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回归路上乘法船悠悠


【明慧网2003年3月6日】

修炼之后的变化

我于1996年有缘闻得大法。得法前我虽然只是小学六年级学生,可已是一名全校打架闻名的学生。得法前的那几年,我几乎是一学期就要因打仗而使父母花一笔钱为同学看病,而且平时也是大仗不打,小仗不断。

六年级的一个假期,一位佛教居士(现大法弟子)借给母亲一套大法录像带,本来也是闲来无事的我,每天便看了起来。当我把师父讲法带看完以后,我被彻底震惊了。师父说:“因为在高级生命看来,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他认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和宇宙是同一性质的,是善良的,是真、善、忍这种物质构成的。……在这个迷中,在这个状态下,给他留这样一个机会。”我庆幸我找到了师父,找到了大法,明白了人来一生的意义。我认识到了打人骂人是错的,人与人之间有着往世的因缘报应,只有将欠别人的都还给别人,我才能回到我先天的本源。此生不随师父走,我生来何意呢?

此后,我痛改前非,以法为师。全身心投入到修炼、学法与重新做人中。我的举动令我当时的同学与老师迷惑不解。而且有的同学一时间不敢接受我的帮助,怕我另有所图。也有很多同学知道我修法轮大法而作了我的朋友。

因我时时以法来要求自己,使我在班级树立了良好的形象与威信。当时虽说我不是前十名的学生,但我父母到学校所受到的全是前十名学生家长的待遇。也使父母对我的成长更加信心百倍。后来我在班里的成绩也是突飞猛进。99年中考,我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名列全市前五名的省级重点高中(当时老师预计我会在三模的基础上提高150分,而我却提高了近200分),中考成绩在全校也进入了年组前70名。

大法遭受迫害之后

99年7.20邪恶势力铺天盖地向大法压来,大有天塌之势,整个世界都变了样。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任你邪恶铺天盖地,我亦“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只是一时间我们不知怎样做才对?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我和妈妈第一次做了几面讲真相的旗,挂在了新开通的立交桥上、信访办的门前、和公园里。从此以后,我们开始奔走于大街小巷、小区里、乡间路上。写短句、诗、送真相材料等,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的经文中说:“……平时都要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在讲清真相中树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个人的路。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在学校,我利用所有的机会告诉同学大法好,并跟他们讲真相,有一个同学听我讲完后说:“以后我也修炼法轮大法。”记得一次,我将真相材料拿到教室,同桌看完后自编了一首“法轮大法好”的歌。

今年的除夕我和妈妈来到市公安局门口报刊栏前,那天的门岗变成了流动哨,走来走去的,我们默念口诀,就在警察的巡视张望下把两张“法轮大法好”的粘贴粘到了报刊栏中。邪恶正象师父说的那样“只剩残土风中扬”(《师父的新年问候》)。

在天安门广场

高考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爸爸(非大法弟子)决定带我去北京一所大学面试。我想是师父再一次给我机会。到了北京后,我们来到天安门(只停留了几分钟),爸爸突然要看一下地图。机会来了,我与母亲面对天安门,母亲数了1、2、3后,我们便齐声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当时激动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因为那是当时我最想做的证实大法的事。

敬爱的师尊,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和其他大法弟子所做的相比、和法的要求是远远不够,但我会遵照师尊的话“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以上是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