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旅途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3月4日】列车疾速地行驶着,由于旅途的劳累,又是午休时分,车上的旅客大部分在休息着。我拿出纸和笔,垫着书包,在腿上支着,默写着师父的《洪吟》及其他的经文。

本来出门时带着两本大法书的,到上海时,友人的一句“你舍得把你的这些书给我留下吗?”我说:“好吧,人的一生中给你什么都不如给你大法书籍更重要,没有比这大法更宝贵的了,你们‘交大’的整个图书也不如我给你的书的份量重要,当然,现在给你说这些,你也理解不了,只希望你能反复阅读,象我一样珍惜,按照你理解的为我们‘真善忍’鼓与呼就足矣了。”

第二天,这位友人对我说道:“我把你带来的书和材料全读了一遍,我觉得你们的法真好。”

如今,我只有将脑海里师父的经文默写下来了,想想狱中同修们的艰苦条件,想想师父的巨大承受,我有什么理由不珍惜这为了大法的需要而留出的每一天、每一刻呢?

一下午的时间过去了,周围的旅客在闲聊中也渐渐的熟悉起来,我和身边的这位河北人也从常人中的方方面面聊了起来,刚才的时间他在观察着我写作,这会儿问道:“你一直在写,写了一下午,少说也得有百十首吧?”

“我在写法轮功创始人的《洪吟》的诗,72首加上这两年发表的20首,总共近百首吧。我是真善忍的信仰者。”我一直在寻找讲真相的引子,见时机成熟,我就开始了话题。“你是政府官员,比较注意看新闻,接受一边倒的宣传比较多,另一方面的呼声和报道了解的比较少吧?是不是一提法轮功就噤若寒蝉?”

河北人笑笑点了点头。

“其实,许多有头脑的人都比较注重全方位、多角度的去看问题,尤其是在我们这个比较闭塞的国家,看待法轮功更应注意不要片面和偏激,也应换一个角度看看这个问题。

“你看,法轮功创始人的这些诗,以及诗中体现出来作者的胸襟、气魄,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不是鼠目寸光的人所能理解的了的。

“比如这首《大舞台》,上下五千年的人类文化是为大法而奠定的基础,是在中原也就是在中国的这个大舞台上摆开的,自古以来,多少朝代、多少国家、多少英雄豪杰、多少芸芸众生……,痴迷于戏中的情节故事,痴迷于尘世中的花花世界,如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而今,到了我们这一代人,众生方大梦初醒,才明白世间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摆,为法而开的,师父这首《大舞台》所蕴涵的博大胸怀、磅礴的气势,深远的意境,怎么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和比拟的呢?……”

言谈中,我尽量把语气的停顿、声调的高低大小等分寸把握得体,我觉得:以诗文为切入点,向一些有文化的人士讲讲师父的诗文、师父的胸襟,也很有必要。

同时,我把话题也频频转向对面的河南人和两个江苏人(一对夫妻),目的希望他们也能听进去并明白真相。
……
“你们法轮功不闹事也挺好的,是你们把事情搞得越来越大。”江苏人说道。

多少次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常人中总有类似的话题,他们一般是受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和诱导,感觉“稳定压倒一切”。

我开始把事情的起因,何XX对我们的诬陷,导致的天津事件以及后来的“四二五”万人上访、天安门自焚等事件扼要的做了讲解……

过去,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总是急切的想让对方明白许多道理,有时讲的很高,结果适得其反。现在,我觉得应让世人明白我们在做好人,在做最好的好人,最善良的人,从一些他们能接受的道理和事件讲起,尽量通俗易懂。

“谈了半天,你们法轮功的政治纲领是什么?目的和宗旨又是什么?你又为什么练这个功呢?”

我微微一笑:“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他不是什么宗教,更不是什么常人的什么团体,所以也谈不上什么纲领和目的,师父给予了我们很多,而他所要的就是我们的一颗向善的心;

(切磋:不知这样提是否妥当,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一般用‘咱们’代替‘我们’这个词。比如,我喜欢说咱们师父,或师父,因为在我的心里,我认为,除个别的破坏法的邪恶之徒外,每个常人都是为法、为得法而来的,不应把常人拒之门外。例:在看守所里,一个屡犯因我的用语没把她当外人,曾有所触动的问道:象我这样的吸毒犯,你们法正到人这时,会怎么对待呢?我说:‘只要不迫害宇宙的大法,坚信‘真、善、忍’没有错,记住大法好,法到人间时,师父都会留下的,你不知道师父有多伟大多慈悲。’)

“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也许你们不太理解,其实咱们人类是生活在分子这层粒子和星球这层粒子、这两种粒子之间的这层空间,不同的空间有不同的生命体存在,要想进入另外的空间,就得符合另外空间生命存在的形式和状态……”

我把生命的轮回,善恶有报,世间的因缘关系以及修炼人的一些故事和我个人的一些修炼情况对他们简单讲了一些。

乘警开始查身份证了,可还没等走到我们这时就结束了,也许是正念之场笼罩着后半个车厢的缘故。

河南人又说到:“你可不知道,他们打你们法轮功打的可厉害了,我老婆就是干这个的。”(过后知道他老婆是看守所的狱警,也叫干事。)

