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棍猛抽,打得我血肉模糊──湖北红安大法弟子三次被毒打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3月7日】我是湖北红安的一位大法弟子,男,今年57岁。99年5月份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全身大小六种病症,通过学法炼功,是师父清理了我的身体,使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身上所有病症都没了。得法后不久,大法遭到了江XX集团遮天盖地的邪恶镇压。是大法,是师父给了我新生,我要站出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于是我于2000年4月7日去了北京,8日早晨到了西站下车,不知天安门、信访办往哪走,身上又没钱,我只好在车站出口处炼功等其他地方功友带我到要去的地方。这时反招来了车站的保安,把我带到本站派出所,问我是哪里人,我不说,他们就开始搜身,从我身上找到一张从麻城上火车的票。于是他们马上查到我是湖北黄冈地区人,就打电话到黄冈驻京办。驻京办来两个人将我带到招待所,问我是哪个县的,我仍不说,他们就开始打我。先是罚站,然后强逼我跪着,一共有五六个人轮流打,我一直没有说自己的地址。最后一个年纪在五十上下的人跟我说:“这屋是我们做生意谈业务的地方,你又不说真实地址,他们又不放你,搞得我们不好办事,干脆我们把你送上车到你要去的地方,我们放你一场,分别时应该说个地址吧!” 我想也是,就说自己是红安的。哪知道他们是设好的圈套,没走多远就又把我抓回来了,马上打电话到红安驻京办,我被带到了那里。就在当天晚上他们用手铐把我半吊在厕所里,整整七天七夜没让睡觉。第六天同修熊国伦从深圳到北京也被抓进来了。15号我县永河派出所来人把我两人押回红安,16号下午送火连畈采石场拘留15天,然后在一看守所关押9天,最后送三里岗拘留所洗脑班18天后才放人,这是第一次被迫害的事实。

第二次是2000年8月8日,县610指使一派出所把我抓到一派出所留置室企图强制我放弃修炼。当天晚上610歹徒卢早林、程进号、徐盛,还有一所的罗红星等六人,用车轮战式的毒打我,拿电棍在我身上击。电池用完了换上新的又开始电,两人一班, 有的打,有的问,手打痛了用皮凉鞋在我身上到处乱抽,电棍电得我在地上打滚,滚到哪个面前他们就是一脚。就这样,从8点开始一直打到12点多,他们打累了才罢手。9号他们把我带到三里岗拘留所的办公室,又是610一帮邪恶之徒强行要我跪在地上两个多小时,汗淌了一地,最后看我不行了,才让我起来。10号下午他们又将我拉在太阳底下站着,高温曝晒两三个小时,最后恶警卢XX问我:“还炼功不?”我说:“怎么不炼呢?我就做这个事的,还一定要坚持学法。”当晚7点半左右,卢XX叫他们司机朱XX用铜电丝将我双手反背先绑两拇指再捆手颈、捆上加捆,绑上加绑。我双手静脉血不能流通,痛得昏死过去。12号又把我送到火连畈采石场迫害15天,回到三里岗又进行迫害。不法警察还迫害我侄媳(未修炼),非法关押她三天后才放回家。我从三里岗被带回看守所关押280多天奄奄一息才放出来。

第三次是2001年11月12日晚,因我向群众发真相资料,在中途我和段守珍同修被公安一伙邪恶之徒抓进公安局。先是刑侦的把我身上的钱物洗劫后,又殴打我,后610的三个暴徒对我毒打,再交给永河派出所非法审讯。我什么不说,他们用警棍在我背上猛抽,打得血肉模糊,我双脚五指到胯部都被打得肿得不能脱裤子。打完之后,再把我铐在铁杠子上,恶警梅XX用脚踩我铐在铁杠上的手,铐子齿被钻到肉里去,痛得我咬牙直蹦。他们还不让我大小便,一直铐到第二天上午10点多送到看守所。这次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