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南方女大法弟子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3年3月31日】一直都觉得自己修得不好,做的也不好,既没有惊天动地的正法壮举,也没有轰轰烈烈的感人故事,动了几次提笔的念头都放下了,看过明慧网上很多同修的体会,在功友的一再鼓励下,我终于拿笔写下自己三年多来的正法修炼历程。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出。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讲 “其中有一大批人刚刚得法,它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所谓的魔难”,我是属于当时那刚刚得法的弟子。刚开始,总站辅导站站长被抓。我心想,为什么炼功做好人还要被抓,我得找他们说说心里话。就这样搭车到了武汉,开始了我的正法之路。到武汉上访被送回来之后,我心里琢磨,这儿不让我说,我到北京去说。但因学法不深,也迟迟未动身。

99年10月,在同修的鼓励下到了北京。到天安门后,我与另一同修被抓送到看守所。我们一直在心里背《论语》、《洪吟》,抵制邪恶的迫害。在关押期间,我们拒绝吃饭、照相、不报姓名、不让警察给我们编号。他们给我们照相时,我们几位同修都想让他们照不成,结果照相机真的坏了(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正念的作用)。警察没办法,把我们几个他们认为最“顽固”的关在一起,有山东济南、内蒙古、武汉的,有学生、也有教授。我们近十人在一起,坚定地学法,被恶警发现我们有书后,要我们交书,我们坚决不交。恶警气极败坏地喊来十几个警察、犯人,把我们一个又一个拉开摔在墙上、地上,我们爬起来后又紧紧地抱在一起,恶警始终把我们分不开也拉不开,最后他们三、四个把我们一个一个拖到外面搜身,抢走了大法书籍。我们难受极了,开始绝食、绝水抗议。五天后,我们被当地公安机关、单位领回,还被非法罚款。

回家后,一直在家自修,未与外界功友交流,也没炼功点,学法也不深。2000年10月,江氏集团办洗脑班,强行把我弄到洗脑班。当时没有从法上严格要求自己,也没有以法为师,也跟着别人写了什么“保证书”,顺从了邪恶的安排,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但又说不出一个理来。直到看到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后,才明白自己给自己修炼史上留下了污点。从那以后,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错了。弟子知道怎样弥补。我一边静心学法,一边在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同时开始对外讲真相、发放资料。那时我们的真相资料是由外地支援和我们自己到外地复印的,来源很有限。记得有一次,我和一功友背着几百份真相资料到外地发放,刚下过雨,路上泥泞,我们俩发至深夜也只发了一少半,脚上已是大泡、小泡加血泡,又迷失了回家的路。一功友背着沉甸甸的资料说:“我们的担子太重了。我们不应是几个人做,而是应该几十个乃至所有大法弟子都走出来做。”之后师父的经文《忍无可忍》来到,以及明慧编辑部又有一个《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的通知,我们一边找功友交流、切磋,一边在法上共同提高,功友们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

既然多数同修都在逐步走出,靠外供应的一点资料已不能满足我们整个地区的真相资料来源。我们组建一个资料点已迫在眉睫,怎么办?我们不会打字、不会复印、不会这、不会那。学!当时心中只有一念,一定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我们遭受的迫害让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功友们凑足了资金,买来了复印机,就这样我们地区的资料点建立了。但是我们觉得光有真相资料也不行,我们应该是“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们一边阅读明慧同修体会,一边用心做正法之事,买来油漆、不干胶、广告漆。在一拍光片的板上刻出真相小诗,再用油漆刷在纸上、不干胶上,然后传送张贴出去。同时,我们又买来布料,制作横幅,自己写。师父说“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就这样真相小诗与横幅一次又一次高高地挂在了江南上空,各交通要道醒目处。一时间,恶警纷纷出动,大肆抓捕我们大法弟子。2001年7月底,由于自己干事心加欢喜心上来,不注重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非法抓捕,恶警撬开我的防盗门,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将我关押在看守所。我全盘否定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关押20多天后,无条件释放。

