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4)

【明慧网2003年3月9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在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把真相条幅挂到最醒目的地方

我县有这样一位同修,正法以来他总是把大法条幅挂在最繁华的区域:县委、轻工市场、百货大楼、广场、影剧院,二年多来,他挂出的大法条幅大约五、六百个。他把大法真相做到县政府、派出所室内及警车里。下文是他的口述。

今年我53岁,97年11月8日得法。98年5月份《XX日报》上登了一篇攻击大法的文章。我悟到这是对大法修炼者的考验,因而我唯有一念“我一定要一修到底。如果大法需要我贡献力量的时候,我就挺身而出,无所畏惧。”那时我就把自己交给了大法,为了大法,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在大法中我没有索取的余地,唯有付出。

从讲真相开始我就琢磨,要把大法条幅挂到最醒目人多的地方,让更多的人看到,让更多的人受益。102国道的一个桥洞,是进关车辆必经之路,每天有上千辆车从这里通过。桥洞高度大约7米。我时常把两个条幅接在一起挂到桥洞的顶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条幅有时在桥洞上能飘扬一天。

县城的百货大楼门前是热闹的夜市,每天有上千人在这里消遣。为了救度这里众多的众生,我经常把写有“真善忍”“法轮功好”的条幅两个接在一起,挂在百货大楼的三楼上。在“世界法轮大法日”,“省法轮大法日”的前夕,我来到轻工市场的正门,借着升旗绳,把“热烈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热烈庆祝XX[省]法轮大法日”的大型条幅送到旗杆的顶端,黄底红字的条幅和彩旗一样高高飘扬。为了醒目我把条幅选挂在红色彩旗的旗杆上,挂上去的条幅在彩旗中一挂就是半个月。一次,我又来轻工市场正门挂条幅。有一对恋人在旗杆附近。我脑海里马上闪出一念:“你俩得走,不能妨碍我正法。”等我到旗杆近前,这俩青年真的走了。我顺利地把写有“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接在一起的长条幅用升旗绳送了上去,比彩旗还鲜艳的条幅迎风飘扬。

神来神往

(一)

2002年9月下旬一天晚上,一阵疯狂的敲门声,我们知道住处被恶警发现了,这时屋里算我在内有两名男同修和两名女同修。这一刻我们心里一翻,随后想到,一个神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要沉着冷静,正念正行。我们开始坐下来发正念,我们的心从慌乱中平静下来。在正念中我们看到了邪恶是那样的渺小,我们神的身体是那样的高大,瞬间我们的功能打出,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化为灰烬。在这段时间里恶警们由砸门变为撬门,但门就象金刚铁铸的一般,就是打不开。这时他们退了下去,暂时又恢复了平静。

两男同修从门镜看到他们离开了,知道师父让我们离开这危险地方的机会来了。这时我们心里都很平静,心想邪恶不配迫害我们,我们走师父安排的正法的道路。其实邪恶什么都不是。我们边发正念边请师尊加持。出门后我们四人向楼上走去。到了楼上通道口,两男同修爬上去,打开通道口,准备离去。我们两女同修觉得四个人同时从通道离开耽误时间。我们两女同修决定从正门堂堂正正地出去。于是我和另一女同修挎着胳膊向楼下走去。这时楼道里的恶警察已经全部到楼下院内去了。我们两人出了单元门,心里平静地一边说一边笑,从两个呆呆的警察眼皮底下走了过去。这时院里站满了着装的恶警和便衣。

后来听另两男同修讲,他们从楼上通道口出去后,发现恶警就在另一通道口的楼道里呆着呢。他们好象在作汇报说:“万无一失,这个屋里住了一个小分队呢!我两个队长牵头抓他们,全部把他们包围了,万无一失。”于是两位男同修就又回到了我们住的单元,也顺利地离开了,这前后的时间最长也就不超过十分钟。后来恶警将房门打开,看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很吃惊,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我们四人凭着正念闯出了邪恶的封锁,给邪恶以沉重的打击。

(二)

事隔一周,我想到住所还有大法书和师尊的法像,这些不能落到恶警手里。我决定去取这些东西。我一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这时我心如止水,什么都没想,一心想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不能落到邪恶手里。我走进了住所大院,看见两辆白色面包车(恶警蹲坑的地方),这时我头脑中只有一念,什么危险都没有,更没有人能阻挡了我的正念正行。我来到住所打开房门,屋里已被翻得乱七八糟,书和法像都没有了。我想一定是两男同修来了。我还发现茶缸里有一点喝剩的茶水,地上有两个小食品袋,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是恶警住在这里又吃又喝,以为我来晚了,没碰着他们。我装了几件随身穿的衣服,就离开了。

(三)

又过了几天,天气突然转冷,我和另一女同修穿得很单薄。我想应该再去住所取衣服,大法弟子怎么可以没有衣服穿呢?于是我又去了住所。院内依然停着两辆面包车,还有一个年轻男子在擦车。我一心不乱地发正念,连想一想什么的空闲都没有。我轻轻地打开房门:地铺变样了,明显地有人睡过,其他什么都与上次一样。我想可能两男同修无处可去,在这里临时过了一夜。我把乱扔的东西装点好,很规整地放在床铺下,然后我想给同修留几句话:“我平安无事,请放心!”只是当时没找到笔,只好作罢。我背好一大袋衣服,刚打开房门走出去,就听到楼下上来几个人,是嘈杂的男人声。我迅速地走上了楼,等那几个人走进了我们的住处,我便迅速地从楼上下来,离开了住所,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事后才知道,邪恶警察在那里蹲了两个月,等到房子到期了他们才离开。不知道他们看到大法弟子三次神来神往,从他们眼皮底下平安离去是什么想法。

时刻记住“正念正行”

我被邪恶之徒骗进了拘留所,又被非法劳动教养,在教养院中我绝食闯了出来。一日,我上街办事,遇到一个熟人,她问我:“你咋没上班呢?”我一看机会来了,便向她讲大法和大法弟子们被迫害的真相。她听着听着,忽然说:“你这不是在宣传法轮功吗?你就不怕我举报你吗?”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怕世人知道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利用她的嘴开始说话了。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干扰她的邪恶因素,真有效,她马上改口说:“你不上班,有时间到我家玩去。”同修们,记住师父的话“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年轻夫妇清理诽谤大法的条幅

在东北某城市,有一对年轻夫妇修炼法轮功。有一天,女同修对丈夫说:“我看见市展览馆门前挂了一个污蔑法轮功的条幅,我们应该把它弄下来,不能让它挂在那害人。”男同修说:“今天晚上我去把它拽下来。”吃完晚饭,丈夫就要去,妻子说:“我也跟你去或许能帮你点忙。”于是,夫妻二人来到挂条幅的地方。这条幅又高又大,根本够不着。男同修蹦了几下刚能摸着条幅,细心的女同修说:“你用肩膀驮着我,我就有办法了。”于是,丈夫蹲在地上让妻子骑在自己的肩上。就这样妻子从衣兜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剪刀,丈夫驮着她一路剪下去,一会工夫,一个大条幅被连剪带撕成了许多布条。这时,有十几个行人注目观看,也有人在为他们夫妻二人的行为拍手叫好。

他们夫妻二人把条幅剪完,就打了一个出租车回家了。第二天,他们到条幅那一看,那条幅已被行人撕成碎布,只有光秃秃的一根长绳子横在那里。

[注:请大法同修以法为师,正念正行,修炼是严肃的,勿单纯效仿别人修炼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外在形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