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六旬老人被坊子拘留所劫持迫害的遭遇(附犯罪恶人名单)


【明慧网2003年3月5日】我们是潍坊市坊子区的大法弟子,大多数都快60岁的人了,被恶警无理抓进拘留所,被非法拘禁近8个月。在冰冷的牢房整整冻了一个冬天,北风怒号,牢房象个冰窖,不准随意上厕所,桶里的大小便都上了冻,吃的是带苦味的黑馒头,吃得我们都拉肚子。我们在里面背经文,背《洪吟》,互相鼓励,以大法支持着我们熬过了这严寒的冬天。610恶徒王永亮谈对象谈崩了,对着大法弟子骂了一个小时以泄私愤,晚上就打开女牢房的门一个一个的去凌辱女大法弟子,真是流氓。他们抓进我们去,又重重罚我们款,用我们的血汗钱再迫害我们。我们绝食要求释放,暴徒们就把我们锁在铁椅子上灌食,我们抵制迫害,他们就大打出手,还叫其他大法弟子来看着,以此威胁。上厕所就叫男犯人抬着铁椅子去,手铐也不敞开怎么上?恶警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极度的摧残我们。

2003年元旦前后,坊子镇的犯罪头目又开秘密会议,部署继续迫害大法学员。街道居委会成立了“老婆子巡逻队”昼夜轮班;白天负责揭大法招贴,揭不下来就用油漆涂抹,晚上出来东张西望,一心想抓个大法弟子发个小财。春节前,坊子镇有两名大法弟子被抓,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被没收了被子,剥去了大衣,整整冻了18天。一个被折磨得胃穿孔,至今卧床不起,一个被罚了5000多元。这些告密人得到的“奖赏”是春节每人分了一袋面粉和一桶食用油。这些人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不惜葬送自己的未来,做出这些损德的事,真是可悲!

坊子拘留所这个黑窝对一批又一批的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他们破坏大法,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逆天理而行,必遭天理的惩罚。

犯罪恶人榜:

黄维连:原坊子区长,唆使下级狠整大法弟子,扬言怎么整治都行。
赵祥勇:坊子政法委书记,610负责人,指示下级到家里强行抓人。
葛梅:坊子镇镇长。
孙孟超:坊子镇不法人员。
杨蓬:坊子镇不法人员,恶人因其对大法弟子凶狠迫害,才不让他下岗。
李金升:坊子拘留所所长,打骂大法弟子十分凶狠。
刘顺美;喝着茶水大骂大法弟子和法轮功及其创始人。
王永亮:坊子区荆山洼镇管民政工作,坊子拘留所610犯罪团伙骨干,凌辱女大法弟子。
郭延庆:沟西镇大郭家村人,坊子拘留所610组长,在他的指使下其手下人个个凶狠残暴。
陈晓东:坊子拘留所610犯罪团伙骨干,在严寒的冬天把大法弟子罚站长达10小时,而且还大骂大法师父和大法,恶毒至极。
刘铁汉:坊子镇刘家柳沟人,沟西镇政府一般工作人员,此人专门凌辱大法弟子以此寻欢作乐,为了达到不下岗的目的,他狠命的表演,骂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
李卫忠:坊子镇前埠头村人,40多岁,电话号码为:0536─7668208,原管煤矿家属和后勤工作,后来拱(方言:钻的意思)上了煤矿党委书记的职位,此人心狠手毒,官迷心窍,爱财如命,为了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拼命欺压大法弟子,卖力配合恶人抓捕和抄家,强行搜身罚钱,不开条子。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就被罚去了6000元。坊子煤矿的大法弟子无一不被其敲诈勒索。他把黑钱和同党辛明杰(坊子镇东辛村人)私分了。至今还有大法弟子被它逼得流离失所两年多了。
陈国彬:坊子公安局局长,住潍坊公安局宿舍楼,接任前局长董建华(已遭恶报身亡,明慧网上有报导),至今仍然不悟,继续和同党王全峰迫害大法弟子。
王全峰:坊子国安大队队长,610头子,住坊子新区公安局宿舍楼。这人心狠手毒,阴险狡诈,流氓、打人成性。潍坊棉纺厂的王秀娟就是他们这一伙残害死的。坊子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都是他劫持的。(明慧网上有过报导)
李金生:坊子看守所所长,非常猖狂。他自己扬言坊子被劳教的大法弟子都是它给“送进去”的。从北京抓来的大法弟子无一逃出它的魔爪。年前抓住了大法弟子,不知羞耻的说:“某某都是我送进去的(指被劳教的大法弟子),你也想进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