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们受迫害的事实揭穿谎言电视剧 并发正念清除之


【明慧网2003年4月13日】
  • 大陆大法弟子:讲出我们的受迫害经历

  • 海外大法弟子: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主动清除邪恶

  • 大陆大法弟子:讲出我们的受迫害经历

    现在江氏集团的文艺界打手们制作了一部欺骗世人、歪曲事实的20集电视连续剧,即将播出,我们大法弟子该如何针对这件事情,对中国人民讲清真相呢?师父讲“揭穿烂鬼谎言”,我从中悟到,就讲大法弟子是怎样受迫害的,包括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经济敲诈、被剥夺工作权、亲朋受连累等等。还要告诉人们,江泽民因为“群体灭绝罪”在美国被告上法庭,不久前又有国际律师在日内瓦宣布多国正在准备材料,以针对四年来江××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联手进行起诉。

    回想我在劳教所时,被打得身上到处是伤,伤口都化脓发臭了。劳教所恶警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到没人看见的地方酷刑残害后,封锁消息。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劳教所的黑暗。一方面,劳教所对外宣传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好,怎么善心关心体贴他们,而背后那惨无人道的迫害又有几人知道呢?就连各部门的公安人员,有的都不知道内情,何况一般人民百姓,就更一无所知了,所以我们要将被迫害的经历讲出来,让世人知道,使邪恶曝光就能“揭穿烂鬼谎言”。

    我们面对这部攻击大法的的电视剧,每个大法弟子都要有正确的认识和心态,举个例子,我在劳教所里,恶警放污蔑大法的电视节目给我们看,我们不仅不看,还发出让电视机坏掉的意念,结果那台电视机就真的坏掉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应该正视这件事情,发出强大正念共同抵制这部电视剧的播出。相反的如果有常人心出来,怕它播出会毒害更多中国人民,就等于承认邪恶的安排,助长邪恶的气焰,其结果真的会起到负面作用,所以我们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清除它,使它无法播出。


    海外大法弟子: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主动清除邪恶

    为了有针对性地让人们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这场迫害,有些地区的大法弟子向中国电视电影界、新闻界、演艺界等文艺机构讲真相,结果发现有大部分人是没有听过真相,而且愿意听的。在打电话过程中,发现这些人基本上比警察的素质要强一些,有一定的文化教养。大法弟子理智的谈话加上态度和语气,可以帮助很多人了解真相,或阻止他们参与迫害。然而全国上下有着非常多的这样文化事业单位,我们不能每次都等到需要救火的时候才去讲真相,要主动地抑制邪恶。国内的大法弟子也可以和国外大法弟子配合,多提供一些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联系办法等。

    国内一些有关的所谓文艺作品,采用的完全是强盗逻辑和谎言,是以诋毁和诬陷法轮功学员为目的,并为江氏政权残杀法轮功学员推波助澜。他们将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完全失去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被完全剥夺的情况下,视听、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后的“被迫转化”歪曲成为“劳教所感化”。同时制造大量的谎言和诬陷诋毁大法弟子,如逼人放弃生命等等,意在欺骗公众、煽动公众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是非常邪恶的谎言。

    首先,我们必须认清转化本身就是迫害。不管劳教所用的是对大法弟子在身体上的残酷折磨,还是精神上洗脑和欺骗,都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到:“什么叫悔过?什么叫转化?往哪转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转化到哪去?什么叫转化?真是邪恶丑态百出。”

    比如北京天堂河劳教所、北京大兴地区一带的几个法西斯般的劳教所,恶警们用酷刑和虐杀来疯狂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却妄想用一出电视剧的谎言掩盖其中大量的恶人恶行。这几个劳教所黑窝是: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现名:北京市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和北京市天堂河法制培训中心。

    其中,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现名: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关押着近千法轮功学员,在那不为人知的集训队的狭窄寒冷的小黑屋里,上下左右前后的墙壁上都布满电针,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边,站不直,蹲不下,不能睡觉,身体倾斜一点,就被电针电。在新安女子劳教所,警察还用每天24小时都不让睡觉的办法来强迫学员妥协,最长达到20天。用那里警察的话说:“我们就是用对付间谍的办法使你精神崩溃!”冬季户外,法轮功学员常被脱光衣服带到户外,从头向下浇冷水。参加过中国第一颗卫星研制工作的中国航天工业部的教授级高级工程师,62岁的杨月丽女士就被曾被关押在这里,她远在加拿大的儿子在加拿大政府的帮助下,救出了受迫害的妈妈,杨月丽女士目前被无罪释放。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的二队、三队和五队,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百名左右,大约占在押人员的一半,其中有高级知识分子,有教授、博士后、博士、硕士,还有很多大学生,电视上它是“春风化雨”,实则是“腥风血雨”。常用的酷刑手段包括长时间捆绑,体罚,不许睡觉,多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等等,连70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在这里,至少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其中包括青年学者,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林澄涛和讲师刘霄。在团河劳教所,“集训队”和“西楼”是决不对外公开的秘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多少罪恶就在那里发生。春节前,为提高所谓的“转化率”,这里的恶警愈加疯狂。

    北京大兴法制培训中心,实际是法西斯式的洗脑中心。由来自团河、新安女子劳教所的恶徒和武警一院二院二司三司,武警总队十一支队的武警看管。总负责人是北京武警总队十一支队政治部副主任刘某,他曾威胁武警:如果十年内明慧网上登出洗脑中心的消息,拿你们是问。新安四大队队长李继荣,在此曾酷刑野蛮摧残北京大学教师袁林,并三天不让她上厕所。

    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是又一个纳粹集中营。放眼调遣处,满耳朵听到的都是噼叭作响的电棍、厉声的叫骂和一声声凄惨的哀号,这里只有两个字“暴力”。其前任副处长是团河劳教所现任副所长李爱民,一个表面温和,实际凶残毒辣的歹徒。在这里警察逼迫劳教人员包装北京人常用的卫生筷。在这个卫生条件极其恶劣的环境下,连喝的水都困难,别说有水洗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