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地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待出现的一切事情

始终牢记救度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


【明慧网2003年3月7日】

一、站正基点:整个宇宙大穹在正法

●“但是,我们的大法,我告诉大家,任何人不配去考验他。因为所有的生命,包括宇宙里面的一切生命都是他给开创的,他创造的造就的,所以谁也不配去考验他。……但是他们做了,那么那就是他们的罪,他们都将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去承担。”(《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同时呢,对于邪恶的东西,那就是要清除,因为它是破坏宇宙、破坏众生的。……那么如果邪恶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怎么样去对待它,这不是个人修炼问题,这是捍卫宇宙的法,必要时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不同能力清除。”(《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1、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明了:现在是正法时期,所有出现的干扰和破坏,无论事情大小,不管具体是什么表现形式,都是针对法来的,都是邪恶在对大法犯罪。这是做为大法弟子(这宇宙大法的一个粒子)绝不能允许的,所以要坚决地清除。(邪恶在做坏事的同时还给自己找了一些借口,如学员有业力、认识上需要提高、要考验大法弟子等。)
具体如:当有学员被邪恶抓去迫害时,我们其他人是怎么看待此事的呢?
──“他有什么什么执著,所以会被迫害。”
──“他们哪个哪个方面不注意,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被抓了。”
──“她以前没做好,这回是给她一个弥补的机会。”
……
仔细看一下,好象和旧势力想的一样!?

虽然我们嘴上说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可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却和旧势力的想法相同,那我们不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

那怎么办呢?就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做。师父说“宇宙中的生命都在重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这一切他们也看到了。”(《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这一点我们必须清楚、明确,而且要在第一念中就发出来,不管邪恶以何种形式表现出来,我们的第一念就是“邪恶在犯罪”。就象当我们看到一个人在拿着刀子杀人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呢?“这人在杀人,在犯罪。”不是这样吗?我们不会一上来就想“那个人是因为什么什么,这个人才杀他的”。倘如此,连杀人犯也要振振有词了“对了,就是因为他怎么怎么,我才杀他的。”杀人犯找到了杀人的借口,这怎么能行呢?那么对待正法中的事不更应该这样去看待吗?要知道邪恶岂止是在杀人啊,“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精进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那我们的执著与不足就不用考虑了吗?当然得考虑,但是不能放在第一念中来考虑,而且一定要摆正和正法的关系。为什么呢?我们往下看。

2、因为邪恶所做的坏事是对大法犯了罪,所以要清除(从邪恶的表现到邪恶的本身),这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讲的。为什么要清除邪恶,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如果嘴上说着清除邪恶,而思想中却掺杂着为了消业、为了提高层次、为了过关、为了树立威德等其它想法,这样的思想虽然不能说是错,但是却不纯正(指与正法的要求比不纯正,我强调站正基点而不是站对基点,就是因为二者是有区别的:不仅要站对,还要纯正)。这同时也给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

我们在个人修炼中“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精进要旨──挖根》)那么我们在正法中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正法中的一切,这是否也是根子上的问题呢?

我们来看一下站在不同的基点上的两种观念。

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邪恶能干成坏事是因为大法弟子有执著──所以我们有执著就会被邪恶迫害──所以我要努力地去掉各种执著──这样就不会被邪恶迫害了(旧势力就是这么想的)

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现在是正法时期,邪恶干坏事是在对大法犯罪──所以要清除邪恶──但是因为我们有执著而影响了清除邪恶的效果──所以为了更好地清除邪恶,我要努力地去掉各种执著(这是正法的要求,而旧势力不承认,也不愿相信。)

对比一下这两种观念:前一种去执著是为了不被邪恶迫害,后一种去执著是为了清除邪恶;前一种是防守,后一种是进攻;前一种被动,后一种主动;前一种心存私我,后一种心系众生;前一种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后一种是师父引导的方向;前一种仍在个人修炼范畴之内,后一种已彻底溶入正法之中。现在大家应该能够清楚地看到为什么我们有时不能完全符合正法的要求;为什么我们有时在不知不觉中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为什么发生了许多不应该发生的事和各种干扰,并在无意中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就是因为我们当时没有真正地站在正法的基点上来看待出现的一切事情。

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够在今后的助师正法中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的关系,就能够时时以清除邪恶为己任。不论是直接发正念除恶,还是在讲清真相中清除人们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或者是以文艺等其它形式展现大法的美好,就包括我们自己的学法炼功,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都清楚地知道:在我们做的过程中,邪恶就在解体。这一念越清晰、越不可动摇,邪恶就解体得越快、越彻底。

3、“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让我们联系实际具体地谈一下站在什么样的基点上才能发出纯净的正念,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才能彻底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如有的学员要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发出这一念的基点是什么呢?我们看到每个人可能都不同,尤其是初期的时候。
──“法轮功这么好,可以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怎么就不让炼呢?我要想办法让他们改变错误的决定,不再禁止,那样人类社会不就变好了吗?”基点是维护人类社会。
──“我原来病得很重,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每天非常痛苦,是因为炼法轮功我的病才好的。现在大法遭难,我不能没有良心,所以我要去为大法讨公道。被抓被打我也不怕,那正好可以消业。”基点是出于良心为大法讨公道。
──“这就是生死关,人人都得闯,早晚都得过,不经这一关圆满不了。快走吧,晚了怕赶不上了。”基点是出于个人修炼为了圆满。
……

