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法弟子就丈夫被绑架事件给老同学的信:在欺诈与杀戮面前请不要保持沉默

【明慧网2003年3月6日】

老同学们,久违了:

本来这封信应该由王为宇来写,现在只好由我代劳——王为宇于2002年8月12日被国安特务绑架,从此杳无音信,至今已经半年有余。

99年中国江XX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开始,为宇和所有修炼人的生活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在清华的时候,两次被勒令休学,多次思想“教育”,洗脑,非法关押、流离失所……,为了生计,被迫休学后,为宇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一份不错的职位,很快获得了公司的器重,事业蒸蒸日上。然而连他这样已经离开学校,自谋生路的修炼人也没有逃脱恶警的追捕,国安动用了多人,长期跟踪盯梢,2002年8月的那个星期一,单位派他出差,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王为宇被绑架了。

没有人给我任何消息,也没有人通知他山东的家人。你们会问我他到底做了什么,一定是他做了什么触犯了法律,才招来如此横祸。我要告诉你们,现在中国没有法律,所谓法律就是当权者的旨意,如果你令当权者不高兴了,你就会被“有关部门”关照了。王为宇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把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正像以前大家还是同学的时候,他一次次地给你们介绍法轮大法一样。

为宇遭绑架,我的感受绝不是伤心二字可以形容,一个活生生的人,早上离开家去上班,中间还通过电话,仅仅半小时后就没有了消息,我不知道恶人故意隐瞒为宇的下落是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他是我的丈夫,他是你们同窗五载(甚至九年)的同学,现在他失踪了,没有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这是最恐怖的,这种恐怖每天还在不断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然而更让人心寒的是当社会世风日下,灾难已经逼近每个人的生活时,还有那么多人被谎言蒙蔽着,对这一切全然不知,还在为中国社会虚假的繁荣歌功颂德。

事情发生之后,对你们这些多年的老友,我一直想保持沉默,不需要太多的解释,认识为宇的人都了解他的为人,而且回忆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件痛苦的事情。但是经过仔细考虑,我还是决定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们,我不希望因为我的沉默使得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继续被谎言蒙蔽,同时,你们毕竟是我们同窗5年的好友,深知我们两个人各自在大学5年中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所以,我也想把我们在大法修炼中的艰难与快乐讲给你们,把这份人生中万载不遇的经历与大家分享,所以我恳请你们耐心地读下去。

法轮功改变了我们两个人,作为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法轮大法确实是一部高德大法,他带给我们身体的健康、身心的净化。为宇和她的妹妹是同时出生的龙凤胎,由于营养不良,两个人都很瘦小,身体很差,从小是“药篓子”,并且皮肤上类似粉刺的东西(一种皮肤病)常年折磨他们俩。身为医生的母亲带着他们寻遍名医、各种偏方都无济于事,刚开始炼功不久,为宇脸上的皮肤就变光滑了,同样身受折磨的妹妹因为没有坚持炼功,直至现在皮肤还是当初的样子(要知道双胞胎身体各方面的素质是很像的)。为宇体重在两个月内猛增了20斤,我对这事情印象如此之深是因为当时闹了个笑话,我当时按照两个月前量的尺寸为他买了一条新裤子,结果他竟然穿不上,再一量,腰围多出来3寸,只好又去店里换了一条大号的,还挨了店老板一顿批评——“男朋友的尺寸都能搞错3寸!”为宇从炼功开始,几年来再也没有吃过药上过医院。

至于我们在心灵上的受益更是无法言表了。我们这一代人,是深知权力、金钱的“妙用”的,在茫茫人海中,似乎也只有利益这东西是最看得见摸得着的,于是利益、金钱成了我们主要的话题和生活目标。如果我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为躲避非法劳教而从公司辞职,现在我大概已经是车房齐备了。我们大家相识不只一天了,你们都知道我的经历,相比为宇在老师眼中的所谓“又红又专”,我在大学5年中,可算得上是个另类了,整日疯玩、不问学业、彻夜不归,生活轨迹大概比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要波动的更厉害。然而当我得到这部法轮大法,当我真的能沉静下来,面对我自己,我终于明白,人应该认真的对待自己的人生,认真思考生命的意义。这是对自己、对亲人真正的负责。

你们如果真的能看过一遍《转法轮》,你就会明白我说的话,明白为什么修炼人这里真的是一片净土,没有追名逐利,没有勾心斗角,一切教功、观看录像等都是免费的,大家掏出自己的钱为生活困难的修炼人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书、向不了解大法的人介绍大法,每个人都要求自己,想着怎么对别人好,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好,在工作其他环境中,我们都在努力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包括现在,我们为了告诉所有人真相而付出的一切花销都是我们自己掏腰包,根本没有什么“国外反动势力”的支持。一到法轮功修炼者中间,人就能马上感到那种祥和、慈悲的气氛。

