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对待学法才能提高心性、正悟法理


【明慧网2003年3月30日】最近国内一名学员在与澳大利亚墨尔本学员进行电话交流时谈到她在学法时得到师父的“点化”,师父要她将她学法的“方法”“告诉大家”,并据此谈了一个多小时她是如何“悟”法的。而邀她进行电话交流的学员将她的谈话录了音,整理了文字,还翻译成了英文,在墨尔本大法学员中传。对于这种现象,我想来谈谈我的看法。

1. 学法有“方法”吗?

关于学法,师父早有明示,就是静心通读。关于“悟”,师父也说得很明,“有意地去想悟什么保证悟不到。你拿着这本书你只管去看,叫做无求而自得。” (《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千百年来都认为是自己在修炼,自己在提高,其实你什么都炼不出来,如果没有师父管是什么都解决不了的。那么也就是说真正的问题是由师父给解决的,是法背后的因素给解决的。你自己的悟,只是在修炼中遇到困难克服后继续修炼下去,这是讲你的悟,真正从理上悟到什么。如果这个法不让你知道,你怎么悟也是悟不到的,所以你必须具备一个条件,就是说你必须得真正地去修炼。”(《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可是,这位学员“教给”大家的“方法”,就是要怎么人为地去多“悟”出一些法“更高的”、“更深的”内涵来,怎么样一步一步往下“悟”,这种所谓的“悟”其实只是联想,而且是很不必要、很不正确的联想,联想的结果是自己发明出许多师父从来都没有说过的话、用过的词,也根本不是法中的内涵;而听进去的学员呢,也起了想找一条“最快”的路的心,还认为以前修了多少年都不懂得怎样学法,不会“悟”,所以不能提高等等。

修炼人想求快,想找捷径,想去抠法的细节,那是有求,有为,就已经很危险了。师父早就说过“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的去学才对”(《法轮佛法(精进要旨)--学法》),“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法轮佛法(精进要旨)--溶于法中》)。而按这位学员的说法,你学法时要是不会“悟”,就是白学。这种说法本身,就已经与师父讲过的法不一样了。

2. 关于议论师父、议论法

这位学员在谈到她学法时“悟”到的东西时,非常随便地就谈到了师父,谈到了宇宙是围绕着“真善忍”旋转的等等,而且口气非常地不容置疑。

师父说过,“谁要说这个《转法轮》有多高层次,他就在讲魔话了”(《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师父还说过,“告诉大家,这法大得不可想象,其法理你们永远也不会全部知道和理解”(《挖根》)。可是我将这位学员的谈话听下来,觉得她从头至尾都是在解释法、议论法、给法下定义。师父说,“你们在大法中悟到什么,都是无边法理在一个层次中所存在法理之一点而已,切不可为此给法或法的哪一部分,以至哪一句话下定义。如当众宣说,话一出口,罪业即成,重者,深重如山、如天,如何修?”(《定论》)师父在最新的讲法中还说,“所以对我们有些学员哪,一时糊涂,心态不正,你们想一想,你们一旦对我不敬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下狠手,它们认为这人太坏了。当然它们决不是马上就消灭了你,它们会引导着你们,叫你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来越不正,叫你的心对师父魔变,把你们引上邪路,从而叫你们犯了那么大的罪。”(《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我听了录音后非常为这位大陆学员担忧,我不想重复她的话,只是想借明慧的一角发表这篇文章,希望这位学员能够看到,希望她能静心将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和《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多读几遍。

3. 关于“交流”与“讲话”

我听一个学员说起过一件事。一些澳大利亚学员认为某国学员各方面做得不错,想跟当地的学员交流。她们请那位学员多讲一些,就让他坐床上,其他人坐地上听他讲。这个学员立刻说要跟大家一样坐地上,并反复强调他是来跟大家交流的,不是来向大家发表讲话的。

墨尔本学员回来后跟我们谈起这件事,说觉得处处在法上修的确很重要。

前面说的那位大陆学员那天打电话时从头至尾都是一个人在讲。虽然这是应这里的学员要求这样做的,但这种情况已经不对劲了。师父在《猛击一掌》中说:“特别是负责接待和邀请干这些事的负责人,你们很可能给大法弟子造成一定的无形的伤害”,在《永远记住》中师父还说,“今后任何人都不得对任何大法各地区的负责人或任何弟子讲的话录音、录像,更不能整理文字或传看。”可是我在接到录音磁带时也没有想起师父的这段讲法,没有抵制这种在形式上已经和大法对立起来了的做法,只是在听了录音的内容后才感觉到这其中有问题。

虽然录音的学员说这样做是为了想让西人弟子也能与国内弟子交流,觉得自己是一片好心,好象是情有可原,但不管怎么说,这样做事实上已经违背了师父的要求。修炼是严肃的、大法是严肃的,师父要求我们“千秋万代都要按着我亲自给大家留下的这条路修才能圆满”(《法定》),我们有什么理由以任何借口才刚几年就不严格地按师父说的做?

我这里也不是说弟子之间不能交流。我们有正常的途径,比如法会发言、学法小组交流,还可以往明慧上投稿,好的心得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能看到,英文明慧网编辑也会将好文章翻译成英文,西人弟子也能看到。针对某一件紧急发生的事情,大家开电话会议讨论、交流,这都是正常的。但对某一个学员的“讲话”用这么多心,就已经很不对头了。

4. “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通过这件事,我再一次看到了修炼的严肃。不管以前在个人修炼中、在正法中做得怎样、修得如何,都必须时时走正。过去的“成绩”不代表今天,更不代表明天。越到后来,可能反而越容易发生师父所说的那种“大家层次提高了,师父讲了你们将要成就的果位,胆气也壮起来了,觉得自己硬实起来了”(《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的情况,一念不正,魔性一起,就可能非常危险。

而我们海外的弟子,也不能对国内的弟子产生崇拜的心。大法只有一个师父,只有一部法,修炼没有榜样,更不能起外求的心。我们的心一起来,弄不好也会害了别人的。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讲过,“ 一旦这样的人出现,你千万不要把他当作什么了不起的觉者。这在修炼上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才是对的。不要看到人家功能啊,神通啊,看到一些东西,你就跟他去了,就这样听去了。你也会害他的,他会生出欢喜心,最后自己什么东西都失去了,把握不住开了悟也会掉下去。那佛把握不好还往下掉呢,何况你是个常人中修炼的人!”

现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任务这么重,如果我们把心用到怎么从法中抠出些什么“更高”、“更深”的东西来,不危险吗?

个人体悟,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