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自述受迫害遭遇:几进几出拘留所 警察在门前贴封条“监视居住”


【明慧网2003年4月11日】我是个快70岁的老太太了。97年10月我喜得大法,得法前我百病缠身,身体没有一处是好的,特别是骨质增生和类风湿性关节炎,使我痛的整天生活无法自理。我得法4到5天后病情明显好转,心里特别高兴,从未有的轻松,那时我就下定决心,一修到底,决不放弃。

99年7月20日大法遭受迫害后,我的心中特别为大法和师父担心,愁得我吃不下饭,整天闷闷不乐,下决心再难也要站在大法和师父一边,我认为大法太好了。

2000年6月,我和同修去北京天安门炼功证实大法,被恶警抓进公安分局。警察问我俩叫什么、哪里人,让我俩填个表,我们没有配合,我用慈悲心对警察说:小伙子,不要发火,我们都是好人,你不要这样对我们。当时他提高声音说:你们爱到哪炼功到哪炼功,我管不着!只要不去天安门炼功,走!走!就这样我和同修走了。

2000年7月,我又和另一个同修把法轮功广播电台告诉世人,让世人知道法轮功学员有广播电台,让更多的人听到大法真相的声音。我俩复印100份资料,到公共汽车上去发,在车站被警察抓走,后拘留半个月。恶警抄了我家,当时抄走了很多大法的材料,特别是老师的法像、书、录像带,事后我恨自己,想起来都非常心痛。

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时,同修带了一包纸,到号里就被牢头要去了。我们在拘留所期间什么也没有用的,解手没有纸用。整天和吸毒犯、盗窃犯、卖淫的关在一起。过着非人的生活,晚上睡在厕所跟前,臭气、霉味真让人喘不过气。我们被放出时,自己穿进去的皮鞋警察也不还了,半个月他们要伙食费共计500元。

2001年12月,我和三位同修去了北京,我们去天安门想打出真相横幅,结果到那里还没扯横幅就被抓上警车。这次关在另一个分局,进去就搜身。在很长的院子里,关了很多同修,在这里我和同修一起背“论语”“洪吟”。天黑时公安就用几个警车往各个地方分散法轮功学员,我和6个同修被关押到了苹果园拘留所。警察又把我们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往下脱,抄走了我们的横幅和大法书。离开时我跟他们要书,他们没有给我。

2001年8月份全市公安又在非法搜捕法轮功学员。有个同修对我说,他听人说这两天警察就要把我关起来,还是赶快走吧!当时我知道我是警察黑名册上的人,我简单的准备点衣服,就离开了家。在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经常找我,把我这个门栋的邻居都敲烦了,说老太婆去外地了。

2002年国庆前和十六大期间,警察说是对我“监视居住”,24小时轮班看管,夜里12点门外给我贴封条,天亮扯掉(别人告诉我的)。

上面我说的都是事实,没有瞎话,这些都是江XX说的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发生的事情。我一个快70岁的老太婆,白发苍苍,它们都这样剥夺我的人身权利。这件事情我认为江泽民是元凶,所以控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