“为什么要打人呢?”江苏人(女)问道。

“就为一个炼不炼,你说还炼就打,公安一般不动手,让同屋的刑事犯动手,打的可狠了,说不炼了,不炼了就写‘四书’,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我接过话题:“江xx非法镇压法轮功三年多来,我们几十万大法弟子被关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近两千人被迫害致死,有数不尽的大法弟子丢失了工作,流离失所,飘泊在外,有上亿的大法弟子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我的鼻子有些发酸。

也许我直呼其名,说话太直截了当,周围的旅客不禁紧张起来。

河南人说道:“不要再说这些了,这些话如果让乘警听到了,立刻会把你抓起来的。”

“是啊,是啊,没准我们也会(受牵连)”河北人的下半句话没有说出来。

他们的话提醒了我,加强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我现在做的是人间最正的事,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都不配干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

我笑笑说道:“既然能够乘坐一列火车,也是咱们的缘分,并且我相信,在座的诸位也都是好人,谁也不会出卖良心的。”

“是啊,是啊,我们肯定不会说什么的,但在公众场合还是小心为好啊。”河北人说道。

也许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前不久,刚在公众场合出了事,如今是不是自己又起了什么欢喜心?在加强正念的同时,也应符合常人的状态和言行,切莫让邪恶钻空子,找到迫害的理由和证据。

列车在夜幕中一站一站的向北行驶着,在与周围的旅客闲聊中,我又把话题引了过来。

这时有人问道:“我觉得你们……”

“就说人那么难度,为他做了那么多,他还不悟反而这么说。”脑中冒出师父的一句话,刚给他们讲了自焚是栽赃陷害的真相,没过几个小时,他们又倒过来了,也许我好多方面还没有说透。

令我意外的是,过道旁边的一位一直没有开口的山西人(过后我才知道他来自的城市)接过了话题:“你们谈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旁边听,我觉得法轮功是好的,为什么在镇压前的七年时间里没有死人的,镇压后电视里却不是自杀,就是杀人呢,滑稽!江XX有什么,国家、军队、金钱,可以说应有尽有,而法轮功有什么呢?不就是手无寸铁的小老百姓吗?他怕什么?他就怕炼的人多,融化xx党,威胁他的江山。”

真为这位有正念的人士感到欣喜,我接过话题:“你真有自己的思想见地。”然后又扭过头来说道:

“经历了各种运动的人们,都有自己的分析判断能力,有头脑有思想的人,都不会盲目的去轻信什么,在国外,一些发达的国家,国民的综合素质都比较高,不会你让他相信什么,他就会简简单单轻信什么的。作为我个人而言,我也是经历了一定的思考,反复的研究,大量的观察、比较和感觉,才确信自己的信仰和追求没有错的,我不会盲目的推崇什么,但我一旦认准了自己的目标,我会义无反顾、坚定不移的走下去的,我不会因当权者的错误决定而做什么墙头草,更不会人云亦云。

“法轮功没有庙,没有教堂,没有纲领,没有任何常人的约束和纪律,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修炼,自我心性的提高,自我道德的升华,哪有x教之说呢?‘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为人祛病健身也属于“邪”的范围呢?或者是,不是共产党理论范畴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来决定的。难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观念就可以定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也可以定为邪的吗?’”

山西人说道:“我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法轮功,真正知道是在电视里的天天批呀批中认识的 ,越批国外炼的也越多,越批宣传的面儿也越大……”

“是的,”我接过话题,“在国外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们开始了解、认识,接触并开始了修炼,现在法轮大法已经传到了国外近七十个国家,象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文明素质很高的国家不仅有大法学会,而且还成立了明慧学校……”

接着,我又把法轮大法在国外受到的700多项嘉奖、法轮大法日、大法月、大法周,以及国外12个国家36名西人弟子到天安门广场高呼大法好的故事简要讲了讲,从近百名大法弟子护卫百米条幅的正义之举到长春大法弟子的插播大法真相事件;从一个老人穿破九双鞋子走了一个多月到天安门就是为了说声大法好到美籍华人的修炼故事;同时,我把师父的其他诗文恰如其分的穿插在话语中使他们得闻佛法。

已是深夜了,大部分旅客又都进入了休息状态,十多小时的谈吐,我也觉得有些疲倦,河南人从卫生间回来后意欲未尽,又蛮有兴致的问了我许多问题,面对逐渐明白真相的人们,我的劳累也一扫而光,我又为他详细解答了许多疑问。最后,我恳切的说道:“回去后,给嫂子多讲讲真相,希望她能明白,和她的同事能善待每一个大法弟子。”

“一定一定。”

“百年修得同船渡,今天有缘乘一列火车听你这么多,也是咱们前世多少年修来的缘分呀,”河北人说道。

……

夜更深、更浓了,周围的旅客又开始了各种姿势的休息,望着车外浓浓的夜雾,我感觉那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