其中有些人还是几种想法同时掺杂着。当然不管他们基点出自什么,都首先应该肯定这种行为是了不起的、伟大的行为。但是,现在是正法时期,掺杂着这样那样的不纯的想法,去做这么神圣的事,那个旧势力可就找到了迫害的借口,就能迫害成了。于是抓人、打人、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等等邪恶的事就发生了,而这些邪恶的发生不正是我们那不纯的心促成的吗?当然邪恶就是要干坏事这是肯定的了,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大法弟子能不能时时事事都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发出纯净的正念,不给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从而抑制邪恶做坏事,直至主动清除邪恶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这才是从根本上对旧势力的否定。

在实践中确实有学员是这样做的(不光是指行为,行为是受意念指挥的,而纯净的正念才是关键,所以讲要正念正行么)──“我在助师正法,这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不允许邪恶来迫害我,谁要迫害我就铲除它。”结果呢,堂堂正正去,平平安安回。

这里还需要强调一点,就是有的人一看:哦,他这样做的就没有被迫害,那我也这样做,我也这样想,我也就不会被迫害了。结果可想而知。我们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问题在于最终的着眼点落在不被迫害,就差这么一点,可是差一点也不行。

二、牢记使命与责任:救度众生

●“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精进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在宇宙大穹解体时重新正法中救度众生。”(《北美巡回讲法》)

我们已经能认识到: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事都是在对大法犯罪,所以要清除它。那么我们再进一步看看,邪恶对大法犯罪会造成什么后果呢?──毁灭众生!

从法中我们知道,师父采取正法这种形式更新宇宙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救度众生。那么我们呢,这些被赋予至高无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的我们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这尘世间的呢?为了来当人吗?绝不是。为了个人修炼圆满吗?也不是。“今天可以告诉你们了,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应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为你要的是圆满一切,你是有责任的,你是带着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来的。”(《北美巡回讲法》)

现在再读师父《洪吟》中的《缘》、《了愿》、《助法》这3首诗,其涵义已一目了然。是啊,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本愿,包括清除邪恶不也是为了不让邪恶继续干坏事毁灭众生、并使众生有机会被救度吗?我们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事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救度众生啊!而我们在实践中却往往淡忘了这一点,就使我们经常会产生一些迷惑、无奈甚至其它不正确的想法,诸如“快点结束吧”、“那个总理……”、“十六大上如果……”,这些想法没有什么用,却不断地被旧的邪恶势力利用来制造新的邪恶安排。我们是否已经吸取了这些教训呢?我们是否在用纯净的心态参与正法,并把救度众生作为我们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和最终目的呢?

比如当我们在向一些国家的政府和团体讲我们受迫害的真相并呼吁他们给予我们帮助时,我们嘴上说“江氏集团迫害人权”等,但我们内心却要清楚:表面上这样讲只是为了让他们能够理解,而实质上却是在这个过程中让他们认清江氏集团的邪恶,不受邪恶谎言的毒害,从而得以被救度。“表现上我们求得世人对大法的支持,这是在人这儿表现出来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过来的。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又如当我们呼吁营救某些学员的时候,我们难道只是为了想要营救的学员不被迫害吗?我们呼吁别人的支持和帮助难道只是为了有助于受迫害的学员早日被营救出来吗?我们必须要减少损失、减轻迫害,但这不是全部意义。更深层的意义是在我们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清除人们思想中被邪恶的谎言造成的毒害,使他们能够正确地认识大法,启发他们的善念,从而摆正自己的位置。所以说我们不是在向人们请求得到什么,而是我们在救度他们。

当我们在内心摆正了这个关系,我们就不会被常人的各种观念所束缚,而是能够随意所用;我们就不会患得患失,而是宠辱不惊;我们就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和动摇,而是坚决果断、锲而不舍;我们就不会被焦急、失望、无奈等不良情绪所左右,而是始终平和、理性、充满信心;当我们要营救的学员被成功营救后我们也不会有如卸重负的感觉,而是会把目光接着投向其他方面。

同样,明确了这一点,我们更能够在今后的助师正法中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的关系,更能够时时以清除邪恶、救度众生为己任。不论是直接发正念除恶,还是在讲清真相中清除人们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或者是以文艺等其它形式展现大法的美好,就包括我们自己的学法炼功,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都清楚地知道:在我们做的过程中,邪恶就在解体,众生就在得救。这一念越清晰、越不可动摇,邪恶就解体得越快、越彻底,受毒害的众生就越少,得救的众生就越多。

三、愿了同归去 登天拜师尊

●“大戏谁是风流主,只为众生来一场。”(《下尘》)

●“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如来》)

在风风雨雨中,在摔摔打打中我们跟随着正法进程走到了今天。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在当时的一些认识、一些心态,以及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所做的一些事情,也许符合了当时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但是,法理是升华的,如果我们停留在某一种认识中,那可能就要跟不上正法的进程了。在正法进程已经进行到即将法正人间这一步的今天,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真正地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待出现的一切问题;都应该始终牢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把救度众生做为我们一切思想与行为的出发点和最终目的。

唯有如此,才是用最纯净的心做最神圣的事,才能够做到“正念显神威”(《师父的新年问候》)。“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进要旨──警言》)
也唯有如此,才配得上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才摆正了我们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位置。

最后,谨以师父经文《圣者》做结尾,并与同修共勉:

“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谜,济世度人而功自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