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恶警对我滥施酷刑

【明慧网2003年4月14日】1999年7月20日,我和同修到大连市政府信访办上访,中午时分,我和其他的同修一起被强行带到大客车上送往某中学非法关押,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将我们放出。出来之后,我们被骗到当地公安局派来的车上,又被劫持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晚上,到次日凌晨3点多,恶警才放我们回家。

早上,起来后我和同修又一起打车去大连,在路上被恶警拦住,劫持到派出所,恶警强迫我们看央视诽谤我师父和大法的假新闻后,直到下午才放回家。

2000年11月,我和几位同修一道前往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查出来,被当地恶警绑架回来,非法拘留16天,并被敲诈200多元。

2002年7月某日,我到一位同修家,在楼下按门铃时,被当地派出所蹲坑的恶警绑架到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他们问我的名字和住址,我没有配合他们,一直没说。他们就找来两个恶警,这两人一个二十七八岁,一个三十多岁,据说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歹徒,不少大法弟子被这两个不法恶人打得惨不忍睹。他们进了门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用拳头打我的脸和头,我被打得鲜血直流,头部被打了一个口子。他们打人时,门窗都关得很紧,怕被人看见。后来,恶警们又用车将我拉到另一派出所的刑讯室逼供。

到了那里,刚一进门恶警就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往墙上撞,然后把两只胳膊高高吊在屋内的暖气管上。恶警用一根布搓成绳,往我身上喷水,绳的两端一边拴了一个盛满水的大水桶,一前一后。两个恶警边说笑,边一面一个用力拉扯,拽来拽去。他们用拳头用力朝我的脸和乳房使劲打,用脚踹我的肚子。我的脸肿得不象样子,眼睛都看不清东西,胸部和肚子呈黑紫色,肩膀被他们用水桶拉出一道深深的痕迹。皮全破了,直流血,从脸上到全身都是血,衣服被血浸透了,当他们把绳子拿下时,我的一只胳膊一点知觉都没有了,一只手有三个手指头没有痊愈。我一直被他们折磨到第二天晚上11点半,后来他们怕出现人命才将我放回家。在这近三十个小时非法刑讯期间,他们连一口水都没给我喝。回家后,家里人都认不出我了,满头满身都是血,脸肿得变了形,不敢碰一下,三个月后,身上和脸上才慢慢恢复。

从99年开始,大连市犯罪组织“610”和所在地派出所、居委会,经常到家里骚扰,还用电话骚扰,搞得全家不得安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