也许有人会说,现在打压得这么厉害,你们干吗硬顶,信点别的不行吗?我想至少目前已身在海外的朋友们应该了解信仰意味着什么了,“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记得99年迫害开始,王为宇被学校勒令休学,送到上海我父母家,不写保证不予复学,系党委书记王东生借机出差到上海,貌似关切的告诉我父亲,如果王为宇“不悔改”,还要开除学籍、党籍,我的家人和我们一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对一个一无所有的学生来讲,这等于断送了王为宇的所有前程。在突如其来的高压下,王为宇曾违心的写了一份满是文字游戏的保证,只求能回到学校继续学业。当王东生得意洋洋的手拿保证,扬长而去,向上面邀功的时候,我知道为宇的心在哭泣。后来的一段日子也许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光了(即使与现在相比),他告诉我,他宁愿一天24小时都是黑夜,好让他蒙头大睡,忘掉发生的一切。

2001年末,中央台《焦点访谈》播出了美国永久居民滕春燕(法轮功学员)被采访的新闻,这个优雅漂亮的美国女针灸师因把江XX利用精神病院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向世界曝了光,被扣上莫须有的“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非法判刑入狱3年,经过一年半XX党所谓“转化”工作后,面容憔悴、体态臃肿地面对镜头表示她认为监狱很“快乐”,而且简直乐不思蜀。王为宇看到这则报道后,对我和另外几位朋友说,“你们相信吗?在谎言的诱骗下,在高压的威逼下,你是一个母亲,要你承认你怀里的幼子不是你亲生的;你是一个丈夫,要你承认你钟爱的妻子是属于别人的;你是一个老人,要你承认你辛苦一生换来的养老金不是你的;你是清白的,要你承认你犯了无耻的罪行……,你会相信这是真的吗?”听过这一席话,我又一次深深了解了他当时违心屈服时的痛楚。

XX党从来不曾放过被他们自己认作为敌人的人,从三反、五反、反右倾、到文革、六四,直至今天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奉行的是完全一样的做法,“把你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当你说“不炼了”,那么你要一次次去干修炼人不能干的事,比如骂人、抽烟、喝酒等,用行动证明你真的放弃了,然后,你被“邀请”去“转化”别的修炼人,再后来,有人会请你上电视,在千万观众面前“满面春风”地讲述你的“幡然悔悟”,还要痛心疾首的去拥抱那些曾经没日没夜折磨你的帮教、恶警,最后还要让你揭批、咒骂你无比尊敬的师父。

一个人如果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他所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心灵无时无刻不停的拷问。而当他已经不再痛苦的时候,那就是这个人的意志彻底被摧垮的时候。在很多人看来,一切的起因就是因为我们信仰“真善忍”,如果放弃了,就什么事都没了。信仰“真善忍”有罪吗,如果“真善忍”是错的,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对的呢?如果我们的子孙都活在一个充满谎言和欺骗,处处存在欺诈和陷害的环境里,他们怎么会幸福?假如文革再次发生,造反派宣布我们的老师是特务、反动文人,那我们是否还要象三十几年前那样扑上去砸烂他们的“狗头”?假如在抗日战争年代,日本鬼子拿枪指着我们的脑袋,我们是否就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放弃中国人的民族气节去当汉奸呢?如果一有压力就出卖良心,见风即倒,那人世岂不成了鬼蜮世界,世界上还会有正义么?

值得庆幸的是,不久王为宇终于摆脱了这邪恶的桎梏,他郑重的把自己的严正声明交了上去,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论作废,决不放弃修炼。与之而来的是失去一切,再次休学。那时我已经硕士毕业回到上海工作,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一点遗憾,而是非常欣慰,因为我知道为宇找回他真实的自己了,他失去了学业、前程,可是他保住了心里那最神圣的领地,一个清醒的生命就是应该这样面对自己的灵魂!

