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西人弟子: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明慧网2003年3月31日】我叫丹娜,来自罗马尼亚。我是从2001年7月1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我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一份报纸上发现一个免费气功学习班的小广告,我很想要知道更多。我看到这个学习课程完全免费时,更感兴趣,因为这样的事在我们国家是极其少见的。于是我前往炼功点所在的公园,并与其他在那里的人一起炼功。

第一天我离开炼功点时,心中有着深刻的印象:这正是我一生中长久以来所要寻找的。

不久后,我获得一本《法轮功》的书,我开始阅读,并得到了在我生命中思索的所有问题的答案。以前我没有勇气把这些问题说出来,深怕被别人认为是很荒谬的。尽管如此,我知道一定会有一位智者明白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且此人会帮助我,赐与我这个机会,让我亲自得到答案。我认为书上写的所有事情都是真实且合理的,而且我总有一种感觉,觉得书上所说的一些事情我已经经历过了。

我记得一年前媒体曾报导“自焚”事件,我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谣言。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和学法后,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也决定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真相。我和其他罗马尼亚的大法弟子一起上街发传单,并动手制作了有关迫害真相的海报。

去年七月,中国外交部部长到罗马尼亚访问时,我决定在布加勒斯特的中使馆前进行和平请愿活动。我有几天的时间做准备。但当时碰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那时罗马尼亚法轮大法学会尚未正式成立,这给申请许可带来一些形式上的麻烦。最大的难题是许多罗马尼亚的学员当时还没有真正地准备好进行这次请愿活动。我必须独自一人去请愿。

很快地这个困难就转变成一个看到自己执著的大好机会,我发现当时我还躲在别人的庇护下。在请愿前一天我整夜都在做恶梦,各种魔浮现在周围并威胁我,企图使我放弃,所有隐藏的执著最后都成为所有邪魔的招引者:我害怕受到暴力对待,不自信,害怕,执著于自己外在形象和别人是怎么看我,孤独等等,所有这些执著都是邪恶用以干扰我的空子。那一晚我被恐怖的梦惊醒,我非常清晰地看到我所有的执著,尤其所有邪恶源头是一幅更醒目的景像──它看起来象极了刊登在明慧网上由美国太空总署(NASA)所拍摄到地球出现邪恶面孔的照片(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9/1550.html),它一次又一次地向我逼近然后离去,意图恐吓我使我放弃请愿的想法。

尽管如此,请愿的那天早上我仍携带特地为此次活动准备的两块展板,来到中国大使馆前。我将展板挂在我身上,就象街头广告员一样,向人们散发迫害真相的资料。第一个小时并没有多少人经过这里。我头脑中几次冒出离开那里的想法。执著心促使我再度害怕被别人认为可笑的等等。但我决定再给自己一个小时的请愿时间。

突然大使馆的门开始打开,然后越来越多车子出来,我便将身子转向他们,好让他们可以看到展板。令我惊讶的是,许多车内的人在对着我微笑,他们就好象很高兴有人这样做一样。这让我再一次了解到急需帮助的不只是那些被迫害的人,还有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以及那些对迫害保持沉默或不采取反对态度间接参与其中的人。于是我决定继续留在那里。

越来越多车子和行人经过,过一会儿从大使馆内出来两名职员。其中一人我认出是X先生。他们走向我,X先生向我介绍另一个人:他们想要说服我去练另一种气功。当然我告诉他们我就修炼法轮功。然后他们二人都想要让我停止请愿,并将我引开那个地方,声称说他们是关心我的健康(那是艳阳高照的大热天),我很坚定并告诉他们我比较喜欢「散步」。X先生开始与我商谈,但是当他说话时我也在「散步」,于是他必须和我一起走着。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我们看起来就像两个人在进行请愿:一名西人和一名中国人。他用尽了所有方法都无法说服我之后,便企图从大使馆内招来保安警察强迫我离开。但是这些罗马尼亚的警察拒绝这么做,他们已经接获我给的带有真相信息的传单,所以他们不愿做违背良心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两名中国官员看似很沮丧地返回使馆大楼。一切似乎恢复平静,但我知道那只是一个表象。不久出现了一辆警车,非常缓慢地行驶着,显然在寻找某种很特别的东西。当他们看到我时,便走向我。他们是三位警察,问我的身份证件等等事情。他们问我请愿的理由,真是一个让他们了解真相的良机。当他们听到了在中国甚至连法轮功学员的婴儿在警察手中都不能确保安全时,其中一位可能已有家庭的警察深受触动地说:“但是为什么没有人阻止呢?”

又有另一辆警车载着四、五个街道警察驶来,他们也走向我并知道了真相。当我仍在与他们讲真相时,又来了两辆车,这回是特种保安军官。其中一位向我表示他是上校,所以此时我被大约十五位军人围着,当然他们所有人都拿到了真相材料。那位保安部队的上校告诉我说,他们是被大使馆内的人召来的,他们以为发生了严重的事情。当他们发现原来只是一名弱小的和平女子在旁散步和表达她的观点时,感到很意外和尴尬。

我心中是非常祥和平静的,而且身体感到非常轻松。当一个人明白他正在做一件很正的事、试图在救人和有人从中帮助的情形下才会有这样的感觉。与他们经过一番讨论后,他们坚持让我离开那个地方。我考虑到他们已经了解了我请愿的理由,假如他们不得不强迫我离开对任何人均无助益,于是我决定离去。我向他们告别并带着挂在我身上的展板非常缓慢的走开。

我回到家后,我心中仍然平和安详。我知道师父的法身密切地看护我,我在师父的帮助下看到了自己的执著并去掉它们。从那以后,我可以保持双盘打坐一个小时了。

后来我得知在这次请愿中,同修们用正念在支持着我的请愿活动。两周之后(七月二十日),我们集体再度去中国大使馆前请愿。我们通过花、蜡烛,以纪念那些仅仅因为信仰宇宙的法理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的人们。我们在那里发正念。对我们所有人而言,那是一个看到我们的修炼状态和修炼整体的好机会。

此后,罗马尼亚学员们都竭尽所能地去证实法、讲清真相,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明白了所有这些行动的重要性。我们现在已形成一个整体。

(2003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