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大法弟子崔亚宁被第二次关进马三家劳教所遭折磨

【明慧网2003年3月30日】崔亚宁,女,34岁,锦州市凌河区人。1999年7月21日崔亚宁进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单位干部多次洗脑,并哄骗、威胁,在洗脑不成的情况下,2000年非法开除崔亚宁公职。1999年10月8日崔亚宁进京上访,10月14日被绑架回锦州,被关押到锦州市第二看守所,一天后又被转到北宁拘留所迫害。10月30日,在家属和本人没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马三家集中营。

刚到马三家女二所,大法弟子们就被搜身,每天被罚坐床边听诬蔑大法的广播、背监规、不许背经文、不许炼功、不许家人接见等,如果不听他们的,狱警就对大法弟子强行施暴。崔亚宁因绝食绝水抵制迫害,不背监规,恶警吉利就用电棍电她。崔亚宁因为炼功经常被殴打,拽到厕所体罚。崔亚宁的家人从锦州到沈阳马三家来看她,没让见。很多同修都在抵制迫害,绝食、炼功、背经文、写上访信,拒绝听诬蔑大法的广播,教养院就调来很多男恶警、刑事犯,和女恶警一起来迫害大法弟子。每天都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毒打、被电击、被强行灌食,厕所里每天都有被罚蹲、罚燕儿飞的,号房里也经常有因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被罚站的,经常听到同修因炼功被电棍电击发出的嗞嗞声、恶警的吼骂声和大法学员被折磨的惨叫声。崔亚宁在女二所的20多天几乎每天都是在绝食,在被体罚、被酷刑迫害、强制洗脑中度过的。

20多天后,崔亚宁被调到女一所强迫参加超负荷奴役劳动。刚到女一所,崔亚宁因为炼功、拒绝参加奴役劳动被恶警指使一群犯人打得浑身是伤,胸骨被踹得喀喳一声,几乎昏了过去,疼得喘不过气来,就这样还被抬到生产车间。在女一所,每天早5点起床,6:30出工干活,一直干到晚10点,有时干到11、12点,甚至是干到凌晨2、3点,2001年3月11日到12日连续干了36小时。工作定额大,精神极度紧张,流水作业,跟不上就会遭到上下工序犯人的辱骂、工头和带工警察的训斥体罚。

劳教所提供的伙食极其低劣,窝头经常不熟且卫生极差,中午还经常吃不饱,常年喝不着热水。一年才能洗2、3次热水澡,50-60人才10多个水龙头,刚洗上就时间到了换下一个分队。洗了衣服没处晒,一个分队50-60人洗的衣服放在一个袋子里,派值日的抬到外面去晒,等捡回来时也放在一个袋子里,大家去认领,有的衣服被染上色、有的丢了(袜子、内裤经常丢)、有的被掉在地上等拿回来时比以前还脏、有的被刑事犯人偷走,到了冬天晾好几天才捡回来还是半干,晚上睡觉放在被子上晾。20多人住在一个号房里,法轮功学员没有自己的床铺,住在两张单人床夹缝处,两边是犯人包夹。每个大法弟子都被24小时包夹监控,走一步跟一步,无论打饭、去厕所、参加活动和劳动都被人跟着、看管,不许与别的大法弟子说话,不许传抄经文和写上诉书或上访信。崔亚宁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被非法关押了两年,且因为不放弃修炼不让与家属接见。

2001年春节,崔亚宁的家人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到马三家来看她,恶警队长没让见。2000年6月,女一所把法轮功学员停产,集中起来强制洗脑。一天恶警周谦把崔亚宁带到办公室强迫她放弃信仰,她不妥协,周谦就打她耳光,之后罚她在走廊里站着,从早6:30分一直站到晚12点,不许动,保持立正姿势,站了5、6天。她不妥协,之后恶警又罚她蹲着,从早6:30分一直蹲到晚12点(除规定的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除外),保持一个姿势。几天后周谦把她带到办公室,崔亚宁仍坚强不屈,周就用电棍电击她,后背被电出了片片红斑,电后又罚她蹲着。这次暴力洗脑,她身心受到极大摧残。马三家集中营长时间的残害都无法动摇她对宇宙真理的正信,2001年10月14日,她被迫害两年后堂堂正正地走出了这个人间魔窟。

2001年12月28日晚8时左右,崔亚宁去朋友家串门,在门口被三男两女截住,推进屋内要搜身。崔亚宁要求他们出示证件(5人皆穿便装),一名匪徒(后得知叫贾文祥)当即就给了她几个耳光,并扬言这就是证件,并强行搜了包,看到5张大法传单后“如获至宝”。崔亚宁被绑架到锦州市凌安派出所后被铐在一铁椅上。强行搜身之后又是一顿毒打。崔亚宁试图把它们搜出的电话号码本毁掉,几个恶警蜂拥而上,将她摁倒在地,拳脚齐上,还有的掐脖子,当时她眼前一片漆黑,已无思维。恶警夺下电话号码本,对她又是一顿毒打。几个恶警抻开两臂、两腿将她俯卧在水泥地上。一个身高1米8多、体重200多斤的恶徒双脚离地站在她的背上,并猛烈地蹬踹,大有置人于死地之势。一顿折磨之后,又将她翻身朝上,几个人摁住,恶警张克彬又狠狠的打了她一顿耳光。后来又找来一只棉拖鞋打,崔亚宁脸部被打得青紫,双眼后来淤血近15天。之后恶警又将她双臂背剑式铐上,扔在水泥地上半个多小时,铐子已陷入皮肉,后来打开手铐时,手和胳膊已不听使唤,之后改用单手铐坐在水泥地上2、3个小时。这场惨无人道的摧残,使崔亚宁浑身伤痛,胸、肋碎裂般剧痛,呼吸困难,不能立起身。崔亚宁向一名称局长的提出验伤,并指出它的手下非法刑讯。那位局长模样的人置若罔闻。一个1米74米左右的黑壮恶警上来又是几记耳光,并说:“我叫你告。”那名叫张克彬的恶警说:“你死也别死在这里(锦州凌安派出所),到看守所去死……”半夜12点多钟,匪徒们把崔亚宁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崔亚宁不配合恶人要求,被铐到铁椅子上,大小便也不让她下来,吃饭由别人喂。2002年1月30日崔亚宁又被秘密绑架到马三家集中营(没通知家属,没任何手续),听警察说要劳教三年。

崔亚宁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女二所二大队一分队,队长姓杨。2002年3月末,崔亚宁绝食抵制迫害被强行灌食、强行注射药物、关小号,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浑身浮肿。2002年5月-6月,她绝食抵制迫害被关在一楼隔离迫害(一楼是折磨大法弟子的主要场所)。2002年12月,马三家从各地调集大量恶警和犹大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残酷折磨,她被关小号9天,手脚都被冻坏,但都无法改变她对大法的正信。现在她因为不放弃信仰一直在马三家集中营遭受残害,几次家人去马三家看望她,狱警都不允许家属接见。

马三家女二所二大队电话:024-89210184转38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30/47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