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夫妇:我们只是做好人,却遭无理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和丈夫一起修炼。我们是1996年冬天先后得法的。修炼前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十几年都没有治好,可修炼后时间不长就好了,所有的病状都消失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连我们的孩子都没有得过病。六年来我们不需要吃一分钱的药。几年的修炼,我们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我们遵照师父教诲的,从当一个好人做起,按大法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想别人,从而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和心灵的净化。工作劳动之余学法、炼功,每天都活得充实。我们善待别人,孝敬父母,教育孩子从小要诚实善良,不说谎话;亲朋好友和邻里之间都相处的很好,没有发生过任何摩擦。我们一家幸福快乐,家庭和睦,这一切都是大法带给我们的。那时我暗下决心,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会修到底的。

可是万万没有料到,1999年7.20,邪恶之首江泽民为了一己私利,出于小人的妒嫉之心,全然不顾上亿大法弟子修炼后身心受益事实,利用手中权力,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大肆陷害法轮功,诽谤大法和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颠倒黑白,对善良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镇压。

7.20刚开始,村派出所就把我丈夫叫去逼着写保证,并要求随叫随到,三番五次的找麻烦。2000年4月25日,派出所警察把我丈夫从半路上截到乡里,几天不让回家,说怕去上访,限制人身自由。2000年10.1前,警察又一次把我丈夫叫到了派出所,所长恶意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丈夫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并当着众人的面把丈夫铐在了树上数小时。讲真话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我们竟连这基本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2001年春节,我丈夫到派出所给新任所长讲真相。新任所长完全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然而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所长竟带着属下闯进我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下非法搜查,没搜到什么就走了。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2001年12月的一个晚上,我在家学法,他们又一次来我家搜查,抄走了师父的经文和真相资料,并扬言要送我到看守所,我说:“不怕,我一不偷二不抢,堂堂正正做好人。”并告诉他们,我们师父是来度人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号称“不怕下地狱”。

2002年2月19日晚,丈夫、表妹(也是大法弟子)正在家中学法炼功,派出所所长又带人第三次骚扰,并叫来了乡里的其他人,约有7、8个人,并抢走了大法书和资料等。他们上来6个人硬把我和表妹往街上拉扯,衣服也被他们扯破,我们喊出了心里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家人被他们的恶行吓哭了,身为人民警察,做出的事和土匪没什么两样。他们把我和表妹抬上车,拉到派出所。他们先把表妹铐在一棵树上,然后把我从车上硬拽了下来,带到屋里象审犯人一样问我。我拒绝回答一切问题,我说:“我不是犯人,我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我只是炼功做好人。”他们把我和表妹铐在屋里。后来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们正念脱险。

事隔半个月,3月6日深夜,市政保科及派出所的6个人,非法撬开我家大门,闯进院里要抓捕我们。我们顶住屋门,决不配合他们。在家人正义的阻拦下,他们没有得逞。他们的恶行给老人和孩子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害得邻居家的孩子都不得安宁。

2002年10月10日,市政保科4人、派出所两人,又一次到我家骚扰,想诱骗我们去乡里。丈夫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并质问他们我们触犯了哪条法律,他们承认谈不上犯法。

三年多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不是派出所就是乡里的其他人员,到我家“关照关照”:不要出去,不要上访。这完全是侵犯人权,也不知有多少次了。我们只是做好人,信仰“真善忍”,却遭无理迫害。这一切都是政治流氓江泽民及其帮凶造成的。

在此呼吁所有爱好和平的正义之士制止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恶行,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帮我们讨回公道,还大法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