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西人弟子:奇迹正在发生


【明慧网2003年3月7日】师父,您好。所有在香港法轮大法大家庭里的同修,你们好。在2001年,我曾经来到这里和你们一起炼功,而且还去了大屿山,现在再一次和大家在一起,真是非常宝贵。

新年好!这是变化得令人惊异的新年!奇迹正在发生!

多伦多一个比较年长的同修,去年年底忽然遇到魔难,身体几乎一半不能动弹,而且非常疼痛。今年当他听到了师父说不要承认旧势力安排的时候,他把他疼痛的手摆到发正念的姿势,正念声明“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完全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然后突然他就痊愈了,他的脸不再麻木,而且他可以开心地笑,大声地说话,他的思想和身体再一次强壮起来,他的笑脸甚至没有了皱纹──就象婴孩似的。这真是一个奇迹!

上个月,2003年的一月份,在加拿大多伦多,我们和1700个人共同欢庆中国的农历新年,晚宴期间有大法的电影,歌曲,舞蹈,和可口丰盛的食物。在一个寒冷的夜晚,一间空空的仓库被整体多伦多修炼者装饰变为一个舒适、温暖、美丽而又平和的世界,这真是一个奇迹。大法修炼者精心准备了各种各样的食物,排放在大厅的两面,来自各行各业的来访者愉快地品尝着他们碟子中的食物。他们中一些人以前几乎没接触过法轮大法,欣赏着歌舞音乐,他们的脸充满微笑,不时地点头,他们欢笑着和娱乐节目融为一体。这是对大法粒子作为一个整体所取得的好成绩的特别祝贺!每一个在那里的人都被法的祥和之场笼罩改变着。

西方同修和他们一起唱歌,但每次在家排练时,我总是情不自禁要落泪,泪水象瀑布一样在我面颊倾泻,歌词在强力打动我的心肺。这首歌的歌名叫做“为你而来”,歌曲唱道:

“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我因为爱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啊,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啊,法轮大法好,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面对暴力危险,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我因为爱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啊,……”

庆祝会的那天晚上,法的力量和光辉充满了我,一个同修给我们伴奏,我在台上跟随着她,没有杂念,没有裁判。被所有的那些专注的大法弟子的歌声包围着,我们一起把自己的感情和听众分享。当他们微笑鼓掌的时候,我在他们一些人的眼睛中看见泪水。我感觉到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就能做任何事的力量。

我记得去年一月份,大法的力量和光辉也同样充满着我,保护着我。在36个西方人和数以千计的维护“真善忍”的中国人之后,我也走上了天安门广场,胸口别着法轮大法的横幅,藉由大法弟子的尊严与和平我唱着“法轮大法好”,因此每个人都会知道真相。我的声音在那天听起来非常嘹亮,如歌剧一样,它在广场四处震动着,并好象在天堂发出回声。我想觉者让那天的太阳光变得更耀眼辉煌,而且所有微小物质让空气弥漫着金光灿烂的喜乐!警察抓捕我,关了我一个晚上,然后放我回家,但是更多的西方人在二月、三月和五月相继去中国,告诉中国人法轮大法的仁慈。

但是邪恶的迫害没有停止!更多残忍的暴力致死的案例仍然不断被报道,在残忍的命令下,更多的绑架和家庭被拆散的事仍然发生着。我的心碎了。我喜欢在中国见到的所有中国人。我感觉伤心,因为这个曾经令人尊敬和重要的国家正被一个人所戏弄,他因妒忌而挑起仇恨。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仁慈与和平可以被如此残忍地攻击?

整个2003年春天期间,我拜访俄国,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在那个邪恶小丑曾拜访过的一些国家里,我们试着除去由邪恶小丑欺诈的诡计所引发的骚动和混乱。人们见到我们非常高兴,而且发现有关法轮大法的真相是如此快乐。他们说已经等了一辈子,遇见这么好的人。他们对迫害还在继续表示愤怒。我们举行游行,展示大法的美丽、和平以及祥和,我们烛光守晚会,纪念着那些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修炼者们。我们和那些有缘人一起炼功。

去年十月,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在墨西哥召开,我们有机会在会议之前将法轮大法的仁慈和受迫害的事实呈现给各国的领袖。我们解释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的宗旨和精神就是“增加透明度”,其实也就是“真”,“互惠利益”就是“善”,而“互相合作”就是“忍”。在1999年7月中国江XX一意孤行地把“真善忍”列为非法时,其实也等同把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的原则列为非法。我们给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的真相材料包括了一篇经济论文,说明法轮功如何使中国再次复苏,道德回升,从而帮助所有的中国人。我希望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国家的领袖真诚地关心道德的价值,并帮助中国的领袖停止欺骗他们自己的国家以及尝试戏弄全世界。

