脖子后面用手拽着衣服领子往身上倒水,全是一盆一盆的倒,倒了八、九盆冷水。然后又恐吓我说,要把我衣服扒光了,送到卫生间,把手铐在墙上,把窗户打开,让大家看,再往我身上浇冷水。当时我正视恶人,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的坏人遭恶报的例子太多了,谤佛谤法,要下无生之门。我们俩面对面,正视了好长时间,他说他不怕,他就是恶警。后来他又来软的,说他们怎么对我好,他们怎么关心我,又说:“你们不是讲善吗?快过年了,你不让我回家过年。”我说:“是江泽民不让你回家过年。”后来他们真要把我送卫生间,我动了常人之心,说了姓名。我想他们对我们好人从不讲法律,有的大法弟子一张传单就被非法判劳教三年,我这么多东西……于是我问他们怎么处理,他们说拘留你十五天认吧。我用常人的心一衡量,觉得还行,这样,又配合了邪恶。

他们把我送进了抚顺女子自强学校,说十五天后接我。自我被抓后一直绝食绝水,到女子自强学校后一想,我怎么又配合邪恶了,我很后悔,也不能老后悔呀,我又一次求师父:“弟子悟性太差了,师父帮我,这次我一定做好,不配合邪恶。”我继续绝食绝水,发正念,背法,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用软的硬的劝我吃饭,我都不配合,到第十八天时,常人心又上来了,觉得有点苦了,这样坚持到什么时候啊?这时一天24小时看着我的那两个人说:“我们对你怎么怎么好,你继续这样下去,就给我们俩加期,我们在这一天多不容易。”我又一次被常人带动,吃了一天饭,第二天胃疼了一天,这时有人说有个“大法弟子”在这里表现的怎么好,又教他们唱歌,又帮他们干活,谁都说他好,最后判刑了,走前,大家都流泪了。我一听这不是师父借他们的嘴点我吗?配合邪恶是不对的。向内找自己,就是没放下这个情和生死。想起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神路难》)。这回我把心一横,就相信师父相信法,继续绝食绝水。

后来公安一处又来提审,我没有配合,又过了两天,当地公安的警察晚上又把我拉到公安一处,说又要判刑,又要送马三家。我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们说:“你不是不怕判刑吗?”我说:“我马上要回家。”他们问:“那你还炼不炼。”我说“炼。”“那你为什么绝食绝水?”我说:“法轮大法受迫害是千古奇冤,我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清白的,法轮大法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警察又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无条件释放我。

这一次我没有配合邪恶,他们把我又送回女子自强学校。回去后,我想在这里既炼不了功,也学不了法,而且我还有我的使命没完成,请师父帮我,我明天一定出去。第二天早晨四点左右,出现小腹疼,八点多钟警察把我拉到矿务局医院进行检查。我心中求师父帮我。检查结果是“肾积水、肾结核”。他们怕担责任,就催公安一处,让县局放人,晚上9点钟和家人团聚。

通过这次教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要完全否定邪恶势力的一切安排,不能用常人之心去衡量。其实邪恶什么都不是,我是主佛的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不允许邪恶势力迫害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