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控制疫情”、“中国人权状况良好”和“王进东”自述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几个月来,在非典型性肺炎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肆虐,而中国国家媒体却还以“有效控制疫情”来搪塞中国百姓之时,一年逾古稀的老者愤然而起,在一份提供给“时代杂志”签订声明书上指出,单在一间北京医院,有六十名患有SARS 的病人被接收,其中有七人已经死亡。

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综合医院〔301〕的退休外科医生、72岁的蒋彦永在给“时代杂志”的声明中称:

在四月三日中国卫生部对媒体宣称中国政府已很认真处理SARS问题,病情的扩散也已在控制中。他说北京有十二个SARS病例,其中有三人死于此病例。我无法相信我所听到的。隔天当我到医院,所有看过张的声明的医生和护士都非常愤怒。 作为一个医生,关心的是人的生命与健康,我有责任帮助国际和国内努力避免SARS疫情扩散。

蒋还称,那天看了部长的声明,我打电话给在309人民解放军医院的同事。他们也看到了新闻,同时说张的声明是无法无天。

中国成语“讳疾忌医”的典故如今再度成真,而如今的病人却成了“隐瞒疫情”的中共当局。在渐入膏肓的“媒体谎言”的绝症中,毁掉自己。媒体造假从来也没有如此时一样让老百姓感到切肤之痛。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当局自始至终的“稳定压倒一切”的“媒体报道”政策,早已为谎言宣传制造了温床。无独有偶,前不久,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年度人权报告对中共当局人权状况“不佳的表现”予以曝光,尤其再次以翔实的材料揭露了中共当局践踏法轮功学员信仰自由及对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的大量案例。新华社立刻对其口诛笔伐,并以一反常态的工作效率完成了“2002年的美国人权报告”,对其自定义的“人权法官”大加抨击。但却只字未提美方人权报告中的具体内容,这一狂轰滥炸的目的不外乎掩人耳目,在将焦点转移到煽动民众的反美情绪上的同时,而将中共践踏基本人权的罪行一笔勾销。并找来几个如埃及等国的大使,对中国人权状况唱赞歌。然而,这些国家自己的人权状况又如何呢?

更有甚者,4月7日,新华社又抬出亲自编导的所谓“天安门广场自焚”伪剧的主角──“王进东”的自述,再次为三张照片就可以戳破的谎言伪剧增加脚本。

国家媒体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一而再、再而三地散布弥天大谎,直到走到今天完全置国人之性命于不顾的地步,其实与每个中国人都有关系。试想,如果面对国家媒体的谎言和遮掩,人人都认为与自己无关,甚至知道被欺骗了之后,还麻木置之,只能为纵容谎言的滋生和流传提供土壤和环境。每一个对谎言漠视的人,其实都在为谎言的制造者助纣为虐。如果中国多一些蒋彦永般仗义执言、敢于揭露谎言的人,也许当权者就再也不会、也不敢利用国家媒体、人民的财富行欺骗人民的勾当。我为蒋彦永老人的勇气、正义、与胆识喝彩!

让我们回顾一下,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eller)牧师的一首关于纳粹大屠杀时期的话:

一开始他们来抓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来抓共产党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然后他们来抓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然后他们来抓我
已经无人能留下来
为我说话。

真的不希望悲剧重现,在若干时间后,也许会有人做出如下的忏悔:

文革时,当他们用媒体给知识分子定罪“右派”时,
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知识分子;
当他们用媒体造谣,掩盖“六四”屠杀时,
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学生;
当他们在天安门现场杀人,诬陷法轮功“自焚”时,
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炼法轮功;
可是当我不明不白地躺在非典型肺炎急救中心的床上时,
同样没有人为我说话,
我忏悔自己自私的沉默,如果一切还不算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