与此同时,一些修炼者走访墨西哥,向普通人讲清真相,一些人好象就是在等待着大法和学习练功,他们都支持大法,而且与我们交朋友,从世界各地来的大法修炼者受到他们的欢迎。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不分昼夜地发着正念。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结束后,当中国代表团的车队向机场驶去的时候,我们3个人正在沿着公路步行,向他们展示出中英文“法轮大法真善忍”的金色横幅。我们继续在沙漠的太阳下步行即使车队已驶出视线之外。我们3人的正念与公路另一端的全体同修的正念连成一片。当我们的正念成为强大的一体时,无论另外空间的邪恶逃得有多快,它都被我们碾碎了,多云的灰色天空变成明亮的蓝色。当天气热得很难继续前行的时候,灼热的太阳突然变得凉爽起来。当我们很饥饿的时候,在道路旁边就会突然发现野生的草莓;当我们口渴的时候,身边经过的汽车就会停下来,陌生人给我们水喝,并给我们他们的祝福。我们走完公路时已经天黑了,我们一共走了7个小时。早先在那里发正念的同修已经离去。我们三个再一次发正念,并高唱“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一个将我送到机场的出租汽车司机说任何人都不可能走那么远的路。大法弟子真的难行能行。

我今年63岁,我当初感觉自己太老而无法学计算机,在我第一次接触了计算机鼠标的时候,我都找不到在荧屏上的光标。我花了3个月来学习该如何适当地使用鼠标,因为我的大法家庭遍布全世界,我想要和他们保持联络。我也信赖师父说的和别人交流修炼体会。现在我能从网上阅读各种文章而找到自己问题的答案。我注意到许多象我这样的人正在学习发电子邮件,传真并且读英特网。我们也正在使我们的智力年轻。

当我跟随师父更紧,修炼更精进的时候,我就看书更多,不时有干扰,但是我始终继续尝试。我也更喜欢炼功,即使有时觉得能量太大。我注意到,我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更多的人,我自己也就了解的更多。比如,在“论语”中师父提到的关于改变常人的观念一直使我困惑,有一天我忽然就明白了。我意识到我所有常人的想法都源于常人的身体,自我啦,感情啦,焦虑啦,追求啦,等等。我注意到了连锁效应--为私为我导致争斗、导致妒忌、而且导致自怜的泪水,等等等等。我了解到我的思想也是物质的,并且就是它使我陷于过去的东西无法自拔。有一天我看其他人在领事馆前发言,就象我过去一直做的那样,我觉得忧愁。就好像是我的一些东西已经死去。我知道那不再是我,我已经改变。我以不同的方式看我自己,不再像以往那样看重自卫、过虑、愁烦或感到消极。我意识到师父正在照看我,而我只要试着保持纯洁的一念,心里想着“灭”字。近来我有了一些关于“整体升华”的想法,实际上就是打开和其他空间的交流,使自己成为一个能源的整体。然后围住我的微观物质将会允许我上升并遇见其他也能够成为整体的人。然后我们将会融成一个更大的法的粒子。当我看书越来越多的时候,这实在令人兴奋,以致于我不想做别的事情。当然师父的话仍然鼓励着我们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我以前并不了解邪恶真的是那么的邪恶。当师父在费城告诉我们,“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一直希望每个人会看见大法的仁慈而停止他们的邪恶。现在我以正念的方式了解了善的意义。我的心充满了慈悲来维护大法。当我重复师父费城讲法里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迫害不存在而且不能够继续毒害无辜的生命。那些伤害自己也伤害其他人的人一定要停止。

当我回顾过去,我看到我所去过的地方都被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辉,贯穿整个世界,包括中国。因为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发正念,宇宙的闪光一天比一天更明亮,持续更长久,到达更远,并且更加威力巨大,震撼天堂和地球,要求正义和结束邪恶。这真是一个奇迹!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宇宙中闪烁着佛法的光芒,邪恶再没有可以容身的黑暗处。

我知道我只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师父在此刻允许我来救度众生,其实我也是众生的一部分。有时我感觉我只是一个微笑。

我的心知道一首诗:这一刻就要来了,很快

正念使我的思想象钻石,
神圣的炼功使我浑身披金,
真善忍使我的心在天堂里开花
师父宝贵的《转法轮》指引我回家。

谢谢。

(2003年香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