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大法弟子王升云叙述父亲王益新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2003年3月9日】我是王升云(大法弟子),男,39岁,初中文化程度,农民,家住潍坊市坊子区沟西镇郭家村。

我们一家五口人:父亲王益新(已被迫害致死),母亲王之合、妻子唐修美、孩子王心伟和我,都是97年得法的,得法后一家人身体得到了健康,思想境界都有了很大的提高。父亲得法前身体很不好,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手上还长了个骨瘤,修炼大法后,这些病都没有了。妻子得法后性情变得温和了,一家人也和睦了。

从99年7.20开始,在江XX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和“打死算自杀”的邪恶命令下,我们一家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99年7月20日那天,镇党委副书记宋长春就命令派出所把我父亲抓到镇政府关了起来(7.20以前父亲是我们镇的辅导站站长)。下午,我妻子也被派出所抓到镇政府关了起来,第二天上午,把我也抓去了,家中只剩下62岁的母亲和十岁的孩子,也被镇政府派人整天轮班看着。当时在镇政府非法关押了我们一个星期。

2000年3月份我妻子到北京上访,被抓回后,宋长春命令派出所的恶警把我也抓到了派出所。当天晚上,610的恶警对我们夫妇进行非法审问,当时我对它们说了一句:“我们炼法轮功没有错!”一群恶警一拥而上,把我打倒在地,一个恶警用脚踩着我的头,一个恶警踩着我的脖子,那几个恶警对我拳打脚踢。他们打完后把我铐在连椅上,恶警蒋恒贵对着我的脸左右开弓打耳光,嘴里说着:“我叫你炼,我叫你炼!”就这样对我们夫妇折磨了两次。这次被非法拘留关押50天左右。

2000年6月份,我和母亲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恶人抓回后,对我非法审问,在审问期间,他用扫地用的新笤帚打我,直到把笤帚疙瘩打烂为止。还用凉水往身上浇,用手铐铐在铁椅子上折磨了一上午。这次我被刑事拘留三十天,母亲被治安拘留十五天。我被释放后,宋长春命令派出所的人把我又关进了他私设的私人监狱,又关了一个月,一直戴着手铐,后来我们绝食才把我们放了。

每次非法拘留,恶人们都强行索要现金300元所谓的生活费。

我父亲没有上访,也被关押在宋长春私设的临时监狱里,被非人的折磨。宋长春命令那些看守往水泥地上倒水,叫我父亲在水泥地上睡觉,它们用麻袋把我妻子和其他功友装起来进行拳打脚踢,用棍子打。我妹妹不修炼,去看父亲。父亲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妹妹回家拿了一块塑料想让父亲铺在身子底下,也被宋长春扔了出来。一个善良的看守见父亲身体太虚弱,向宋长春请求把父亲放了吧,也遭到了宋的拒绝。又过了几天,人已奄奄一息,宋长春怕承担责任,才把父亲放回了家,因父亲是65岁的人了,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迫害,回家后一个多月后,就离开了人世。

就在这种情况下,歹徒们仍未放过我们,父亲去世后第七天,恶人又把我和妻子绑架到洗脑班。我们凭着对大法的坚定,第三天从洗脑班堂堂正闯出来,至今流离在外。每逢所谓的敏感时期,恶人晚上十二点便翻墙而入,妄想绑架我们,搞得家人不得安宁。

以上我和家人所受到的种种迫害,都是江泽民一伙人间邪恶败类们直接造成的,这种对法轮功群体灭绝和法轮功学员人权的侵犯,也是对全人类每个种族与每个人生存尊严的侵犯。在此呼吁全世界善良人士伸出正义之手,制止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