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双月刊:在布鲁克林播种(图)

【明慧网2003年3月6日】(《玉》是在纽约出版的双月刊杂志,面向全球亚洲妇女英语读者。下文摘译自该杂志2003年第二期。)

沙泉如果还留在中国的话,就不会有机会修炼法轮功了。

事实上,沙泉于1997年秋天搬来纽约前,从未听说过法轮功。这是一个于1992年在中国传出的功法,目的是增进身体的健康和内心的宁静。

沙泉是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家乡在安徽省,在那里宗教团体受到压制,因此,尽管父亲是一名气功爱好者,沙泉对任何形式的精神运动或炼功活动都没有兴趣。

然而,1997年10月的一天,她与另一名中国学生在布鲁克林的一间餐馆里共进晚餐,自此改变了她的生活。

当时29岁的沙泉到纽约州立大学下州医学中心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就在搬来布鲁克林的一个月后,经校友介绍参加了一个法轮功的讨论会。由于她急切希望缓解繁重的功课所带来的压力,并适应新的文化,于是出于好奇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后就再也没有间断过。

沙泉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感到惊奇,她说:“我的思想清晰多了,健康状况也有了很大改善。我有了十分旺盛的精力,看世界和生活的态度也更积极乐观。”

法轮功自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公开传授以来,成为最流行的气功功法。在李先生的著作《转法轮》中论述到该功法的核心教导是修炼“真、善、忍”。修炼者通过实践“真、善、忍”三条基本原理,努力成为更好的人。

沙泉说:“我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在读完《转法轮》这本书时,我看不到书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李老师在书中所说的全都是做人的基本原则。”

1998年春天,沙泉开始每周日到中央公园与其他人一起炼习法轮功。1999年5月,她和丈夫及另一位校友在希望公园开始建立炼功点,希望让更多的人对法轮功感兴趣。

路人的反应令人鼓舞。不久之后,炼功点的人数增加到了10至12人,绝大多数是美国非洲裔人士。他们每天早晨炼功,周末在一起学习李先生的教导。

与此同时,法轮功巨大的受欢迎程度引起了历来敌视大众集会的中国当局的注意。在1999年7月22日,中国[江氏]政府宣布法轮功为XX,并开始在全国对数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展开镇压。其中许多人被送进“转化班”或精神病院。到天安门广场抗议的[法轮功]人士遭到警察的殴打和拘捕,其中一些人在监禁中被警察折磨致死。

沙泉说:“原来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如果这个功法没有益处的话,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冒着[被江氏集团迫害的]生命危险也要坚持修炼呢?中国[江]政府之所以镇压是害怕自己控制不了人民。”

随着对法轮功镇压的升级,海外学员已经证实有超过250名修炼者在监狱里因遭受酷刑折磨而死。象许多其他的海外华裔修炼者一样,沙泉也担心她在中国的家人,但是她不会向中国当局的迫害屈服。

“当中国[江氏]政府开始打压法轮功之后,我的双亲劝我不要炼了。”沙泉说,“但是当我告诉他们什么是法轮功后,他们明白了。此外,他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因此政府不应该对他们怎么样。”

自1998年以来就再也没有回中国探望家人的沙泉叹息说:“如果我现在回去的话,我肯定会被立即抓起来,并象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一样遭到毒打。”

沙泉是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人权的积极倡导者。她的最终希望是促使中国政府解除对法轮功的禁令。

沙泉每周六下午都到纽约西42大街的中领馆前炼法轮功,每周日都志愿到第8大街架起蓬子向行人派发传单。

今年2月初,她参加了世界经济论坛外的一个抗议活动,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国际关注。

沙泉说:“人们应该知道在中国正发生的迫害。我从中国来,一直对祖国寄予最美好的希望,这是无疑的。”

沙泉说:“我们是爱好和平的修炼者,完全没有任何反对政府的意图。法轮功是和平的功法,绝不带任何政治性。”

沙泉表示,“我希望为社区做更多的事。”她现在在布鲁克林中国城附近的第66大街上炼功。“我希望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一切残酷迫害,还我追求信仰的权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