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怎样同政府官员讲江××诉讼案兼议大局思路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江××以群体灭绝罪在美国被告上法庭,这是一件人间的大事。江××犯下如此严重的罪恶,难逃法网。对正法弟子来说,怎样才能当“大赢家”呢?就是跳出在人的层面上争个高下的输赢心,不把自己置于任何人、任何事的对立面,高屋建瓴地、俯瞰地球似地超越人的层次,在正法的高度、救度众生的高度来理解、看待和操作救度世人的事情。

我最近与自己的议员办公室立法助理约见,同他谈江xx诉讼案的情况。他听后给我提的建议很有启发,在此和大家分享。

当你们去向人们讲述江xx犯下的罪恶时,你们不是在一个好与坏、是与非的层次上陈述问题,即不是在同样的一个层面上争辩我是你非,我好你坏。更清楚地说,不要把这样的事情陈述成对抗性的双边关系。

比如围绕所谓自焚事件,是讲清有多少真假王进东、讲哪个王进东到底是不是学员,还是讲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一切的一切都是这场迫害引起的?讲清不管哪个王进东都是这场迫害的直接受害者?我们的思路是围绕要彻底否定这场迫害,还是否定一个被利用的受害人?比如营救李祥春。我们是把营救本身当成最终目的,陷入人的思路、努力实现主观想象中的做事效果─“把人救出来就行”呢?还是通过讲清关于整个这场迫害的真相、讲清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讲真相的真相、讲清中共媒体一贯撒谎一贯掩盖真相歪曲事实这个真相,讲清正义、信仰自由和事实真相对所有国家的社会稳定、人民幸福的重要,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清除邪恶、得到人民的支持,从而使邪恶对李祥春的迫害无法进行下去呢?再比如画展,我们是为了办画展而去讲真相、以画展能否办成为衡量正法是否成功的标准呢?还是为了帮助人们看清真相、让那些国家和民族得到救度而讲真相,在这个过程中有时借用一下画展的形式呢?这里都有一个对局部和整体、细节和大局的认识问题。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清大局,才能不陷入细节纠缠,不被自我和外来干扰左右,保持清醒的头脑,不偏离大方向。

回到江xx诉讼案的情况。起诉案件和法律程序本身我们一定要重视,充份做好。但是只做好人中这部分具体法律事务,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这件起诉案件的意义是全球性的,而且远远超越了一个人间法律案件的内涵,完全是一场正法弟子在人间让所有的人重新明白是非善恶、清楚地选择自己未来的大事,是我们为世人提供的一个明辨真伪、理清社会操作原则、摆放国家正确位置、实行法律公正的行动场所。也正因为这样事关救度世人大局的目的,我们在诉讼案整个操作当中,向世人讲清真象就非常的重要,直接关系到这场诉讼能不能成功。可以说这是让世人通过我们讲清真象能认清邪恶,主动抑制邪恶、清除邪恶的最重要人间活动。

但以往,往往我们去讲清真象的弟子,包括我自己有时也是这样,带着不易察觉的争斗情绪,表面看来是正义的、是非分明的情绪,但这样去讲真象,对世人的慈悲救度之心很容易被自己没修好的人心部份障碍住,听众也就不能最大限度地得到我们真正想让对方明白的要点。而且这种情绪往往使我们把一件原本是救度众生的根本大事,改变成了让听者帮助我们解决个人式的委屈。这样的执著使我们的话不能发挥正法弟子的威力,打入不了听众的微观中去,缺乏唤醒良知的震撼能量,和常人的诉苦和抱怨毫无二致。也让听众感到太多难以弄清的矛盾,产生消极反应,不能积极投入和参与。

同样的心态和情绪,在我们的要求达不到希望的预期目的时,我们也很抱怨,为什么这个部门、那个机构不正确摆放他们的位置?!不做这个、不做那个?!道德底线为什么那么低?真正的埋怨随之而来,也有把这种抱怨加到同政府官员的对话和信件中的事情。

如果人类社会道德很高尚,也就不需要正法了。我们被师父从极其败坏的道德状态中捞起,修炼成今天的正法粒子,这里边有师父的多少心血啊?常人没有经过我们这样的“洗净”过程,所以才需要我们去讲真象,去救度,而不是让我们去简单地抱怨、去责备他们。我们反映出来的人的执著和埋怨正是常人被我们的人心阻挡的原因,也是旧势力要在我们身上不断加强的捣乱部份。我们不警觉,反而责怪别人。埋怨和责怪于事丝毫无补。

另外,当我们需要做一件需要人间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大法工作时,我们往往出现两种情况。一是相当一部分人产生畏难情绪,被人心和观念障碍,一个“难”字挡住去路,拿不出排山倒海、如意而来的气度积极学习、迅速把自己调整到能够参与和出力的状态。另一种是以专业人士自居,证实自己胜于证实大法,忘记正法救度世人的威力来自大法和大法弟子,而不是人类的“专家”和“学者”。这些都在阻挡我们前进的路。

在存在旧势力本身的邪恶表演以及很多世人自身败坏的外部条件下,往往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执著心造成了在正法过程中人间的各种不尽人意的反应。我们的执著心不去,更多人就会被旧势力挡住、毁掉,不能在可以正确摆放位置时真正清醒地摆放他们的位置。我们的执著心是世人得度的障碍。

如果我们真正按照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所说的,“你们永远记住这一条,今天在大法弟子中所出现的一切干扰我都不承认的,不应该有的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们把你们个人的修炼看作是第一位的。当然,个人圆满是第一位的,你圆满不了那什么也谈不上。可是今天大法弟子和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修炼都不同,是因为你们有超越你们自己圆满的更大责任在身。救度众生、证实法,这是远远超越你们个人修炼的,这是更大的事情,这是旧势力摆不正的,干扰着你们。否定它们,正念对待这一切!”如果我们正确理解正法弟子的“向内找”的话,是不是应该时常问自己,对这些不明真象的官员,我们完全讲清了真象没有?是不是以救度的慈悲讲真象的,还是心中暗求立竿见影的结果?我们没有带着任何有求之心,纯净地、理性智慧地帮助他们了解事实了吗?我们做到放下自我、做到时刻把大法和救度众生放到第一位了吗?如果我们还没有真正做到的话,我们就应该每个人都向内找,应该整体都向内找,找到正法进程中我们的差距,找到思路上观念上的障碍,毅然去掉之,把今后的事情按正法的要求做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