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营救李祥春、林文蓉和林丽丽等想到的


【明慧网2003年3月4日】最近我们展开了全世界范围各国弟子主动参与的营救李祥春和林丽丽等的活动。规模之大,速度之快,覆盖范围的深广,都是前所未有的。从中可以看到洛杉矶法会以来弟子整体状态的大幅度变化和迅速提高。

洛杉矶法会听法的最大感觉是师父把我们的空间加到无限大,顿感过去三年多来做过的事是如此的不够,与正法进程的洪大之势相比,真是微不足道。唯有百倍千倍万倍地努力,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无限慈悲和师父为我们开创的未来。

回顾三年讲清真相的历史,仍能看到我们救度众生工作中的不足。比如,当李祥春和林丽丽等事件发生后,那些有关的政府部门反应不像我们所希望的积极时,可听到弟子中比较激烈的反应,甚至抱怨声。是的,我们的批评一点都没有错,社会的道德下滑,人们,包括政府部门都不能按好的道德标准行使他们应尽的职责。

1、对照正法进程的要求,我们讲清了真相吗?

但是我们有没有深入思考一下,我们三年来真正向政府讲清了真相吗?我们肯定是讲了真相的,问题是讲“清”了吗?比如说,

-我们讲清了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到底是为什么吗?
-讲清了这场镇压的真正邪恶所在吗?
-讲清了为什么法轮功是当今中国的头等大事,决定着中国的现在和未来的原因吗?
-讲清了与法轮功相关的中国政治、经济、法律、人文环境、自然环境、国家状态、投资环境等情况吗?
-讲清了这场发生在中国的镇压为什么是对全世界,全人类的迫害了吗?
-讲清了为什么各国政府应该非常高度重视法轮功事件,为什么这与各国人民的未来直接有关?

当然,很多情况下我们要看对象,并不是所有世人都需要全方位地深入了解法轮功真相。但是很多情况下,如果我们没有真正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的话,我们对常人社会的抱怨也就是我们没有做好救度众生工作,反而抱怨他们的直接反应。作为修炼人,我们没有理由抱怨任何人和事。

2、如何改进我们讲清真相的工作?

三年来我们已经对发生突发事件要举办的活动十分熟悉和习惯了。比如主办一个集会、游行、炼功活动、展览,我们都可以办得特别好。

怎么进一步深入细致地讲清真相呢?我们讲清真相的两个重要方面,一个是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一个是向各国政府讲清真相。同类性质的突发事件经常发生表明了我们讲清真相中的一个共同不足,各国政府还没有真正理解镇压法轮功是世间最大的邪恶,至少不比其它任何事情不紧急,或许对国际社会的未来更重要,所以不能从根本上以正确态度来对待。

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工作的层面就应该是制定政策的国家高层决策部门,而不仅仅是限于政策的执行部门或者下层的直接当事人员。虽然用心程度的大小,以及能讲清多少真相是我们的事,在真相面前如何选择是对方的事,但是我们的确应该进一步把真相讲好、讲给所有该听到的生命。

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你们在讲真相啊、发正念哪,和你们个人的修炼,这么三件事,也就是当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讲真相从表面上人这一层的理看,是在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发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肮脏的生命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从再高一点的理看哪,那讲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众生,是免于人类被淘汰。”“你们将来回过头来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开创的”

向政府的最高层讲清真相不仅需要我们在勇气和胆识上的突破,更需要我们在智慧上的更大发挥,不是满足讲了真相,而是要突破自己的观念和执著,讲清正法需要我们讲清的真相,帮助对方放弃误解与迷惑,帮助对方理解和接受能使他们得到救度的真相。在这些问题上,我们有没有被常人社会中不易接触到他们的困难挡住,或者不知道怎么能真正讲清的裹足不前倾向?我们自己是否在某些问题上在按照旧势力安排,用观念和非正念的思想阻挡着我们作为一个整体把真相讲出来、讲清楚?讲清真相的表现就是明白了真相的政府能在重大事件上采取正确的态度。

如果常人都能按好的道德标准处理事情,我们也就不用讲真相了。政府的态度很大程度上是我们是否用言行和事实讲清了真相的结果。

个人看法。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