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犯法?


【明慧网2003年3月30日】我是96年幸得大法的。经过修炼,严格按照师父教导的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的学法,在家里和儿子、媳妇的关系也有了好转。在社会上自觉遵守一切法规,自觉做一个最好的好公民。不长时间,精神和身体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更是无病一身轻。多好的功法啊,就这样,法轮功人传人,亲传亲,友传友的,修炼的人越来越多。

可是,99年7.20那天我到炼功点炼功,知道了公安抓了不少大法弟子。8点钟我们赶到省里去反映情况,省里解决不了。我们炼功也没违反国家规定呀,国家宪法里都有“信仰自由”这一条,所以我们就决定到北京去反映情况。可是到车站一看,火车站、汽车站早已全部戒严。没办法,只好骑车去北京。走到一个收费站时被扣留,第二天,被派出所一个警察和村治保主任接回,扣到晚上11点左右才放人,在扣留期间强行照相,我拒不配合。

99年7月底,在天安门被恶警强行带到前门派出所,送往丰台体育场,挨个登记,又送往驻地扣留一夜。第二天一早被公安分局接回,辖区派出所恶警胁迫我家属一起逼迫我放弃修炼,逼我写保证,我不肯。

99年10月下旬的一天,我回娘家给父亲过生日,派出所恶警和治保主任强迫我丈夫一块开车把我从娘家带回,并胁迫我说:有事出村要向村治保会请假。真是没有一点自由。

我为了师父和大法的清白,2000年元月的一天,按照国家宪法的规定我又到北京上访。刚到大门口,就被十几个便衣围住,逼问我是干什么的,一听是为法轮功的事,就强行把我拉到车上,送往驻京办事处。到办事处后,就把我铐到大厅的椅子上。后来当地的派出所来了四五个人,一见面就破口大骂,戴上铐子,上车也不让坐,带回本市,经过审问,把我铐在院子的铁柱子上(腊月初八),从早到晚十几个小时,半夜也得在雪地里站着挨冻,不许吃喝。后铐在暖气管上,第二天傍晚才放开,关到滞留室拘留15天后仍不放人。后我开始绝食抗议,因绝食,一个恶警冲过来,对我又打嘴巴子,又拽头发疯狂地踢我,过后逼我站墙根,对我进行迫害。并逼我的家人交了470元。

2000年中央两会期间,每天早晨8点村治保开车把我弄到派出所,晚上再放回来,对我实行监禁。2000年7月的一天傍晚,村治保又领着派出所的几个人到我家,谎说我有传单,对我家进行了强行抄家,什么也没搜到,又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审问,我不配合,又把我强行拘留几天。

2001年元旦村治保和派出所又强行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并逼我们写“保证”,我拒绝后,又被关押一星期。2001年12月我在县城讲真相,被恶警绑架,罚款6000元。

2002年3月底的一天晚上,连我们辖区以外的派出所也来我家非法抄家,抄走讲法录音带、录象带各一套及几本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并非要把我丈夫(不修炼)带走。我丈夫不去,经村治保证明后才没有被带走。

我们当地的恶警经常绑架法轮功学员,还不让人说真话,动不动就拘留关押;还要对我们这些本来不富裕的村里人“罚款”,张口就是几千,像绑票一样,还要说我们“扰乱社会秩序”,到底谁犯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