其实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要你看过李先生的著作,你就会马上发现宣传媒体所说的一切都是无中生有的造谣,你马上就会明白江XX政府针对李洪志先生的一切宣传都是最恶毒的诽谤,因为一个如同江XX所描述的人,是不可能写出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字,是不可能有如此高尚的品德,更不可能使得全中国千万老百姓如此的敬仰。江XX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镇压的初始,就下令将所有法轮功的图书音像出版物全部销毁,然后极尽它们在数次政治斗争中练就的栽赃陷害的本事,对我们所信仰的“真善忍”和我们尊敬的师父进行大肆诬蔑,扣上各种耸人听闻的大帽子。报纸、电视没完没了地诽谤、攻击,学校、单位里逼着你与法轮功决裂,尽快表明态度,否则就会失去学业、失去工作。在99年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法轮功已经在中国传播了整整7年,在中国大陆就有7千万修炼人,即使按照官方蓄意隐瞒的统计数字也有200万人修炼法轮功,但是,在镇压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类似后来层出不穷的所谓恶性事件。“自焚”、“傅怡彬杀亲案”、“赵合袭警案”等等,这些触目惊心的栽赃案足以让一般老百姓把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当成异类、危险人物而敬而远之。

与此同时,江XX集团无视宪法,剥夺了法轮功修炼者上访、申诉等一切说话的权利,进京上访、散发真相资料的人要遭被打、被抓,劳教、判刑,2001年年底又传出密令对张贴法轮功传单的可以“开枪射杀”,对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单单我身边的清华大学大法弟子,一群品学兼优的学生、教工,只要现在还在坚持修炼,都曾经或正在承受着流氓式的非人迫害。我自己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绝食抗议7天,期间就曾经被残忍的插管灌食,用小指粗细的硬塑料管强行从鼻子插入食管,强迫灌入液体,让你无法挣扎,无法吞咽,几近窒息,管子拔出时带出的是插破鼻腔、食管流出的鲜血,有的人就这样被活活灌死。这样的折磨,只是因为我坚持我合法上访的权利,不承认有罪,要求无罪释放。

我不知道现在王为宇在哪里,也不知道恶人们会如何迫害他,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小时候我们从电影里看到的渣滓洞的故事现在就活生生的发生在我们身边。在难以想象的邪恶处境中,一个人需要无比坚定的意志才能闯过层层难关。我知道比咱们高一届的清华毕业生袁江,在被江XX的帮凶们酷刑折磨了整整2个月后,带着满身的伤痕离开了人世。我还知道比咱们高三级的清华毕业生赵明,在北京的团河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整整22个月,为了让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写保证,说一句“不炼了”,它们用6根几万伏的高压电棍一起电击赵明,用连续十几天不让睡觉来摧残他,用与世隔绝、生死不知来摧毁他的意志(赵明是爱尔兰三圣学院的留学生,在同学、校长、爱尔兰民众、爱尔兰政府乃至全世界的正义呼声中最终获释),还有虞超、褚彤夫妇,被害得全家四分五裂,妻离子散,家人至今不知其下落,孩子长到4岁,与妈妈相聚的日子还不到2年;姚悦刘文宇夫妇,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受尽酷刑折磨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分别被非法“政策”宣判入狱12年、3年;贾小梅徐才录夫妇,妻子被非法劳教,丈夫不堪重重迫害,不得不挥泪告别亲人,到海外呼吁营救,留下铁窗中的妻子,年仅13岁的儿子,还有年迈的双亲;柳志梅,被迫离开清华时还没念完大二,当我再次听到她的消息,她已经被押往山东,开始那黑暗而漫长的12年无端的牢狱生活,还有……还有……

我知道曾在十食堂边的小树林炼功的清华修炼人几乎全都被非法抓捕,如今你们要是回到清华,再也听不到清晨小树林中传出的宁静清新的炼功音乐,再也看不到炼功人披着晨曦盘腿打坐的祥和景象了。他们有的被非法判刑长达12年,有的已经被非法拘押近2年,音信全无。他们的罪名是什么呢?只是因为他们把江XX集团丑恶的行径向全世界曝了光,只是因为他们向身边的人讲明了真实的一切。打个比方说,如果你们中哪一位,将我今天的这封信上交给公安,那在它们眼中这已经足以忙活好一阵,当成个大案来侦察,定我个“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可笑不可笑?象这样荒唐可笑又可鄙的闹剧每天都在上演。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人真事,我没有必要骗你们。他们为了一句真话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出自中国一流的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尚且如此遭遇,你能相信这个流氓成性的江XX会对其他的修炼人手软么?