功友及时给我送来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我泪流满面,若不是慈悲的师父看护我、提醒我、点醒我,粗心大意的我会遭到很大的迫害。由此,我更坚定了我修炼路上的步伐。

2001年12月底,我发现,农村的老百姓善良,但根本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于是,我们的真相资料送到了农村老百姓手里。我与一功友配合,每次与她一起背着资料出去发放,分开发完后,总能在某个地点(未约定)碰到,这些都是师父慈悲的安排。由于农村地区偏远,居民分散,路不好走,有时我与功友坐交通车,有时骑车,有时步行。记得有一次,我与功友准备到一乡镇,当时还没下雨,可一到准备去了时,下起了小雪。功友打电话问我还去不去,我当时坚定地说:即使下刀子也去!到一乡镇时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们顶着呼呼的北风,将真相资料一份一份放在农民的家中,当发放完时已是深夜。可在路上却有一辆出租车,刚送客到此,于是我们顺利回到了家。

又有一次我准备骑车到一乡镇同修家,带着几百份真相资料,刚一出门,却大雨哗哗下起来。当时,各种人的想法都上来了,但一想到慈悲的师父为我们的承受,瞬间全部消失,我真觉得那一念力可劈山。一路上都有有缘人同行,我都一一给他们讲真相,同时让他们记住“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在分手时,将真相资料送给他们,并希望他们看后传给自己的亲朋好友,他们都满意地接过资料与我分手。就这样骑车近百里到了一乡镇开始发放资料,由于我只专心发资料而忘了发正念清场,有几个被谎言蒙蔽的人看过资料后大喊:“抓住她,发法轮功资料的,送到派出所去。”等我反应过来时,已感觉后面有人快抓住我的自行车了。我马上发正念,只觉得后面追我的人定住了,同时前面还有人拦截,我大声说:“干什么,走开!”结果拦我的几个人真的给我让开了路。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顺利地摆脱了围追堵截,继续把真相资料发放到每家每户。过后听一世人说:哎哟,我们这到处都是法轮功资料。

今年,由于邪恶的迫害,我被迫下岗,做起了小生意,有时收到假钱,我当场就撕掉,接着开始讲真相。人们很愿意听,有时讲着讲着就围上一大群人,其中有很多是学生们。大家你传我、我传他,都想来问问我。由于他们听到的和被灌输的都是一言堂的谎言,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法轮功这么好,而我做生意物美价廉又便宜,生意越来越好。当然主要是世人明白了那一面急待了解真相。有时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还说:你怎么不早跟我讲啊。

自己做生意,时间上很好掌握,我充分利用自己有利的条件,做着正法的事。这段时间,我几乎走遍了我们地区所有乡镇。每次出去讲真相之前,我都在家静心学法,然后正念清理所到地区的场地,并请师父加持。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次事情体现了正念威力。有一次,由于我们地区集体行动很多次,邪恶之徒想迫害我们都未得逞,便将下面乡镇主要交通要道堵住,要抓我们。可是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们那天未到乡镇,全部在市区。邪恶的阴谋破灭。当地的邪恶之徒还想办洗脑班也未办成。恶人盯梢我达半年,但每次我出去做正法之事都将他们甩掉。

2002年中共“十六大”期间,恶人怕我们上访,绑架了我,我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同时请师父加持。歹毒的5、6个恶警将我腿打断,抬上警车,送到看守所。我一边揭露邪恶的迫害,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人的一切邪恶因素,给他们讲善恶必报的道理,一边找我自己是哪方面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同时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绝水。结果他们局长发话:“只要你吃饭,爱吃啥,我们给你弄啥。”我坚定地说:“你弄什么山珍海味也不吃。我明天回家吃我的青菜、萝卜。”结果第二天晚上,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目前我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