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这场迫害中有多大比例是在走着旧势力安排的路”讨论

也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3月3日】看了同修2月27日发表的关于“焦点访谈”的体会后,作为当时亲历该事件的老弟子也谈一点自己的体会。

首先纠正一点写文章同修的疏忽,车祸是发生在98年而不是96年。当时打算在三亚举行一个全省各地主要联系人的心得交流活动,海口市有十几个人参加,坐两辆车去的,其中一辆车坐了8个人,开车的也是学员,本来还有另外一个学员坐在这辆车上的,可临开车前站长莫名其妙非要这个学员下来换上另一个去坐(事后才知是不能坐“错”车的)。车走东线高速公路,走到一半时下起了倾盆大雨,离三亚几十公里时,后面的车看到路上发生了车祸,也没想到是我们的车,到三亚后才知道是我们的学员出事了。据去了现场的同修说,当时我们的车(小面包车),是和一辆大客车迎面相撞的,大客车基本上没多大损坏,只有两个人受了轻伤,而我们同修的车却被撞得支离破碎,车身没有一块是完整的,连处理事故的警察都以为是车上带了爆炸物爆炸所致,车上的八个人都伤得非常严重,好像只有三个人还有气,都说已很难有救活的希望了。

当时大家都很难理解这件事,回海口后各片都组织辅导员一起学法,同时等站长问师父的回话。后来师父发了一份传真过来,知道传真的内容后,当时大家都衷心地为他们高兴。他们中有一个人是我得法时就在一起做大法工作的,从法理上知道是应该为他高兴,但因为还有人的情在,当时心里想起来也有些难受。这几个同修都是平时做了大量洪法工作,为大法作了很多贡献的。也是大家一致公认修得很好的同修。这几个人一下子都“走”了,确实对当时海南的大法洪传造成了一些影响。也有些学员一时感情上难以接受,造成了一些波动,但通过学法,绝大部分同修都能认识上来。通过学法认识到了有些人圆满时是不带肉身的(这些法理师父在后来的讲法中又进一步作了阐述)“虽然只剩了十分之二,可是他身体没有锁,或者是不带身体了,或者带着身体,但身体已经被高能量物质转化……”(《转法轮》第157页)。我们各炼功点都基本没有受这件事的影响,照常学法、炼功、洪法,一段时间(大概2~3个月)之后,来学法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全省都出现了学法,洪法的高潮。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件事,就可以明显看出这是旧势力的一个安排,而且是师父不同意、不承认的,其实在新加坡讲法时,那个学员问的可能就是这件事。但由于我们没有受它的影响,以法为师,照样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实际也就否定了旧势力的这个安排,反而整体提高了上来。由于我们是在常人中锁着修的,很难判断什么是旧势力的安排,什么是师父的安排,但我们只要坚信大法,保持正念,严格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必然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另外再谈一谈有关传真的体会。当时师父发传真过来的时候是明确告诉站长不能传的,连复印都不允许,并要求看完后销毁。只是少数几个主要联系人看了之后,将内容传达给学员的。我觉得师父做正法的事,看得见真相的复杂性,很多事因为种种庞大的原因不能给我们过多解释。这样大法弟子也都被给予了悟的过程,修的过程,因为这样就存在一个信不信的问题。但可能是因为当时师父的话(就是法)直接讲明了这件事情,旧势力又加大魔难,偏偏最后又有一个人救了过来,因为师父说8个弟子都已圆满,现在却还有一个活着,看你怎么悟?当时医院都说已经没有抢救的希望了,但这个人昏迷了几天之后又醒过来了。后来也有学员去问他,但他什么也不说,还是知道大法好,不过也不炼了。就是这样,我们海南的学员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正信,还是走过来了,而且彻底清除了这件事的影响。

但不知什么原因,海南站长没销毁这份传真,结果99年7.20的时候,被搜出来后,邪恶喉舌如获至宝,一再用来做诽谤,诬蔑大法之文章,给大法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和损失。通过这件事使我联想到现在有些同修在保存和传播师父明确要求销毁的东西,如已经出文字资料后的讲法音像资料等,也许这种人情的执著也会给大法带来不可预知的损失,希望有关同修能引起重视。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