99年初,是我人生的一个阶段性的新开始,法轮功学员因天津公安的抓人、打人事件,于4月25日到北京中南海上访,总理接见了修炼人代表,事情得到和平理性的解决。大家都认为事情就此结束了。在五一劳动节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和为宇在山东举行了婚礼。硕士毕业、结婚、工作,等待我和为宇的全是美好的憧憬,只待我们携手去实现。然而,不久,由江XX个人盗用政府名义发动的这场邪恶的针对法轮功的镇压就开始了。我们夫妻的生活从此笼罩在邪恶的阴影下。

这一切为什么发生的这么突然,又这么莫名其妙?一个拥有强大的军队和庞大国家机器的政府为什么要把法轮功这样一个没有政治目的,只为修心向善的民间修炼团体作为比贪污腐败、经济萎缩、黑社会更重要的头等敌人来不遗余力的铲除呢?中国大陆文革式铺天盖地的“一言堂”,使你根本没有机会了解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有人会想不明白,江泽民为什么这么痛恨法轮功,这里我引用一位江XX身边的党内高官(非修炼人)在海外出版的一本揭露内幕的书《Poisonous Deceit》(中译本《欺世谎言》)里的一段话,也许能让你们明白个大概:

“……李先生的所作所为赢得了千万法轮功学员的信任和尊敬。李先生这种获得尊重的能力令江妒忌得发疯,他不能理解李先生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江的妒忌心大得不可想象。把李的高德同江的缺德相比,你就会看到法轮功事件的本质所在。事实证明是李先生把真善忍的准则培植于中国社会。法轮功的传播至少使数千万人努力做一个好人。这种现象自然导致社会的道德回升,犯罪率下降。我周围的一些官员们曾在多次会议上把这种情况告诉他,但他发疯般的妒忌心态始终使他顽固地坚持他的做法。最终他还是耗资几十亿元来迫害一个有助于我们社会恢复法律和秩序的精神运动。 ”

从99年,中国大陆针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一开始,年纪大一点的人们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是的,一场浩劫又来了,只不过表面上它好像不是针对全国人民,而是仅对法轮功的打压。当人们看穿了这场镇压的实质就会明白,它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对全人类道德的邪恶摧残。

是非完全颠倒了,全中国的人都在江XX的淫威下说谎,有的人甚至彻底被谎言蒙蔽,善良的好人被当作恶魔,被肆意摧残,而趋炎附势的奸佞小人倒是因迫害法轮功而屡屡晋升。百万中小学生、厂矿职工在国内媒体的造谣宣传之下,在学业、公职被胁迫之下,在诽谤大法的横幅上签名,无知的学生在恶毒的煽动之下,情绪激动的咒骂法轮功,咒骂法轮功创始人。修炼人的家庭被强行拆散。因为知道大法修炼者无比敬仰师父,恶警就把我们尊敬的师父的照片放到火车站入口处的地上,逼迫人们从上面踩过去,逼迫每个路人用最恶毒的语言谩骂大法,谩骂大法师父,以此来辨认谁是法轮功……,江XX印制了几千份诽谤法轮功的小册子,到联合国去散发给各国的首脑,以一个国家元首的身份去诋毁一个教人向善的民间修炼团体,同时谣言、诬蔑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政府的宣传机器散布到全世界。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就这样每天被无情的践踏着。

就在这每天充斥着谎言的日子里,为宇默默的用自己的行为向身边的人证实着大法的纯正,在他公司报销的帐目上,看不到一笔公款私用的记录,在一堆Taxi发票中,倒是总能找到不少公交车的票据,为的是节省公司的开支。在外企工作的他,收入很高,可是上大学时从山东带来的秋衣秋裤却始终不舍得扔,上班有着装要求,他就将仅有的两件西服、两件衬衫换着穿,我知道劝他添置新衣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所有的钱都用来接济生活困难的修炼人,用在给人们讲真相上。我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支持他,每天把衬衫洗好,以便及时换洗,始终保持整洁、健康的形象。他在公司是业务骨干,经常极尽所能帮助周围的同事,大家都喜欢他。

得知为宇出事消息,同事们惊呆了,他留下的工作没有人可以接替,如果那天他不是被绑架,将要到上海去给一群公司的下级经销商们做presentation(展示),为宇没来,所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听讲者无不动容,公司损失惨重。我相信你们一定看得明白,这场混乱是谁造成的。至少我知道,为宇的同事们绝不会相信江XX政府散布的谎言,因为公司里每个人都切身体会过大法弟子的善,孰正孰邪已经不辩自明。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都相信神的存在,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能相信在这个宇宙中,衡量万事万物的善恶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真理,那就是“真、善、忍”,符合他就是好的,不符合他就是不好的。人在什么时候干过什么坏事,都会在或早或晚的一个什么时候用自己同等的东西来偿还,这是宇宙的理。老人们讲的积德、缺德,“善恶有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那么即使你在做一件事情时不知道是错的,但是你做了,那你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因为衡量好坏的不是什么人间的法律、命令(法令只是维护某些人或群体的一种形式),而是“真、善、忍”。天地间的万物运行都要符合一定的规律,如果你违反他,终有一日会遭到报应。如果你们今天,由于受谎言的毒害,由于对大法的无知,而去残害善良,或者心怀对教人向善的大法的仇恨,那么他就是有罪的。作为修炼人,我们明白这一切之中的善恶因果,如果我们不去告诉他真相,以挽救他的灵魂,那么,当真相大白的一天到来时,无法想象这个生命面临的是怎样的痛悔和可悲的下场!

