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洛杉矶之行中悟到了什么(译文)


【明慧网2003年3月9日】我知道会见到师父,我预感到了。我非常激动地等待着,可当我看到师父出现在讲台上时,我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师父离得很远,就象我平时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我一点中文都不懂,翻译的英文也听不懂多少。渐渐地,我感到了师父似乎很伤心难过,我感到自己很不自在,好象是由于我的理解不够,我的不专心和我的不坚定造成了师父的难过。后来,我在会议大厅的外面再次见到了师父。师父和我握了手。我不记得当时我是说“很高兴见到您”还是糊里糊涂支吾不清地说了“噢噢”。我失去了这次机会,但请相信我,在这么近的距离见到师父并和师父握手,这是无法预先设计的。这次,我感到了师父的洪大的慈悲,善和平易近人。我问自己,我是否真的明白了?我为大法做了什么?

后来在一位中国同修的翻译帮助下,我明白了我以前没有明白的事情。我以前也知道,但没有这么清楚,今天的大法修炼者是正法的参与者,而不是只在家里读书,炼动作和做好人的人。你可以提高一个台阶,但你也可以下滑一个台阶,每天都是一个挑战,就象在海里游泳,要不断的努力,还要注意浪头的情况,因为那也在不断变化着。

在第二天的游行时,我理解更深了:同别人交谈,解释,发传单,这些都是讲真相。我开始感觉到我们是在一起的,我们是粒子,就象别的同修一直在说的,我们一起参加游行,我们是一个整体。

后来,当我们一起读书时,这一切变得更加明确。一开始,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要一起读书。后来我明白了,所有我们平时做的,说的和要的都是“我、我、我……”我们是个人主义者,我们没有明白修炼就是要修去自我,放下自我,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一起学法有两个特点:第一是一起念的过程中,可以使你放下自我,和别人容在一起。第二就是可以集中注意力,明白自己在读的内容。

另外还有一件我想与你们分享的事:我去洛杉矶的目的是想见一些修炼时间长的学员。我确实见到了,他们的坚定和对法的理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意识到我与他们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但我也看到了有些人还未修去的执著。可是为什么让我看到了哪?也许,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向内找找我自己。每个人的路都不同,理解不同,层次不同。我是不是有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做的好,而以此来想检验大法的心哪?为什么我一直在评价他人?每一次我看到有其他学员做得不好的时候,我都应该问问我自己:“我还有哪些执著没有去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