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母亲的变化 

证实大法的威德、正念正行的威力

【明慧网2003年3月7日】说来荒唐,父亲对大法的不敬竟来源于女儿被江氏集团的非法迫害。从两年多前我被非法关押、开除公职,并被迫离婚以来,父亲对大法就一直非常抵触。虽然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使父亲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极力反对,逐渐转变到后来的“不支持,但也不反对”,但我却能够意识到他根本上对大法的态度并没有改变。而且他的一贯理由是:如果不是因为炼法轮功,女儿怎么会受那么多的罪,所以他认为女儿的痛苦来自于炼功。尽管我每次都告诉他“使大法弟子遭受痛苦的是江XX,它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使千百万象你女儿一样的无辜百姓遭受残酷的折磨,使千百万象我们一样的家庭妻离子散,如果你要谴责,你应该去谴责使我们家痛苦的最根源。而不应该去反对教亿万人身体健康,教亿万人去做好人的法轮大法。”但就是不能说服他。

今年春节,父母赶来北京与我共度新年。虽然父亲对大法有情绪,但母亲却是从根子里认为大法好的。这位只念过一年半小学的老人,除了仅受的那点教育外,一辈子没看过任何书,但在2001年春天陪伴我的20天内,她不仅听了一遍师父的讲法带,并在白天我上班时,独立看了包括《精进要旨》、《法轮功(修订本)》在内的三本大法书籍,《转法轮》也看了60多页。还记得当时我租的是一个在中午都需要开灯的小房间,而她又是老花眼,为了省电,又不耽误看书,她每天都凑到门口,借着微弱的光线学法。那时候我每次下班,都会问她今天看了多少,她也会将不认识的字指出来问我。后来她对我说:“真奇怪!刚到你这里的前两天,上楼(我住二楼)都上不动,但是现在上楼觉得好象有人推一样,很轻松!”“来到你这里的第二天,我就开始便黑色的东西,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不过一离开你这儿,就又象以前一样了。”然而遗憾的是,离开我之后,她便没再看过书。但是她却能够去维护大法。她经常告诉我,“我只要听到谁讲大法不好,我就气的不行。家里谁要这样讲,我就会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你们不能乱讲,要怪只能怪江XX太坏,要去镇压法轮功’。”“如果全世界都炼法轮功,那社会上也没有这么多偷的、抢的、杀人的事情发生了,大家也都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了。”每逢这时候我都会非常感动,因为从没有任何人告诉过她应该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她善良的本性却知道该如何去做。

父母在北京的时候我一直陪在他们身边,随身还带着我的《转法轮》,刚开始我看书时,父亲还会说几句“风凉话”。很快他看自己的话不起作用,也不讲了。这时母亲也开始看《转法轮》了。因为只有一本书,每次她看时,我便凑到她旁边,和她一起看,她看的很慢,而且每一个字都在嘴里默念,遇到不会的字她便问我。这样看了两天,她又看了20多页了,只是她经常告诉我眼睛不好,看一会就觉得眼花缭乱,什么也看不见了。于是我便开始给她念书,头两天还好,后来有一天晚上她又让我给她念书,才刚念10多页,她忽然打断我:“别念了,我腿难受的不行,我要睡了。”我第一反应是:师父在给她消业。便随口道:“没事儿,这一章听完就没事了。”(当时我在念第二章,还有10多页就念完了。)她又听我念,一页还没完,她便从床上爬起来(我们本来都半躺着),由原来的躺姿变为跪姿,并将头深深埋在床上,看上去极度痛苦的样子:“别念了,我腿难受的不行了,你也歇歇吧,现在你就是念我也听不进去。”我又一次安慰她:“再忍一忍,这一章听完就没事了。”这时一直在旁边的父亲答话了:“如果你妈听完这一章腿真的不难受了,我也开始炼功。”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错了:这决不是师父在给母亲消业。母亲虽然知道大法好,但她并没有真正踏入大法的门,而且她从内心深处还不肯放弃她所信仰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所谓神(母亲一直信佛,不过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她信的到底是什么神)。而且退一步说即便是师父给她消业,也决不会影响她听法,何况又是母亲主动要求我念书给她听的。那么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干坏事。大法弟子希望世人清醒,要用一切机会去挽救众生,而邪恶却通过种种手段企图破坏这一个个机会。既然它一定要干扰,那就应该销毁它。

父亲的话也从另一面敲打我: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师父为我们付出了许许多多,我们都从内心深处知道师父是来救度众生的,可世人不相信,他们甚至嘲笑我们。今天我要将大法修炼者的威力展现给他们,让他们明白大法是真正的科学!师父的话响在我的耳边:“用神的正念正行”“正念显神威”。

我马上起身坐在床上,立掌,意念中清除干扰母亲听法的一切邪恶,大约一分多钟,我听到母亲不再跪着了,而且好象坐了起来。我继续发正念,又过了大约一分多钟,我睁开眼看看母亲:她正半靠在床上,面带微笑。我问:“妈,还难受吗?”她笑而不答,凭我对母亲的了解,我知道母亲已经好了。我继续发正念,又过了几分钟,她忍不住了,说:“好了,我腿不难受了,你也歇歇吧!”我没回答,继续清除干扰我家庭及世人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恶,在整个过程中,我几次想要落泪。

后来母亲告诉我,以前她在家里觉得腿要难受的时候,只有赶紧睡觉,睡着了就好了,有时候还没睡着就难受起来了,那她只好下地不停的走动。我便问父亲:“你说的话还算数吗?”父亲搪塞:“其实你妈的腿根本没有好,她是不想看你那样,这是你坐着(指发正念)时,你妈偷偷告诉我的。”我问母亲:“是这样吗?”还没等我说完,母亲马上反驳父亲:“你别听你爸瞎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父亲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后来父亲又偷偷问母亲:“真的不难受了?”母亲笑着点点头。父亲说:“那要是这样的话,以后你腿难受,我也象她那样坐着。”我没有给父亲讲太多,只是说了一句:“爸,你看到的只是表象,而你不知道的却是实质。”

春节过后他们走了,数天之前我打电话问候他们,刚闲聊几句,父亲忽然在电话那边说:“这次去北京我对你的事有了很大的转变。”我一时竟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问:“你讲什么?”父亲说:“这次去北京我对你们的观念有了很大的转变。回来后我想了很多,我明白了你们是受迫害的,我的女儿是被迫害的,我同情我的女儿。…具体为什么你也别多问,电话里讲也不太方便,我相信你们是无辜的。”

没有什么比一个人转变了被蒙蔽的思想、对大法有个正确认识,更能令大法弟子欣慰的了。只是我做的不够,经常错过一个个机会。师父讲:“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进要旨·警言》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