这就是大法修炼者舍弃一切,不懈地向人们讲真相的原因。当世界充满仇恨、欺诈与杀戮的时候,人世间的一切功名利禄、爱恨情仇,都抵不上初生婴儿的一声初啼来得珍贵,一个人怎样才能回归生命的善良与纯真,这是千古以来人类冥冥中始终在追寻的,然而随着社会的世风日下,在每日的忙碌中,人们竟然忘记了这最终的主题。

其实,在任何道德社会中,任何正直的人都认同维护正义、不说谎、不背叛或出卖亲人、朋友的善良原则,而江泽民则直接用金钱和权势逼迫人们出卖朋友、效忠邪恶朋党、出卖良心和正义。在这样人妖颠倒的社会中,坚持一点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同情都会付出巨大代价,遑论人格高尚,品行端正!没有真理,丧失判断是非的能力,这样的社会能有希望和前途吗?当中国人民不再为道德是非呼唤正义良知,不再同情别人的痛苦遭遇,不再为他人维护正义英勇钦佩不已,不再为自己的基本人身自由和权力丧失而痛心疾首之时,就是江泽民的流氓专制全面得逞之际。正义善良的人群中,谁会希望有那一天呢?

一个经历过文革的基督徒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话:“为什么我会对教过我的老师的命运,那样的冷漠,为什么会对别人的苦痛那样地麻木不仁?……当人类的一部分受害的时候,如果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在上帝面前,我们就都是有罪的。面对着别人遭受的迫害,如果我们无动于衷,我们在上帝面前就是罪恶的“同谋”。正是这种“同谋者”的罪感,使得我们时时反观自己的内心,常常反思自己的过去。……回顾文革浩劫,面对文革中失去生命、失去自由、失去家人、失去青春、失去爱情、失去造物主公平地给予每个人的道心、失去外在的前途和内心的光明的无数无数的人,朋友,让我们默默忏悔吧!正是这样的忏悔,使我认定,如果我再一次遭遇文革,如果我再一次面对别人无辜地受迫害,我不会无动于衷了。如果"红色恐怖"再一次笼罩头顶,我祈求全能的上帝,给我以聪明和智慧,让我分清善恶,给我以勇气和力量,让我的膝盖不要弯曲。”

我们大家相识在清华园,为宇现在却不知所终,我们在同一个操场上跑过圈,在同一间教室上过课,甚至他可能就是你睡在上铺的兄弟,灾难已经发生在你我身边。那些作恶的人不敢透露他的下落,把它们对好人的迫害当作“国家机密”来严守着,是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曝光。它们最希望的是,所有的人慑于镇压者的淫威,都畏缩不前,不去理会他人的安危,这样,它们就可以在阴暗的角落里放心大胆地作恶了。

如今法轮大法在世界60多个国家洪传,《转法轮》被译为多种文字被各国的人们接受,99年镇压开始的三年多来,法轮功在全世界获得的各国政府的褒奖达到1000多个,仅在台湾一地,至今已有30万人加入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然而在中国大陆,依然是一片凄风冷雨……

江XX为什么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劳民伤财,毫不掩饰自己对真善忍的嫉恨,在众目睽睽之下耍流氓?那些走狗帮凶们凭什么敢把善良的人们踩在脚下?——请你们记住,邪恶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善良的人们都保持沉默!如果全世界的善良人都能站出来,谴责镇压者的暴行,那这场浩劫将会很快结束。

不要再让这场迫害继续下去了,请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身边的人,请把我的信转发给所有认识我们的朋友,让所有善良的人认识这场邪恶,这是我们现在能做的。为了为宇,为了所有与你同样享有清华人称号的修炼人,为了世界上千千万万还不愿面对事实真相的人们,也为了你自己的良知,请不要保持沉默,当人们都从迷茫中醒来,阴霾终会散去,真理就在眼前。

友 晴
癸未年正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