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交警大法弟子被关入精神病医院摧残三个月


【明慧网2003年3月9日】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32岁。95年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成为一名警察,96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小时候,作为教师的父母,特别关注我的学习成绩,可偏偏事与愿违,所以经常遭到父母的责备,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由于相互间的不理解,我与父母的隔阂越来越深,积怨成堆,逆反心理使我越加任性,玩闹成性,成绩下滑,更遭父母斥责,我的童年在忧郁和喝斥中度过,毫无快乐可言。

工作后,虽然不愁吃穿,但我与父母的矛盾有增无减,见面不是他们看我不顺眼,就是我故意顶撞他们。心里的不愉快导致我年纪轻轻体弱多病,头痛、感冒成了家常便饭,后来又添风湿病,整天腰酸腿痛,苦不堪言。95年经考核当上交警后,冬天即使穿很厚的棉衣,在外面站不到20分钟,腿肩就痛疼难忍,不得已在年前请近一个月病假度过最冷的时光,生活中没有阳光,简直不知今后漫长的日子如何打发。

就在我身心极度不健康之时,96年4月份喜得大法。当时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一直困扰着我的迷茫一扫而光,终于弄懂了人为什么活着,活着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痛苦,痛苦又是怎样造成的,人生的目的是什么。我的人生观都发生了改变,天地也变新了,我身上所有的不适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感到身轻体健,心情愉快,慢慢也能理解父母了,家庭中充满了欢声笑语,父母的斥责变成了夸奖。即使在凛冽的风雪中仅穿毛衣毛裤站岗执勤也不会腰酸腿疼,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睦。生活中按着“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没有抽烟喝酒等坏习惯。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收礼品,对工作负责,我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然而,万万没想到,江罗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我仅仅为了按“真、善、忍”作一个好人,说了几句心里话,却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99年4.25以后,我多次被市公安局长杨中舟等找去谈话,强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还说是上级指示,否则开除。

99年7月19日,我充满着对政府的希望和信任,依法进京上访,只是想向政府反映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哪曾想上访办变成了拘捕房,我被北京公安绑架,当晚送至锦州,21日被葫芦岛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7天。

99年7月26日,市公安局胁迫家人把我强行送进锦州市康宁医院(精神病医院),住5号病房,当天下午1点钟,在未经任何询问和诊断情况下,由副主任王智等五、六个人强行将我摁倒在地床上,野蛮地注射治疗精神病药物。药力发作,我昏睡过去,直到吃晚饭才被护士叫醒,饭后让我服药,我拒服。王智威胁道:“你若不吃就给你下鼻饲,强制你吃。”这样我被他们强行绑在床上,从鼻处插一根胃管,鼻子、喉咙疼痛难忍,眼泪不住地流,那个滋味真是难受极了,注射大量破坏神经的精神药物,又使我昏睡过去。第二天,我浑身无力、流口水,几十步远的厕所对我是那样漫长,每天昏睡,不叫不醒,本来修炼大法后健康的身体竟被折磨成这样。尽管如此,我头脑清醒,始终明白自己是大法修炼者。主任马东方和王智趁机想从我口中得到他们想要的,我说:“法轮功好,大法已溶入了我的思想中、血液里,现在我被你们弄得没有一点力气,但你们永远也改变不了我的思想。”马东方非常生气地说:“今天不谈了,以后再找你。”他们时不时派人来威胁恐吓一番。十几天后,我全身肌肉开始僵直,硬邦邦的,走起路来象木偶,浑身疼痛无比,度日如年,整整煎熬3个月之久。

99年10月30日左右,市政法委陈丕志找我谈话。“炼不炼?”“炼。法轮功讲‘真、善、忍’,大法好。”仅仅因为我说了几句真话,又被强行关入葫芦岛市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7天。

99年11月5日,我接到市公安局督察部通知,我被开除公职,理由仅仅是:“修炼法轮功,屡教不改。”

2000年7月4日,当地派出所在无任何事实根据情况下,仅仅怕我进京上访而以“扰乱公共秩序”的莫须有罪名将我非法拘留30天。

在众多大法弟子无辜被抓惨遭迫害,在申诉无门,上访无路的情况下,2000年12月我毅然走上了天安门,喊出了我的真心话:“法轮大法好”,想让被恶毒谎言蒙蔽的善良人们听到我的心声,却被非法关押到石景山看守所。我拒绝恶警对我一切无理的要求,恶警唆使十几个犯人轮番折磨我。当时是零下十几度,它们残忍地扒光我的衣服在刺骨的水龙头下足足冲了我近1个小时,一犯人问我法轮功好不好?“好!”话音刚落,我的腰部被狠命踹了一脚,眼前一黑,差点失去知觉,随后犯人一拥而上,我成了它们脚下的皮球。仅在此看守所一宿,就被它们变花样折磨四通。致使我双耳膜穿孔,浑身多处青紫色,腰部严重受伤,当时无法正常行走。

2001年1月3日,我被所在地派出所接回,直接关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个月。想让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阴谋破产后,它们气急败坏将我非法判3年劳教,关押在葫芦岛市教养院。

在劳教所,对于和我一样的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恶警强迫我们干各种力工活,强制洗脑,并兼有威胁、恐吓,稍有不顺,就被拖出去施电刑、毒打,各种折磨的残暴行径令人发指。

2001年11月末的一个晚上,邪恶们又动用防暴警察来迫害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大法弟子,一个一个从屋里硬拖拉出去残暴的毒打,惨不忍睹。

我作为一名普通法轮功修炼人,仅仅说了几句心里话,为了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就被这样残酷迫害。还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正在邪恶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各种洗脑班遭受着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和痛苦煎熬,可他们仍以各种和平方式不厌其烦地告诉身边人也包括迫害他们的人:“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千万别反对大法。他们不图名利,不需任何回报,只希望听到和看到大法真相的人们在当前乱世中对大法心存正念,真的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