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人 江氏害人――发生在河北乡村的真实故事


【明慧网2003年4月10日】以下是发生在河北省宁晋县某乡村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真实故事,他们的年龄从十几岁到六十来岁不等。其实,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们仅记述以下几例来证实大法的神奇、修炼者的受益。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实在是祸害百姓啊。

一、修大法皮肤癌痊愈 遭恶人迫害举家不宁

我今年是22岁的青年,以前长着满脸青春疙瘩,后发展成严重的皮肤癌,黄水顺着脸往下淌,四处求医,未曾治愈,全家人发愁得都哭过。这时我遇到了法轮大法,修炼两个月后,皮肤竟然神奇变好了,脸颊变得光滑细腻,这真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可是这么好的功,江泽民为什么就不让炼呢?因为我和妈妈都炼功,所以一到所谓“敏感日”,乡政府的人都要到家里搅和,搅得举家不得安宁,没有好日子。但不管他们怎么迫害,我一定坚修大法。

(本人口述,同修记录)

二、大法功效神奇 严重骨髓炎免于截肢

我结婚后不久,患上了严重的骨髓炎,脚脖子经常流黄水,拄了好几年的拐,身体极度虚弱,医生要我截肢。病痛折磨得我脾气很坏,动不动就乱发脾气,导致家庭也不和睦。98年得法后不久,我就扔掉了拐杖,走路基本上与正常人差不多了,我还能上房晒粮,地里的活和别人一样干,还能骑自行车了。六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还省了钱,脾气也变好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

然而自从江XX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乡政府几次到我家骚扰。我真不明白,江XX有什么权力不让人炼法轮功,难道身体健康的好人多了不好吗?

(本人口述,同修记录)

三、修大法后我家“小药房”没了

我于97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浑身是病,可以说是万病缠身,连自己都说不完,大小医院不知去过多少家,中西药不知吃了多少,家里都成了“小药房”了。尽管这样,还是治了表,治不了本。病痛折磨得我一点力气也没有,骑自行车回娘家,十里的路,能累得我三天起不来床。

正当我痛不欲生的时候,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得法不到一年,我的身体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困扰我多年、久治不愈的各种疾病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解救出来,成为一名健康人。修炼几年来,家里的“小药房”没了,再也无需吃一粒药。亲朋好友、邻居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全家人再也不用为我吃药没钱而发愁了。

可是99年7.20以后,公安分局的人员及大队干部经常到我家骚扰,不让炼功。但是无论怎样,我也要坚修大法心不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讲清真相

(本人口述,同修记录)

四、“花多少钱治不好的病,你们法轮功却治好了。”

得法前,我有严重的老年综合症,经常是整夜睡不着觉,神经衰弱。后到医院治疗,医生说:“就是看了,也恢复不了多好。”

自从99年得法后,我的病好了,头脑清醒,浑身是劲,家里地里的活我全能干,完全是个健康人了。85岁的婆婆和儿子、儿媳都感激地说:“大法真神奇,花多少钱治不好的病,你们法轮功却治好了。咱们全家都感谢你们老师。”邻居们也说:“看你这样的病都能炼好,要不是江XX不让炼,我们也非炼不可。”

(本人口述,同修记录)

五、修炼了半个月就扔掉了常年的药罐子

在1996年前,我身体很虚弱,常年的胃病使我不能正常生活。96年上半年,我又得了乙型肝炎,每天吃药输液,卧床不起,每天只能吃很少的饭,瘦得皮包着骨头,在地上走10多米的路,就得休息一会儿,人们都说这人活不长了。就在我对人生绝望的时候,我遇到了大法,修炼了半个月就扔掉了常年的药罐子,身体渐渐康健起来。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江XX迫害后,我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去省政府上访。省政府的接待人说,这事我们管不了,这是中央决定的。于是我就去了北京。这时,派出所和办事处天天到我家,逼家人找我。我回家后,县公安局政保科又罚了我1200元,我跟他们要收据,他们也不给。从此我被列入“黑名单”,经常有村委会的人看着我。十六大期间,派出所又抓了我三次,说是把我送到看守所,说是开完“两会”后再说,逼得我一家在外流离失所一个多月。因此,我要控告江泽民和所有参与迫害的犯罪人员,控告他们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滥用职权,滥杀无辜。

六、新得法的小弟子

我从2001年开始学法轮大法。没学法之前,我也知道大法好,可是由于中央电视台的欺骗宣传,我就一直没有学。后来我得了一场大病,一星期后咳嗽得很厉害,妈妈(炼功人)说:“你听我给你念书,你的病情就可以好些。”我听妈妈念了会儿书,病情真的就减轻了许多。从此以后,我就开始炼功了。

到2002年,爸爸知道我和妈妈炼功就打我们,还和妈妈离婚,这些都是江泽民迫害大法、蒙蔽人民的结果。如果这些恶人不破坏多好呀,这些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否则没有好下场,因为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