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学好法 主动被归正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学法,可以说是我们与其他生命最大的区别。“因为大法弟子是在学法,是在主动地同化法。”(《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

学了新经文《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想起过去有人还把我们和旧势力分不清。其实,我们与其他的世人,万事万物,和宇宙不同空间的其他的神和生命都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我们在主动学法、同化大法。

主动学好法、主动被归正

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在师父的正法之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生命在被归正,都要被正法。但是,我们被正法,我们与其他生命被归正的形式不同,那就是:我们在学法,在主动地学法,在主动被归正,从微观到宏观彻底被归正,这也是我所理解的经文中“大法弟子”背后的一层内涵,我们更微观下的生命已经在99年7.20前被归正了,并且被断开,那就是我们修好的那一面,那完全是新宇宙的标准,现在我们的正法修炼是剩下的一部分没修好的在同化法,如果这时做不好,修不好,是无法和微观下的生命合并在一起的,那就不是大圆满了。除了师父任何生命都看不到我们的真实修炼情况,因为我们通过学法在大法中修好的那一部分是达到新宇宙的标准的,是断开的,完全由法从微观上造就的,完全不同于过去旧宇宙法理上的修炼,现在旧宇宙的生命根本看不见我们修炼的真相,无论其层次多高,因为那是属于新宇宙的。我们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让我们剩下没修好的一切都达到标准。

法都是讲给我们听的,不要忽视向内找

学法是我们与宇宙中其他生命最大的区别。有一段时间,老是想经文是在说别人,看别人这不好,那不好了,忽视向内找。还有一种情况,师父说:“我为度你们就更难”(《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理解为,是说师父慈悲,师父为弟子操尽了心,师父不容易。现在看了新经文,才知道也是说学员自己的,为什么说师父度我们很难,是说我们有时候太执著了。我们在过关时有多执著,在遇到正法的魔难面前正念有多么不强,那师父度我们就有多难。就象给常人治病的例子:“大法弟子有的时候会经常看到眼前象一个很亮的金星在划过,那就是。它们变得很小,可是密度却相当地大,它们密密麻麻集中在一起,就挡着那个病灶的部位。其实它们是挡不住我的,我可以一把把它抓下去,我也可以把它打下去。”“可是呢,它们为了维护宇宙的那个旧理,新宇宙的理他们看不到,它们就死死地挡在那儿,去掉一批又来一批,不断地补充。师父不忍心哪,我不能够因为只慈悲于一个常人,毁掉那么多神哪,尽管它们不理解正法这件事情。”“当然,在这次正法中学员们如果做的正就不存在这些问题。我留在宇宙这边的,留在三界之内的功、能量做事时,学员做的不正,旧势力就会抵触,就会出现阻碍的状态。”

如果当时被治病的人坚定修炼,那问题就好说了,但是他就是要治病的,治好病也不一定修炼,到现在大气候一变说不定还要走向反面,问题难就难在这里。现在也是,我们如果都能在任何情况下做得很正,师父做什么都不会难,也就不会出现阻碍的状态。师父所说的难的原因,其实都在我们这里,都是在说我们的,法永远是讲给我们的。

把世人都当成亲人,去向他们讲清真相

我的父亲今年60多岁了,由于我这三年多的遭受迫害,给他的精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今天,我想要给我父亲打印一些适合他的大法真相资料。于是,我仔细挑选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想起师父经文《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我告诉大家,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鼓掌)包括那些最坏的,否则在这个时候就不可能有当人的机会。历史是他们走过来的,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最可恶的是旧势力,它们敢利用邪恶随意杀戮我的人,因为人不属于它们。师父的心里装着的是所有的人。(鼓掌) ”在这句话的背后,在我的理解层次中,包含的是师父对所有世人的慈悲,就是现在师父还把所有的世人当成亲人对待,包括那些现在邪恶地中伤诽谤师父的……。

我真的被溶化了,被这种慈悲溶化了,看看自己,我现在应该怎样对待讲清真相的工作呢,对自己的父亲就精挑细选,难道对别人就可马马虎虎地传些传单而不顾其接受能力和各种背景吗?是不是应付一下公事就算自己做好了讲清真相的工作了?这样不正是私心在起作用吗?在这些心左右下的工作怎么能算是“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呢?不正是我应该修去的东西吗?今后,我对每一个世人,都要象对待我的亲人一样,象对待我父亲一样去向他们讲清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