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昌吉劳教所恶警的犯罪事实被曝光后疯狂报复

【明慧网2003年4月12日】继《新疆昌吉劳教所的邪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3/8003.html)一文2001年2月13日在明慧网登出后,昌吉劳教所的恶警恼羞成怒,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

劳教所组织了由六队指导员顾建海、副大队长宁涛、田虎负责,挑选了几名多次劳教过的“老改造”马德海等犯人充当打手,组成所谓的“转化工作小组”,他们的“转化工作”就是体罚、毒打、电击、威逼利诱。新被绑架入所的大法弟子徐健、王建平、蔡文旭等就在入所的头一个多星期里多次遭到马德海、牟江等打手们的毒打、折磨,大法弟子陈玉疆被副大队长田虎指使的几个值班劳教犯人毒打致伤,胸部咳血,早晨起床都十分困难,连续疼痛几个月。大法弟子麻巨军、柳岸红等也遭到过恶警及劳教犯人打手的殴打。

2001年11月25日,由于一个叫卡米力的劳教组长又在工房殴打大法弟子刘宇霖,致使多名大法弟子一起站出来表示抗议,并要求向劳教所反映情况。闻讯赶来的管教科长张彦不问事由,气势汹汹地说要枪打出头鸟,将刘宇霖拉进办公室殴打、电击。劳教所政委朱XX赶来后,又下令将站出来抗议的大法弟子分散,进行逐个镇压,还给大法弟子按上“哄所闹事”的罪名。因为这次集体抗议,使以前被迫写了“悔过书”的三名大法弟子又清醒过来,重新走上修炼的道路,使劳教所所谓“转化”工作彻底失败。恶警又气又恨,将刘宇霖、赵爱军、麻巨军、柳岸红等7人分别非法加期100天和120天不等,并将大法弟子麻巨军、柳岸红铐在床上折磨达4个月之久。

2002年9月,由于一队指导员殴打大法弟子刘志军、崔桂林,致使大法弟子崔桂林在升旗时表示抗议,五队、六队一些大法弟子也站出来抗议,劳教所立即进行镇压,从四队、九队调来3名恶警(陈江等),对大法弟子郭树岩、钟凯等进行殴打、电击,并将大法弟子赵爱军铐在地上20多天,大法弟子宋巨庄、陈玉疆也遭到殴打。

在一次电视台记者来采访时,大法弟子陈玉疆因说了一句“你们一定要真实报道啊”,在记者走后,管教科长张彦就将陈玉疆拉进办公室电刑拷打。由于劳教所执法违法的事干得太多了,他们就更加害怕被外界知道。在有检查团、参观团来时,就将大法弟子们藏起来,不让大法弟子们与这些人见面,并且数月不让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

在昌吉劳教所这个全疆唯一的所谓“部级文明劳教所”,没有身在其中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这里警察的卑劣和腐败,仅举其中几例:有的警察受贿后给劳教犯人代买白酒、啤酒,并与他们一起喝的醉醺醺的。有的队领导专门找几个劳教组长替他们敲诈劳教犯人的钱财,每次少则一、二百,多则四、五百,长期给他们上贡。在他们的默许下,海洛因、麻烟也时常能带进来,致使在有些大队吸毒成风。有的队领导本人也吸毒,并发生将妓女带进其宿舍留宿的事。在劳动任务较重的大队里,劳教犯人被迫进行超负荷工作,一般每天十六、七个小时,活紧时有的人一个星期都回不了宿舍睡一次觉。由于过度疲劳,手慢或出错而完不成任务的,就会被组长毒打,被警察用多根电棒电击,有的劳教犯人被组长毒打至吐血,其残忍与黑暗可见一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