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高墙”内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4月10日】师父《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告诉我们:“师父从99年7.20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又《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告诉我们:“大家看到了这场迫害招也使绝了,大法弟子也锻炼成熟了。无论在国内国外,虽然还有很多被邪恶的宣传所蒙蔽的生命,但是总体上另外空间邪恶和正的力量已经失去了平衡,正的力量已经把天平压到最低点了。”

走出来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顶着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巨大压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大法的整体形势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这里也凝聚了很多大法弟子的鲜血、生命和智慧,有经验、有教训,尤其那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涌现出了很多“用神的正念正行”破除邪恶迫害,闯出魔窟的神奇故事。可是也应看到还有很大比例的身在魔难中的同修,存在消极承受、等待观望、默认旧势力、配合邪恶的问题。其实根子还是有执著,存在怕心,那么邪恶就钻空子,就找到了迫害的借口。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经文中告诉我们:“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全盘否定旧势力,正念很足,师父真的什么都能为我们做,这一点我自己深有体会。

2002年我在劳教期间,开始也怕挨打,怕蹲小号,怕做不好造成迫害借口,怕这怕那,所以不敢怠慢那里的规矩,无论干活,打扫卫生,事事力争做好,还认为作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个好人,都应该做好,让管教、普教能从自己身上看到大法好,这也是证实法。(这也是很大比例同修的认识,当然在一定层次上看没有错,但法理是升华的)可是干得再好,只要不决裂每月都是给负分(加期)。而普教和做洗脑的只要迫害大法弟子有功,就给减期,这时我开始悟到这是配合邪恶“人为的滋养了邪魔”(经文《道法》)。

我反复在想:我们既然能走出来证实大法,为什么不能再向前走一步呢?难道劳教所的高墙就挡住了我们的正法脚步吗?只坚持不转化就是证实法了吗?我们的消极承受就能等来法正人间吗?还有些人等十六大、等人大、等邪恶之首下台等,“回天不是盼”哪,难道大法弟子还须等常人给我们施恩吗?回答是否定的。那么在劳教所里是不是仍然存在进一步走出来证实法呢?回答是肯定的。于是我带着坚决破除旧势力安排的强大正念,坚定地走出来。我首先否定自己是劳教人员,而是正法弟子,所以我不干劳教活,不吃劳教饭,不穿劳教服,不受所规所纪约束,点号不报数,不喊领导好,什么都不配合,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喊领导好?”我说“他迫害我,我怎么能喊他好呢。”(当然是逐步悟到一步步走出来的)每当遭到邪恶迫害时,我就想师父不承认的,我也不承认,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在我绝食时,管教说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吃饭就行。当他们迫害我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真的也害怕。正如师父所讲的“你们正念很足时,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同时我也看到了,旧势力是最怕大法弟子形成合力,所以它们采取不让说话,蹲小号,隔离等严管措施,旧势力要分裂大法弟子,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达到各个击破,最后毁掉的目的。那么我们就要互相配合,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所以我就是要说话,要告诉大家我悟到的法理,就是要揭露邪恶,因为邪恶是怕曝光的,你越承受它们也就找到了迫害的借口。邪恶怕我“煽动”,就不断的给我调寝,而我能以法为师,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每换一个寝室,都动员大家集体走出来。当管教告诉我因绝食、“煽动”加期半年时,我脱口而出:我没有你们的时间概念。心想:什么时候回家,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的算。

在三九天,他们把我关在没有暖气,开着窗户的小号里坐板时,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这一念一出真的一点冷的感觉都没有,浑身暖呼呼的。在绝食期间,他们要给我灌食,我郑重地告诉他们:我有胃粘膜脱落的病症,灌食出问题,你们是要负责任的!他们真的不敢灌。一次打针时,我想打不进去,果真扎几次都没有扎进去。绝食初期,我经常请师父加持,每当这时口里就返上来一股股甜甜的口水,半个月过去了我仍然精神很好,人也不瘦。绝食后期,我想我应该出去了,外面还有好多正法的事需要我去做呢,请师父为我演化病症。这样人逐渐消瘦了,病症也出现了。到医院检查时,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好坏出自人的一念”,检查吧,哪不行,哪都不行了,检查结果出现了严重心脏病,肝萎缩,胆结石,肠梗阻,胃粘膜脱落等各种严重疾病,喝完胃透备粥,我想吐出来,就真的吐出来了,又想要吐点血就好了,果真从医院回来就吐血了。后来劳教所怕担责任,让家人接回治疗。家人把我从劳教所背出来时,就想这人完了,回家也难救了。没想到在回家途中的火车上,奇迹就发生了,我就觉得越来越精神了,到家时完全象好人似的,当晚就喝了两碗粥,家人激动地说:“要不是亲眼见,还真是不相信呢!”就这样,我提前闯出了劳教所,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大量事实表明,正如师父在讲法中所指出的,我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如果我们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能破除现有的消极承受,消极等待等各种人的观念,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用神的正念正行”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再向前迈出一大步,那邪恶还敢加重迫害吗?可是也有这样的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虽然没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劳动、遵守监规所纪尽量做好,实质还是从另一角度的承认、配合),但在揭露邪恶、证实法等方面都做得很好,加刑、加期、加重迫害也毫不动摇,可是就在期满将要走出劳教所的前期,面对邪恶的欺骗(如610接走直接送转化班,还不“转化”就判刑等谎言),执著心一出,就顺水推舟地写了什么“书”等材料,真是痛心啊。要知道那只是邪恶的另一招棋而已,坚定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受这个欺骗呢?

有这样的例子:某同修走出劳教所前,面对当地610和管教、大队长们的耀武扬威的架势,非常坦然的面对并当面揭露邪恶证实法,结果,顺利到家,又投入正法洪流中。还有的坚定的大法弟子是家人代替当地610接回家的。其实,当你完全站在法上,什么心都放下,旧势力是非常佩服的。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正法弟子啊,这场迫害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们还怕什么?你们不是已经看清了你们的未来吗?所以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另外,请切记整体的力量是坚不可摧的,千万不能让邪恶分裂、瓦解的阴谋得逞。如果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地走出那一步,大法的整体形式就会大大向前推进一步,那可能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后以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我们有许多学员在不断的修炼中确实提高得很快,特别是大家整体上,在共同提高、互相配合上,这方面也越来越好……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

以上个人所悟,请大法弟子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